(全章免费阅读)演武问道

2020-10-18 06:03

晚饭过后,众人坐下谈了一会,便各自回房休息。

王风回到房中,点上油灯,盘坐在床上,默运《空冥决》,渐渐入定。只见他周身雾气缭绕,衣服慢慢鼓起,真气流动,无形而有质。此时丹田之中,业已出现一个小小的灰潆潆的旋涡,缓缓转动。

而之前的那八道光点,似是害怕之极,纷纷远离旋涡,围成一圈,紧紧贴在丹田内壁,竟似要硬生生地扩增丹田容积一般。

这时,只见其中一道光点化为头发丝状,绕着旋涡急速游走不定,眼见对那旋涡大是畏惧,却又无处可躲。

王风心道:“这丝状之物,便是武祖封印的那至灵之物吧,却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

只听一道声音自耳中响起:“大人,快停下来!我有话要说!”

王风大奇,用灵识问道:“你是谁?要我停下什么?”

那声音道:“我是你体内被封印的灵物,你赶紧停止修炼,否则我命休矣!”

王风撇了撇嘴,灵识传音道:“怕死鬼!亏你还是灵物呢。”慢慢地收气回体,长呼出一口浊气。

王风又问道:“你到底是何灵物?为何扰我清修?”

那声音道:“你听说过至尊四灵没有?我便是四灵之首神龙是也。”

“至尊四灵?”“对!所谓四灵,乃神龙、丹凤、麒麟、玄龟。”王风晒道:“枉你自称四灵之首,面对我初习之神决,竟然畏之如虎,可笑之极!”

神龙道:“什么叫‘畏之如虎’,便是五行神兽中的白虎小弟,我也不会放在眼里。只是大人目前所修的《空冥决》,大有来历,我自然抵受不住。”

王风奇道:“你也知道《空冥决》?”

神龙道:“自那日进入大人身体,我便与大人心意相通,且生死与共。只是大人目前功力不够,我难出大人之体,只能以灵识交流。大人心念一动,我便知道大人心中所想。说起来,还是我选择了大人呢!”言语之间,大是得意。

王风又问道:“那你为何偏偏选上我?”神龙道:“那是因为大人和当年武祖一样,都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且也都是宅心仁厚,不会是见死不救的狠心之人。其实,自大人出生之时,我便感应到了。”

王风笑道:“你是在拍我马屁吗?怕我再习《空冥决》,而要了你的老命吧?这样罢,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既不要了你的老命,而我又能修习此决?”

神龙干笑了几声,道:“只要大人逆运真气,强行扩展膻中穴,我便会随真元逆流而上,然后在大人的膻中紫府中安家。”

王风童心大起,故意吓道:“安家?你言下之意,以后吃喝拉撒全在本人胸口,想起来就恶心。不行!断然不行!”

那神龙急道:“我,我这是用词不当,大人不要介意。我乃至尊四灵之首,何来吃喝拉撒之举?只要大人帮我一下,我,我愿与大人签订灵魂契约,当然是平等的。”

王风灵识一扫《九义解》中的伏兽篇,心下明白,当下笑道:“我逗你玩啦!你我既然生死与共,患难一体,而且你对我有恩,何必多此一举!把我瞧得忒小了!准备好了,我要运功,为你安排新家。”

神龙感激涕零,自知所选之人实是对极,同时也为自己眼光之准暗暗得意。只见王风丹田之中缓缓凝聚一道真元,却非运转《空冥决》时那种灰潆之气,自丹田处逆冲而上,至膻中穴内急速飞旋,硬生生地将穴道逐渐扩充到有一蜡丸大小,神龙叫道:“够了,够了。”

随即朝上猛然冲去。哪知这时,丹田之中的其余七道光点也纷纷随后向上冲来。

神龙大声叫道:“干什么?你们这群**!这么小的地方,容得下那么多人吗?”王风见状,又气又笑,只得急运功力,再次将穴位扩大。

良久,方收功回气,只见那八道光点已在膻中穴中慢慢游转,形态悠然之极。

王风道:“那七道光点是何物?”神龙答道:“那是阴阳二气之华和五行之精。”

王风皱眉问道:“什么阴阳二气之华五行之精?”神龙道:“所谓阴阳二气,是当天地初开时,玄黄之气逐渐剥离,一分为二。清气上升为阳,浊气下沉为阴。只是孤阳不长,独阴不生,以至二气互为纠缠,相生相克。而五行之精,乃东木之魂、南火之神、西金之精、北水之意及中土之灵。”

王风笑道:“你知道的还挺多啊!”神龙故作谦虚之态,道:“哪里?哪里?我们四灵只是略早于这七者存在而已。要知鸿蒙开,天地分,玄黄化而后五行定。我们四灵在天地初分时,吸化残余的鸿蒙灵气,然后进称至尊。”语气却是洋洋自得。

王风又问道:“你们既然存在悠久,且神通广大,为何却如此害怕我的《空冥决》?莫非是徒有其表,名不符实?”

