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罪天书

2020-10-18 06:03

英朝高中不是魔都最顶尖的高中,但同样也不是最差的,它只是一所二流高中,但它的名气却广有传播。这所高中虽是私人创建的,却并不是所谓的贵族学校,它创建的目的是为了给学生们一个安稳的环境。

据说创始人有过一个孩子,在上高中的时候走入了歧途让他很是心痛,所以这所学校的选拔标准成绩就成了参考,品行排在了第一,每一位学生在进校的时候都会经过严格的审查,从小学到初中的表现,还有专门负责性格分析的专业人员,如果你的品行过关,是真心实意想要学习知识的,成绩差一点也可以入校,这座学校的宗旨就是不放弃任何一个品行端正的有志少年,做事先做人。

不过这一切都和何从没有太大的关系,自己从小在家长眼中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不喜欢于人交谈,喜欢一个人听着音乐看着自己喜欢的书。自己的父母忙于工作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自己,这些何从都是可以理解的,他的父母也怕何从少了父母的陪伴走上歧途就把他送来了这里。

这里占地广阔但是学生不多,每一个年纪只有三到五个班,除了传授文化课以及体育美术等之外,每一个班级都还配有一位心理健康老师,他们的职责就是及时的开导心理压力巨大的学生,此时的何从就坐在自己心理老师的办公室里诉说着自己的烦恼。

“医生,我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我觉得自己要疯了,他们都不相信我,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你能相信我吗?”一位面色憔悴的少年用殷切的眼神望着坐在对面,那人恰处于有阴影遮挡的部分让人看不真切。

“同学不要紧张,有什么烦恼不妨说出来,老师会尽全力帮助你的”温柔的声音传来,能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身心。

“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那大概是一周之前吧,那天正好轮到我值日”憔悴的少年陷入了回忆。

一周之前,英朝高中。

“何从,我们就先回去了,辛苦你了”一群身穿校服的少年在不远处招手,他们都是祖国的新一代。

“好的,我很快就会到打扫完的,不用担心”青春洋溢的男孩摆手回应着,他看了看外面已经暗淡的天色,“要加快速度了,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会有大雨”何从心里想着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时间不急不缓的过着,一阵忙活之后,何从舒了一口气:“终于做完了”,他看看了更加暗淡的天色,隐隐听到有一阵阵雷鸣传来,天就要下雨了。他把工具摆放整齐之后抓起书包就向外跑去。

“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公交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看天色就要下雨了,我跑步回家的话大概需要十分钟左右,或许还来得及”。何从想到这里不再犹豫,他决定了跑步回家,他想起家里还有需要自己收拾的东西不觉得加快了脚步。

“不能让它们等急了,淋了雨水就不好了”何从苦笑了一声。他今天早上从角落里翻出一箱自己小时候的读物,他就收拾着摆在院子里晒一晒,也是因为这件事今天自己差点迟到,由于来的匆忙忘记了今天晚上会有大雨,而且最主要的是今天轮到了自己值日,这一切的事情让何从措手不及,他也只能苦笑了。

何从继续跑着,身体已经微微出汗了,前面是一个转角,过了这个弯就是近道了,他心里一直很期待能再次读一遍小时候的读物,今天可以实现了。他心里这般想着,脚下没有停顿转过了这个弯,就在此时他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身体本能的向后方退去,脚步不听使唤他跌倒在了地上,他看到了什么啊!

一颗头颅向他飞来,眼睛睁得很大,何从可以看到那眼睛里的不甘,死不瞑目,那头颅的脖颈处像是被巨力硬生生撕裂的,此时还流着鲜血,那股血腥味让他恶心的想吐,那不是人类的头颅,或者说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头颅,他浑身颤抖着几乎无法思考。

那头颅长满了鳞片,似猫非猫,一枚竖眼占据半张脸膀,锯齿般的牙齿闪着寒光。何从被吓坏了,从没有经历过血腥暴力的他此时就像无法呼吸一般,四肢僵硬,胸口压抑的难受。“咚咚”头颅掉落在地上发出声响,这声音也同样惊醒了何从,他艰难的抬起头向前方看去,一双散发着绿色幽光的眼睛正在看着他,那双眼睛的主人原本正在撕咬地上的尸体,但此时的它看到了更加美味的食物,人类的味道才是最可口的。

它缓缓站起身来盯着何从,何从也可以看到它的全貌,“狼......狼人”不受控制的声音从何从嘴里发出,这只能在电视或者小说里才能看到的生物真的存在这个世界上吗?何从来不及思考这些,他感觉到自己被盯上了,下一刻就是自己的死期,他甚至想到了自己被撕咬成碎片的样子,自己的人生就到这里戛然而止了,从没有考虑过死亡的他在这一刻对死亡充满了畏惧。

