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虎婿:赌石至尊(结局) 陆久赵灵珊全文

2020-10-16 15:04

虎婿:赌石至尊

推荐指数:10分

男女主角是陆久赵灵珊的名称叫《虎婿:赌石至尊》,是作者封侯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异界天才强者陆久,意外重生,成为陆家窝囊二代!男儿岂能窝囊!纵横商界,执掌陆家,我命由我不由天!然而,未婚妻却步步紧逼!陆久,你到底是谁!我,陆久,你惹不起!

《虎婿:赌石至尊》 第7章 会会他们 免费试读

咚,白素素还没有从冲击中恢复过来,发现自已已经躺在地板上,陆久的眉眼无比地冷峻:“算你聪明。”

白素素原本的疑心在此刻彻底爆开,她又羞又气,羞的是自已竟然被这个废柴推到地上,气的是这家伙不是陆久,就凭她对他的了解,没有一个地方属于原本的陆久!

“你不是陆久。”白素素狼狈地爬起来,娇美的脸上又羞又恼:“你身上没有一个地方像陆久的,他有几分本事,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陆久眉头皱起,说道:“安北市的陆久已经不复存在,这具躯壳现在为我所用,我的名字也叫陆久,你高兴可以叫我的名字,叫我一声未婚夫也没问题。”

“你!”白素素咬牙道:“你编造这些话有意思吗?”

陆久叹息一声,这些女人太难弄明白了,自已明明讲的是实话,陆美娜不以为然,白素素也不相信,唉,说实话真难。

突然,白素素收敛了脸上的怒气,绕着陆久转了好几圈,茫然道:“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既然你把问题答上来了,那我问你,你要和我谈什么?”

“我急着用钱,要用最快的速度拿到一笔钱。”

“拍卖以后你就有钱了。”

“等不及,这两块绿我独家卖给你们拍卖行,最终拍到多少钱由你们自已操作,拍得越高,你们赚得越多,我事后一分钱不再分,保证是全权买断!”

什么?白素素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他知道这两块绿有多大的空间吗?让古氏集团一口气买断,他只拿买断价,这和白送钱有什么区别?

再说了,他要急用钱,只要找他老爸陆山河伸手就行了,白素素狐疑地看着他,这家伙居心叵测,又在打什么主意吧。

白素素一向不相信陆久,这一刻也不例外,话说自已七次要求退婚,让他在安北市颜面无存,这家伙刚刚醒过来,难道是想一改面貌后再一雪前耻?

“两块绿,五百万全包。”陆久说道:“我签字画押,拿到钱后归你所有,拍卖价格与我无关,怎么样?未婚妻。”

这是天大的好买卖,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那两块绿从大小、成色判断,两块绿拍到一千万左右绝对没有问题,不敢相象,陆久将这么大的利好让给自已!

白素素心里打起了小鼓,他是不懂翡翠的成色和价值,还是故意示好?她俏眉微颦后立刻坐在电脑前,半个小时后,一份协议摆在陆久的面前,两人签字画押,转账,一气呵成。

手机收到短信提醒,六百万已经到账,陆久露出会意的笑容,这笔钱再加上之前陆久卡里剩下的零花钱,足够自已迈出第一步,他拱手笑道:“多谢未婚妻大人。”

“陆久。”白素素俏眉深锁,嗔怒道:“你再敢这么叫,我我就撕了你的嘴!”

陆久露出一丝坏笑,一言不发,转而离去!

看着这么利落离开的白素素,她迅速拿起桌上的合同,审视着合约上的签名,签名一模一样,果然,这家伙就是骗自已的,什么他是另一个陆久,开什么玩笑?

合约上的签名和陆久的字迹一模一样,看来,一场事故真的让陆久脱胎换骨,或许他以前肚子里就有货,故意装出一幅吊儿郎当不成器的样子,经历过生死后豁然开朗,想要成才。

白素素摇摇头,今天的确是自已占了便宜,但这家伙拿着六百万要干嘛?

此时,陆久已经神气十足地走出白氏集团,刚上车,手机便响了,陆久花了些功夫才弄清楚这玩意儿怎么用,熟练地接了电话,打电话的是陆久的一个狐朋狗友,听说陆久醒转,邀请他去酒吧玩,美其名曰是替他庆祝。

陆久早把这具身体的前主人的过去摸得一清二楚,什么叫替他庆祝,其实就是叫他去当冤大头——买单,陆久心知肚明,转念一想反而答应了,九生鼎不明就里:“少主为何?”

“在这里要赚大钱,人脉必不可少,这些人虽然不是真心和陆久做朋友,每个人都有点来头,与其多个敌人,不如多交几个朋友,哪怕是酒肉朋友,这边不是有句话叫做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吗?”陆久邪魅一笑:“今天晚上就去会会他们。”

夜深了,安北市最繁华的曼蒂酒吧中人声鼎沸,红男绿女汇集在一起,女的华服靓妆,个个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美艳,男的则一表人才,可惜环境略显嘈杂。

陆久一向喜欢安静,实在不理解为何另一个陆久爱流连于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他正四处寻找那位所谓的朋友,只听到一阵怒骂声传来。

“走开,你这个丑八怪,谁让你给我送酒的?”