神龙沉吟一下,道:“大人有所不知。刚才大人修炼《空冥决》时,那灰潆之色的漩涡,大有吞噬万物之势。

我们既身为灵物,自然感应极是灵验,若是被吸入,只怕会灰飞烟灭。大人所修此决,也会有损大人自身内丹。不知大人有何决策?”

王风连忙一看,只见丹田正中一蜡丸大小的圆珠流光溢彩,若隐若现,似有结成实体之状。

王风大惊,知是将要金丹大成,而天劫马上就要来到。

连声问神龙道:“这,这可怎么办?”神龙悠然道:“恭喜大人金丹大成!还望大人赶紧寻一空旷无人之地,迎度天劫!”

王风怒道:“我现在可不想飞升他界。你这阴阳怪气的样子,我看着就来气,信不信我把你再赶回丹田去?”

神龙连声道:“大人不要生气,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时候无多,已来不及。眼下先迎渡天劫,再作打算!”王风道:“渡过天劫后,我就要飞升异界,那时已经迟了。还作个屁打算!”

神龙笑道:“天劫过后,也不是立马就飞升,据我所知,起码还有月余的修心固体空档。那时大人再利用这段空档,运转《空冥决》炼化金丹,则不会飞临他界。”

王风半惊半疑,道:“此法当真能行?”

神龙淡然道:“你我已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若不顺,我有何好处?反正我言已至此,信或不信,那也由你。”

王风无奈之极,这时周身汗毛乍竖,心中念如潮涌,知是时候无多,天劫将至。

只有火烧眉毛,且顾眼下。当下跃然离床,身形一晃,已到院中。抬头望天,只见乌云密布,电光隐隐。

王风微动身形,好似一道淡烟,向远处一座山头飘去,几个起落,已静立在山顶。

山风凛冽,松涛阵阵,王风衣袂飞舞。头顶黑云滚滚,雷声隆隆。当下盘膝而坐,默运真元,将丹田中快要成形的金丹层层包裹起来。

不一刻,全身猛然一颤,天地之间的灵气如波翻浪涌,朝王风身上急撞而去。王风感觉此时如一叶小舟在惊涛骇浪中随波翻滚,而周身毛孔大开,九窍撑张,如鲸吸,如虎吞,将无形有质的天地灵气尽数纳入体内。

王风顿时觉得身体肿胀欲爆,经络血脉纷纷扩张至极限,眼看就要炸裂,王风心中惊呼:“我命休矣!”

正当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危急关头,包裹内丹的真元离开丹田,沿着全身经脉毅然向上,所到之处,体内狂吸而入的灵气迅速变得平和,远非之前的暴动猛烈。

王风稍稍放下心来,只见那真元穿梭于浓厚灵气之中,慢慢吸收其精华,摒除其杂质,而真元自身逐步壮大,如蛇变龙。

待到已运转周天,通行三关后,此消彼长,灵气已若有若无,即将消失,而那道真元已是形如玉龙,大是雄壮。

等到灵气完全消失殆尽,真元自上而下,沿着周身经脉再次盘踞丹田中,将那内丹一口吞了下去,然后慢慢转动,形成涡状。转了数圈,猛然收缩,王风顿时打了个冷颤,随即周身舒泰之极。

只见真元业已消化,露出一枚鸡蛋大小的内丹来,那内丹金光灿然,熠熠生辉。

正在王风欣赏自己刚刚结成的金丹时,头顶上空霹雳一声惊雷,震耳欲聋。王风一惊,抬头望去,只见满天黑云,凝聚成一个大漩涡,其中电光闪耀,声势骇人。

突然一道闪电,自云端狰狞而下,击向王风。王风抬起双手,虎口相对,虚结成圆,迎向那道电光。

轰地一声巨响,王风身体发麻,衣衫尽碎,皮肤裂开,鲜血淋漓。不等王风喘过气来,数道电光接二连三地当头轰下,王风大怒,高声叫道:“搞什么鬼?这那里是一九之劫,分明和四九天劫不相上下。老天你也太瞧得起我王风了。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王风自《九义解》中了解到了各阶天劫的形态威力,眼下自己所渡天劫,确是巨大,远非一九天劫可比,为何这样,王风也不明白。

而此时已无暇他顾,飞身跃起,双掌拍向那数道电光。轰轰几声巨响,罡风劲气四处激荡,烟雾散去,王风已不见人影。

只见此山头,已成数丈开阔的平地,好似被天神,手执巨剑,生生削去山顶。

王风躺在半山腰的一处乱石之中,全身焦黑,微有青烟冒出。咳了几声,缓缓爬起,只见他蓬头垢面,衣不遮体,皮肤上依稀有电光闪动,神情狼狈之极。放眼四周,乱石散落,自己如此模样,难以见人。

