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境初

2020-10-17 12:04

青云阁里,大殿上多是世家之族的人,都落了坐席,表情肃穆听的灵戒诵经做法,今日便是最后的了!

林境早便赶去了青云阁上,对林境来说实属煎熬,只盼着这做法,诵经能快些,他便要撑不住心神,便要倒下去了!

“林小侄。”

“恩?”林境原本昏昏欲睡,这一声便是将他给吓醒了,瞌睡便消了大半。

他一抬头便见面前带着温柔笑意的沈师伯。

“师,师伯,我,不是故意的,大概是昨晚上未能休息好!”林境磕磕巴巴的回了这么一句,他大概是被抓包的事多了,这种情形下,第一句便该是认错受罚,是以沈慎一叫他,他便条件反射的认错!

待反应过来,才知这是在江家,如今是冥祭,可不是林家早课的时候。

林境倒是闹了个大红脸,不自然的咳了一声,掩饰尴尬,在这种场景下,他竟然能犯困,真是太过失礼。

“无事,这诵经本就磨人,你年纪尚小,耐不住性子也是正常!”沈慎善解人意的道。

可林境听罢却并不觉得如此,他的确耐不住性子,可苏城同他年纪一般,却是受得住,这般想,眼底便染上一抹郁色。

他一向及不得苏城。

沈慎却依旧挂着温温的笑,未让林境难堪,他道:“师伯是想找一下你苏师叔!”

沈慎如今倒是没了拐弯抹角,直接了当说明来意。

林境一听便是明了,看来昨晚上那下三境前来作祟的事沈慎早得了消息,如今里不是探口风,便是前几日里江家的事有了态度。

林境微点头,才想起边上坐着的苏铭,才转过头,便见苏铭毫不掩饰的睡在了一旁的坐席之上。

“……”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跟苏铭比,林境先前的确算不得什么!

也难怪沈师伯要先唤林境了!

“苏师叔,师叔。”林境抬手推了推苏铭。

苏铭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显然对人吵他睡觉的事很是不悦。

“你又做甚,那老秃驴终于颂完经了吗?”苏铭抬眼,施舍般的睁开一只眼睛看向林境道。

“……”

林境有些佩服苏家师叔,老秃驴这词他便也只敢在心里抱怨时说一说,如苏铭这般,他是决计不敢的!

苏铭一向随性,不然也不会将苏家的位子给扔了出去。

不过苏家人大都如此,性子散漫,这家主的位子便如同烫手山芋,没一个人愿意接手过去,苏家便是算得所有世家之中最为奇葩的了!

世家之族,又有哪个子弟不想做家主的,不想引领世家走向顶端,做众世家之首呢?

偏偏苏家是个例外!

“苏师叔,沈家师伯找您。”林境说着看向沈慎,他到底是小辈,林家重礼数,他对着长辈还是恭敬的很!

苏铭听了也未有太大反应,也只是抬眼看了过去。

“苏师兄!”沈慎眼含笑意,态度客气的很,沈家同苏家关系一向甚佳,他们俩从前里同在苏家老爷子手下里教导过,有些同窗的情谊,沈慎这般唤苏铭也是不错。

“我不知道,我不管事,你别问我!”没等沈慎开口,苏铭便先表态,一副不干我事的样子,这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多让人恼火。

不过面前的沈慎似乎并不作恼,依旧是好脾气得很!

“下三境之人,未守规定,却来上三境作祟,这事可大可小,苏家也是世家大族,领头之人,自该表态,我沈家当同出一份心力。”

苏铭早已经闭眼,他却是不欲同沈慎搭话,而沈慎似未觉,自顾说道。

林境顿觉自说自话也是个学问,本事,便是沈慎这般,明明人家爱搭不理,却能好脾气的自语,也是厉害。

不过这话说来,算得是表忠心,更是说沈家同这一日夜来发生的邪祟作乱之事无甚关系,沈家对江家此事是做出态度来的,也是站在林苏两家这边上的!并未向王谢两家投诚。

可沈慎才话毕,苏铭便带了一分的嗤笑。

“你说的话又算得什么!”苏铭未睁眼,只是这般刺道。

不过一个旁枝的子弟,如今是在沈家得了势,可苏铭对他是看不上眼的!

你又不是个家主,沈家的事又哪里轮到他来做主,真是自作聪明。

沈慎还是带了笑意,沈家人都有副好皮囊,虽然沈慎做得事招人烦,可到底样貌好的人让人着实讨厌不起来。

就像苏城,绕是林境时时被欺负着,可还是往他身边上凑。

“我说得话的确无甚用,但沈家的态度苏师兄自该明白,当然也自该是表明了好,若是届时林苏两家揣着明白装糊涂,波及沈家也是不好,倒伤了几家的和气。”

沈慎虽然还带了笑意,但这笑意明显是未有先前的盛,收敛了些许。

“今日里,看来也不会太过太平的!在下便先告退了!”沈慎又这般提醒了一声,便也离去。

林境自然回礼。

“师叔,王谢两家动手了?”林境有几丝疑惑,这几日里太平的很,他确实猜不出他们会做什么手脚。

“苏城呢?”苏铭未回林境的问题,却问道了苏城。

“在房里啊!今日送葬,他自然无事!”林境回答道,仍是疑惑得很。

苏铭这便睁了眼,哪里还有先前那副困意,先前看着像是装的吧!

“你去把他叫过来,看好了他!”

“师叔这是何意?”林境更是不解了!

苏铭揉揉眉心,却又反悔,道:

“算了!也该给他点教训了!这执念也不是一时一刻便能消得了的!”

林境看着苏铭,还是那副与我何干的模样,却又有几分忧虑,他觉得隐隐有叹气的声音。

虽然不甚懂,但也明白应该是因为苏城!

苏铭虽是什么都不管,但却是万事尽在掌控,林境却觉有几分心累,更多些的是焦虑,他这般连形势都分不清的人,如何担得起林家的重担。

这太辰剑负在背上,便显得他过于单薄。

而这时的法事早已经过半,届时便是送棺入葬,他们是要随着去的!

虽然路途劳累,但比之听灵戒诵经之事,倒显得更让人舒服些。

客房里头,苏城对面站着的正是江景。

他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蓝色的眸子里闪着异光道:

“你想要去看看吗?”

在下给苏公子的诚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