哗,托盘和酒摔得稀碎,女侍应生应声跌落,围观的人议论纷纷,陆久看这个飞扬跋扈推人的居然是个女人,看穿着打扮是个有钱人,长相虽然漂亮,一双眼睛充满戾气。

只看面相就是个恶人,双耳上的一对钻石坠子华贵得很,身边有人窃窃私语道:“看,这就是宋家的二小姐,还是这么嚣张,看什么不顺眼就发脾气。”

“哼,谁让他大哥势力雄厚,手底下高手如云,有钱又狠。”

“这个女侍应生也真是的,来这里工作也不知道宋家二小姐,还敢往跟前凑。”

“唉,你看她的脸!”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一半是说这宋家的二小姐宋凝嚣张霸道,一半是说这个女侍应生的脸!她额头上有一大片的灼伤,原本掩在刘海下,这一摔,刘海错位,伤疤露了出来。

女孩又羞又是屈辱,连忙拉下刘海,眼泪在她的眼里疯狂打转!

再看众人口中的宋家二小姐宋凝,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却是浓妆艳抹,打扮得十分华丽,这反而让她显得俗气,全身上下都透着跋扈的气势。

“丑八怪,你们的经理是怎么做事的,让这样的人进来工作。”

女孩强忍着泪水,匆忙爬起来,低着头,弯着腰,怯懦地说道:“对不起,宋小姐。”

宋凝目露嫌恶,一把将她推开:“丑八怪,不要靠近我,恶心!”

酒吧里众人一片哗然,在场的人都知道宋家是做珠宝起家的,如今是安北市最大的珠宝公司,这位宋二小姐平时就性格乖张,暴戾成性,但只因为女孩额上的胎记就大发雷霆,任所有人看来都觉得荒唐,可又有谁会为了这个小小的服务生去得罪宋家的二小姐?

能进来这酒吧消费的要么有头有脸有地位,要么就有钱,谁也不愿意开罪宋家!

女孩孤立无援,真心道歉又被粗暴对待,别的服务生和酒吧经理完全视而不见,滴答,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眼角滚落,随即泪如雨下!

“还哭,看看你这张丑脸,比鬼还丑!”宋凝眉头大皱,喝斥不已,歹毒的话语不断袭向柔弱的女孩,她今天在上官风那里碰了钉子,正是一肚子的火没处发。

全安北都知道她宋凝喜欢上官风,可上官风偏偏钟情白素素,今天自已主动找他,他胡乱编了一个理由就把自已打发了,连面都不让见!

她看众人议论纷纷但也没人敢出手,更是恶向胆边生,今天她非要好好羞辱这个女人不可,借她发泄发泄最近心中的郁火!

宋凝一个箭步过去,狠狠地抬起手:“我再让你再哭!”

啪,一记清脆的响声过后,众人愕然不已地看着宋凝脸上的手指印,五根,根根鲜红!

“欺人太甚。”

这个低沉的声音恍如来自地狱,令人头皮发麻!

等所有人看到出手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他?陆久,陆家的那个败家子,他竟然敢对宋凝动手,不可思议,这家伙不是刚刚大病初愈吗?

女孩更是惊愕地看着这人,原本绝望的心情绽放出一缕阳光,这世上不全是坏人,在这种地方也有人给自已出头,她不禁轻咬嘴唇,眼泪再次决堤。

“陆大少爷,放开我们二小姐。”

陆久正捉住宋凝的手腕,以免她再伺凶伤人,这个沉阴的声音响起,他转身就看到一个枯瘦无比的中年男人,这男人的语调极慢,极阴沉,眼神却凌厉万分,冒着腾腾杀气。

陆久最恨别人以强凌弱,怪不得宋凝如此嚣张,怕除了家世好外,就因为这个保镖了。

“好啊,我放开她。”

他的话音刚落下,宋凝就得意洋洋地说道:“陆久,你倒知道什么是知时务者为……”

砰!

宋凝的话还没有说完,陆久抓起她的肩膀,倏地一下扔过肩膀,松手,当着众人的面,宋凝狠狠地摔到地上,后背着地,衣衫凌乱,头发更是杂乱无章。

围观的人群不敢置信地看着陆久,陆家大少爷出院后像变了一个人,安北是要变天啊!

“我没看错吧,这是陆久?”

“可不就是久少,我的个天,这家伙是怎么了,几时这么厉害。”

“那可是宋家的二小姐宋凝,好戏还在后头呢。”

“哼,不知深浅,这家伙不是白找抽嘛,他要是挨打,陆家的脸都要丢尽了。”

陆久双眼冰冷,想不到这地方和沧海大陆一样遵循弱肉强食的原则,以强凌弱者还能心安理所,可恶,以势以财以力欺侮他人者,可恶!这些视而不见者更是可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