这时乌云散尽,一轮明月,高挂当空。所幸夜深人静,无人撞见。

略运真元,损伤皮肉一一结痂,全身神气充盈,似有用不完的精力,比之渡劫之前,功力激增数倍。当下两肩微晃,人已不见。几个呼吸,已回到房内,掀开被子,蒙头而卧。

忽听神龙咂舌叹道:“大人当真了得,初渡如此天劫,居然平安无事,而所结金丹,也远比其他人大,常人金丹只有鸽卵大小,大人金丹却大如鸡蛋。大人您是属鸡的吧?”

王风怒道:“闭上你这张鸟嘴,这次天劫有些蹊跷,该不是和你有关吧?”

神龙大声叫道:“冤哉枉也!是你自己之前催动阴阳五行精气,修为自然增长。而你所结金丹也远大于其他结丹者,那所受天劫,也应比他人来得大,这才合理嘛!还有,我是神龙,只能是龙嘴,鸟嘴二字,要是放在我那丹凤妹妹身上,倒也名副其实。”

王风哭笑不得,怎么就遇上这么一个活宝,哪里是什么神龙,简直就是一个无赖。

忽听房门轻响,一人走了进来,王风伸头一看,正是小雨。

王风惊道:“姐姐,你,你怎么进来了?这么晚,你还没睡吗?”小雨嗔道:“你练功练得有点傻了,什么这么晚,天已快亮了,想想今天要去城里,还不快点起来准备准备!你这个小懒虫!”说着,就要过来掀被子。

王风惊叫道:“男女有别,你,你不能这样!”

小雨“噗嗤”一笑,道:“人小鬼大。什么男女有别?我是你姐姐,小时候,还是我给你洗澡呢。咦,你的脸怎么这样脏?你的头发乱糟糟的,这是怎么回事?”

王风当下将所发之事说了一遍,只是隐去神龙之事。又道:“好姐姐,你帮我找套衣服来,再帮我打桶热水可好?”

小雨惊奇之余,开口道:“这事可要说给爷爷他们听?”王风叹了口气,道:“他们四人已经知道了。”小雨一怔,只见王如龙,王苍夫妇和阿福四人鱼贯而入。

王如龙捋须笑道:“有志者事竟成!如今你已是人界第一人,好自为之吧!”王苍看着王风若有所思,而一旁周氏,却是一脸担忧之色。

阿福向王风竖了竖大拇指,随即转身出了房门。小雨也走了出去。

王风道:“娘,你不必担心。还有爷爷和爹,我虽然渡过天劫,却也不一定就能飞升他界。咱们一家,相处一起的日子还长着呢。”

周氏问道:“那是怎么一回事?”王风把神龙所说之语讲了一遍,为免三人担心,隐去神龙在体之事。

这时小雨找来一套衣服,放到桌子上。

王如龙道:“既是发生了此事,进观一事暂缓而行。等你炼化金丹后再作打算。”当下一行走了出去。

过了不久,阿福将浴桶热水搬了进来,道:“少爷,先洗一个澡吧。”随后出去带上房门。

早饭过后,王如龙交代众人几句,便又回观。

阿福找一静室,打扫干净,作为王风闭关之用。

王苍则在前院门口处,搭了一个凉棚,以免有人上门看病而影响了王风闭关修行。

王风盘膝端坐在静室之中,默运《空冥决》,只见丹田之中,金丹之上,缓缓形成一个灰潆潆的漩涡,离金丹只有寸许。

随着漩涡慢慢旋转,金丹抖动不停,跟随漩涡也在慢慢转动。这时,金丹表面突起几道电光,被吸向漩涡中心,嘶嘶作响,牵连不绝。漩涡慢慢加快转动,金丹抖动得更加激烈,似要摆脱漩涡吸力,却欲罢不能。

只见电光大盛,竟带霹雳之声,金丹似是要反击,孤注一掷,再一挣而脱。王风哪能如它所愿,暗暗发力,加快旋转,金丹猛然抖动几下,渐渐安静下来,慢慢旋转,一如任人宰割之势。

待至运行九周天,全身三百六十五处穴道一一点洗,隐有连成之势。王风慢慢收功,长吐一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眼,只见日头西沉,忖道:“我已运功一整天了。”再次内视,只见金丹已小了一圈,丹田空间却扩大了不少,且多了一些灰潆之气,看来只须十来天便可大功告成。王风伸了个懒腰,只觉全身舒畅之极。这时神龙开口道:“大人的《空冥决》果是不同凡响,竟能以小吃大,可怖之极。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否则小命难保。”说完啧啧自叹。

王风懒得理他,随即心念一动,又沉浸在技击篇之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