天空开始下雨了,何从的衣服早已被雨水打湿,但是他此刻顾不上这些,现在的他正在拼命地逃亡中。也许是对生命的渴望,何从终于找回了自己对身体的掌控权,他拼命地奔跑,他现在看不到身后有怪物在追他,但是他知道,那狼人就在后面,这是捉拿猎物最后的戏耍吗?狼人不着急杀死他,因为运动过的猎物才最可口。何从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等自己醒了这一切也就结束了,但是这真实的恐惧和冰冷的雨水无一不在告诉他这就是现实。

何从绕过一个个弯道,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只要拼命奔跑就好了。当再次闪过一个弯道的时候,何从停下了脚步,他真的绝望了,这是一条死胡同,自己不知不觉进入了死路。何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果不想死他就必须要冷静下来。何从转过身看着胡同的出口,他不敢出去,有可能那狼人就等在外面戏虐的看着他,等着他出去自投罗网。

何从慢慢的后退,他越来越绝望了,自己这样只会让自己生存的几率越来越小,这一切都是垂死挣扎罢了。何从感觉到自己的背部贴在了什么东西上,“墙壁吗?看来真的是死定了”何从慢慢蹲下身抱紧自己,他把头埋进怀里小声的哭泣,天上的雨越下越大,何从只觉得在这夏天也如严冬一半寒冷。

“门外的客人不进来一坐吗?屋里很暖和,小店能找到一切你所需要的东西”充满诱惑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显得格外的诡异。

“谁在说话?”何从惊慌失措地跳了起来转向身后,那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何从只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匪夷所思,每一样都超出了自己想象,比如刚才的狼人,比如现在何从眼前的这个——店铺。

准确的说这是一间当铺,并不是何从见多识广,而是门上的匾额就写着“当铺”两个字,这个店没有名字或者说它不需要名字,一扇门不算高大,通体漆黑十分古老,门头两侧悬挂着两盏灯笼能让何从看清这一切。

何从不是愚笨之人,那狼人现在也没有追来想来是和这件当铺有关,并且他现在也没有选择了,他定了定神推开那扇漆黑的大门走了进去。正如这家店的主人所说,屋里真的相当暖和,一切的装饰也都如古装电视上演的那般没有任何现在化的东西。

何从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前面就是柜台,两侧是货架,摆满了各种奇怪的东西,瓷器古玩只是寻常,他甚至看到了一个人头大小的蛋,不知是哪个物种蛋上偶尔有金光闪烁,他还看到一个透明的容器,这容器里充满了不知名的液体一个奇怪的生物浸泡在里面,他还看到了很多自己这辈子都想象不到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好像处于另一片空间,自己是触摸不到的,就像是这些本就不算珍贵,摆出来只是让人看着玩解闷的,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店铺。

“踏踏”有脚步声传来。

何从向里角看去,那里有一道门帘。现在门帘被一只手揭开了,“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是存在的”何从这般想着,随后一道红衣身影出现在了何从的眼前,这是一名少女,身着古装轻薄如纱,她体态丰盈,漫步行走身姿摇曳,肌肤也若隐若现,她媚眼如秋水右手托着烟袋,青烟飘来却是玫瑰花的香味,不浓不淡清香怡人,青春的少女故作大人样更显得的可爱。

何从的脸蛋瞬间变得通红,倒不是这女子穿着暴露,经过现代思想洗礼的何从不至于因为这些脸红,这女子完全是何从梦寐以求的类型,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理想的伴侣,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当有一天你看到了一个和自己理想中很相似的人的时候,你就会很轻易地爱上他(她),这就是一见钟情。此时的何从就是这种情况,当看到她的第一眼何从就知道自己已经被征服了,他现在脸蛋通红,心跳加速,不敢与她对视,那一刻何从感觉自己就像是“恋爱了!”

“倒是一位害羞的客人那,您需要些什么?在这里可以得到任何您所需要的东西,当然了,如果您付得起代价”那声音酥酥麻麻,柔肠百转,就像是一只小猫轻轻在何从的心头挠动,何从的脸更红了。

“我想...我想...”何从支支吾吾的,原本想说的话现在都忘记了,他甚至忘记了就在前不久自己还在被追杀。

“我想回到正常的生活,今晚的经历太可怕了”何从快速偷瞄了那少女两眼,发现她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只觉得自己的脸更烫了,他接着说:“我还想知道你的名字”

“这便是你的愿望吗?那么它会实现的”少女轻轻开口,声音依旧撩拨心弦,她歪了歪脑袋想了想,此时的她才像一位天真无邪的少女,她说:“我的名字呀?我叫赢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