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住进你心房

2020-10-17 06:03

毕业典礼之后,戚晓如想象中一样收到了数不清的邀请函。当天到场的公司中,半数以上都表现出对她强烈的兴趣。尤其是在戚洪业明确表示女儿不打算在本公司就职后,一些人把戚晓视为和洪升集团搭上线的关键一环,因而更加积极主动地联系戚晓。

要说到洪升集团,可谓是一头庞然大物。他们拥有成熟的房地产生意体系作保障,兼有对多种文娱产业的投资。甚至在高端科技应用领域,该集团也扶持着一个大团队兢兢业业搞研究,专攻电子芯片和物联网方向,每年和通讯公司之间的合作多如牛毛。

当然,表面上这些和戚晓没有任何关系,但要说她一点都不感兴趣,那是假的。毕竟在她的心里还是藏着一只猛兽的,学习金融专业虽然出发点不是为了接手公司,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算是她心里的一个小目标:我也有能力建造一个如此庞大的帝国。

所以,她的兴趣之一就是搞清楚老爸当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因为她暂时仍不想理他。

至于邓麒的事情,戚晓庆幸这个人好歹还算有点良知,总算没有如她所愿“去询问上级”。虽然当天没要到车钥匙的她只能打车回家,但第二天行事如风的Kuki姐就派专人把钥匙送到了家里。

遗憾的是,即便收到那么多橄榄枝,戚晓只能心痛地统统拒掉。现在的她没有精力应付哪怕任何一个工作,毕竟林夏所说的“易招麻烦体质”不是空穴来风。

戚晓从小就睡得不好,而且失眠的症状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严重。

相应的,睡不好觉的戚晓缺乏耐心,甚至练过跆拳道这件事情也成为她的帮凶:反正一般人打不过她,发发脾气也无所谓。

后来在林夏的推荐下,戚晓终于下定决心去看了心理医生,但每次医生说的都是同样的话: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你只有把过去的放下了,才能站起来拥抱明天。

每每听到这种玄学的论调,戚晓就火大。搞清楚状况好不好,明明不是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们都摆出一副是我不开窍所以问题很难解决的样子呢……我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吧!

“喂,晓晓,清醒一下啦。”

面前的美女医生在戚晓眼前晃了晃手,她才清醒过来。发生什么事来着?为什么我被关在小黑屋里,周围这帮人满脸戒备是几个意思?

哦对了,刚才在精神科诊室的门外,有个男人打他老婆,我一看这还得了,上去一拳就给那小子揍趴在地上。我发誓真的只打了一拳,这种男人只会窝里横,实际上就是个软骨头!

诶,这个人好像林夏……

“林夏!你怎么在这里?”戚晓一看有熟人,当即摩拳擦掌准备上去打个招呼。一看这位有动作,距离她最近的两个人脸上肌肉都紧张地蹦了两蹦。

林夏摘掉口罩,满脸歉意地冲那两个人示意没事,悄声说:“你别管这么多了,还记得刚才发生什么事儿吗?”

戚晓原原本本说一遍,林夏温柔地点点头说:“倒是差不多,可你后来逼着那个男人跪搓板道歉,几个男医生上去劝都被你打成了猪头!你忘了吗……”

嗯?怎么会,我戚晓可是温柔善良的姑娘,虽然偶尔脾气暴躁,还不至于这般无礼吧?

“好像有这么回事儿……”戚晓嘴上很老实,她已经看出来如果今天不表现得乖一些,一会儿只怕得打杀突围出去,虽然未必不能取胜,但总归麻烦一些。况且好闺蜜林夏亮闪闪的眼睛不是一直在暗示嘛,就听她的话好啦。

“你还恨那个男人吗?”

恨?我和他无冤无仇的,只是打女人的男人,老娘见一个就得收拾一个,这没得商量。

“当然不啊,我只是觉得他不该打女人,还是要讲道理的嘛。”

林夏闻言松口气,站起来冲着屋子里的诸位说:

“看吧,我就说她没事儿了。我这个闺蜜呀嫉恶如仇,喜欢抱打不平,你们也别太紧张,只要不犯错误,都是好同志啊。”

等一屋子人哗啦啦出去,林夏才抹了把汗,满脸严肃地坐在戚晓对面。

“停!”不等林夏说话,戚晓抢先开口,“咱能先讲讲前情提要嘛,比如。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还穿着这身奇装异服?”

林夏酝酿出来的霸气当即被戚晓泄了一半,表情奇怪地拍了一下戚晓的肩膀,说道:“你这个记性呀,真奇怪你到底是靠什么学会那些复杂的经济学知识的。再次重申,我,林夏,大学第二专业辅修了心理学,现在已经是这家市直属医院的一名心理学医师啦!”

“咦,可我记得你一直喜欢的是金融学啊,而且是从小就有的理想啊……”

“可能是吧,但我后来发现我还是喜欢心理学多一些,所以嘛,就偷偷报了第二学位。”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话说回来,还是有熟人好办事啊,那……刚才的事情,这样就算完啦?”戚晓冲着闺蜜眨眨眼睛,印象里那个男人被揍得不轻,家属要是闹的话,还真挺麻烦的。

“可不呢,那女人估计想说点什么讹人的话,我冲着你五大三粗的背影指了指,告诉她‘瞧,我的病人,比你丈夫还能打’,她就立刻乖乖闭嘴了。说到底,那个精神病男病情反复,家属又不舍得花钱住院,女人应该也吃了不少苦头。”

“你才五大三粗呢!”戚晓挥了挥拳头,“所以,我这一拳算是给他下了一剂猛药?”

“嗯,看那男人的架势好像确实如此……诶,等等,话题怎么就被你带偏了?给我回来!这位病患,请注意你的身份谨言慎行,我问你答。”

林夏用笔敲着桌子,摆出一副“这里我最大”的神情。戚晓“咯咯”一阵笑,附和着说:“是是是,林大医生,我还能不听你的话嘛!”

“最近那个梦中的人……他还出现吗?”林夏突然严肃起来言归正题。

“诶,我正想和你说呢!就毕业典礼那天早上,这货居然说我很重,我差点就看到他的脸了,顺带还能给他一瓜。我敢说这绝对是我和他距离最近的一次!”

林夏撇了撇嘴:“拜托,我的大小姐,你每次都说是和他距离最近的一次……你真的需要自己尝试克服他带来的影响,尤其是从潜意识层面剔除他遗留的痕迹。我知道这很难,而且你的意识抗拒性极强,外界根本无法介入,本身就说明这个问题根深蒂固,所以你更得多花些心思在上面,总这样大大咧咧是不行的。”

戚晓怏怏地垂下头去,实在想不出自己在这件事上能怎么做。

林夏又问:“最近有没有吃安眠药?”

“吃了……”

“看嘛,叮嘱你的事情一样都做不到,你总是这样让我也很为难的!”

戚晓摇了摇假装生气的林夏,嘟哝着解释道:“一直都睡不着,白天还要应付毕业事项的嘛。虽然大家挺照顾我的,但一直状态差拖延时间总归不好……”

“那现在你忙完了所有的事情,总可以安心保养身体了吧。”林夏抱着肩膀居高临下地说,“首先,不能吃安眠药,其次,控制脾气,能不能做到?”

“能!”戚晓坐直身体,单手握拳表明决心。

林夏这才舒展双眉,柔声说:“做事情要多想想后果,记住一点,很多后果甚至只会比你想的更糟糕。拿早晨的事来说,万一你这一拳激化了男人的病情,他回去以后不仅伤害自己,还让那女人处境更糟糕了,怎么办呢?这个锅你背得起吗?”

戚晓再次低下头去,“我也是没忍住才下了重手的嘛……”

“你也知道你下了重手啊。”林夏撅了噘嘴,“戚大小姐,以前就说过你这个问题,不是让你凡事留一线嘛。你可好,净图自己爽快了,真闹出什么麻烦来,你不得后悔死!”

“嗯,我明白了。”戚晓目光坚定地点点头,“林大小姐所言要旨我已悉数接纳,对之前的幼稚行为我很抱歉,今后以行动为鉴,保证完成任务!”

林夏笑着捶了戚晓的肩膀一下:“哈哈,又故意使坏。不过你这身板,说是虎背熊腰当真一点都不过分啊哈哈!”

“你才是!”

两个人嬉闹着打在一处。

医院门口,接到林夏的紧急报告电话后,风风火火赶来的李誉今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近期李誉今的忙碌程度远超往常,公司的最主要投资出了问题,他责任重大,电话是一个接一个的打进来。但现在情况不明,他一点都不想提这件事,于是皱了皱眉头准备挂掉。

当他看到并非是公司专用号,还是接了起来。

电话里一阵沉默。

李誉今按下电梯的上行按钮,问道:“请问您是哪位?”

“李誉今,是吧?”听起来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对,请问您是哪位,有什么事情?”

“噢,我想提醒你个事情,贵公司的账目好像有些地方算得不对,要是被财政和税务局追查会很麻烦。另外,半个月前高层会议上谈论的新投资方向,我也不看好。”

李誉今心里闪过一丝不详,他追问:“你是谁!打这个电话有什么目的?”

“哦呵呵,年轻人就是性子急,生意场上,谁着急,谁就输得快,之前你爸爸没有教过你这句话吗?”

混账!李誉今一拳捶在墙上,电梯刚好下来,打开的两扇门好像怪兽的血盆大口。他冷冷回道:“难道你爸爸没有教过你,随意谈论过世的人是不礼貌的吗!”

“受教了。我打电话来,只想提醒你一件事情,投资方面多找找洪升集团,有前途。你不是和他们的千金大小姐关系匪浅吗,利用好这层关系,不然,这家公司迟早会败在你的手上。到时候,你也就没有颜面和我谈论礼貌了。”

“咔嚓”,电话中传来忙音的电流声,神秘男人挂断了电话。

李誉今气得咬牙切齿,停在原地,把脸深埋在臂弯里。之前的投资是他经过一位投资高人指点,力排众议定下的公司战略,属于绝对机密才是。可这通电话……

要紧的是,这位父亲点名指姓可以信任的投资高人近两天被曝出以商业间谍的身份活跃在圈子里,已经把多家公司诓进了陷阱,遭到全行业的一致调查追讨。所以,他的这笔投资即将溃败几乎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可电话里的男人又是谁?和那人有什么关系?

至于戚晓,他们两人之间从来没有谈论过生意上的事情,日常的相处模式甚至都是彼此当对方的身份不存在……

戚晓!想到这里他猛的抬起头来,她的精神状态好点了吗?

其他事瞬间都被抛到脑后。电梯门打开,李誉今跨步冲了进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