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青春荒唐不负你

2020-10-16 09:03

“以南哥早安。”

他转头回给我一笑,便道“萱,早安。”之后注意力又投入到电脑了。

“我最近要离开了!”离开你身边,离你远远的。

“要去哪?”他抬起头,看着我。

“呵呵明明刚刚就一直在忙着工作,直到我说这句他才抬起头。我不仅输给他的前女友也输给了他的工作。”

“我的BOSS要我去日本。”我谎报着,虽然口气有点心虚,但他一心忙着工作所以听不出来。

“嗯路上小心,到那记得打电话给我。”

我点了一下头,便离去了。

古人云: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而你的一举一动,从很久以前就刻在我的心中了。我又该如何忘记?

等等要记得跟雪儿讲我要离开的事,虽然她一定不会赞同。

“雪你晚上有事吗?”

“没有,怎么了吗?”她疑惑的问。

“等等,我们约在你最爱的那家咖啡店好吗?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好,我很快就会到!”

(到了咖啡馆)

我们之所以很喜欢这间咖啡馆,是因为这里的气氛跟搭配的音乐,很符合我们的心境。

于是我们选了一个外面的座位,便一起去挑蛋糕和咖啡。

我轻啜了一口黑咖啡,才艰难的说道“雪,对不起我明天要去英国。”

她惊讶的望着我,只问说几天后会回来,大概知道我的打算。

“短期内不会回来吧我要去收拾一下心情,顺便看一下漂亮的风景,才能画出好看的衣服不是吗?”

“你一定要跟我视讯喔!不然我一定不会饶你!”她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着。

我笑着点头,轻轻的抱着她。

“话说,以南哥知道你要去英国吗?”

我的身体突然僵住

“其实我骗他说,我要去日本所以你绝对不能跟他说。”

“嗯嗯,我答应你!”她点了点头,她深知我跟他的感情,却不敢提起,毕竟她们都是为情所困的,只是萱比我承受着更大的痛苦,有时候醒来时,耳里传来的是她小声的啜泣,不敢放声大哭大概是因为不想让我发现异状。

“学长吗?我在机场了,你给我的工作,我会好好完成的!”

我边讲电话边快步走去我的班机。

“萱!萱儿!”我愣了一下,便继续快步走。

谁知道,一下子就被拦了。

“没听到我在叫你吗?”他扳了一下我的身体,面对着他。

“呵呵我以为我听错了嘛!毕竟你那么忙,是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只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铁青着一张脸“你是不是不希望我来?”

“当然”看到他瞪了我一眼我才缩着头小声地补了句“不是。”

“我的班机快来了,我先走了!我懒得改班机。”

“你去那边要好好保重身体,如果你去超过一个月的话,我会去把你抓回来的!”

“嗯嗯”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有点希望他不要派人找我,我还打算等我的他或她大一点后在回来。

我找了一下我的座位,确认过后便坐下休息了。

我把头轻轻的倚在座位上,以前的回忆,一幕一幕的环绕着我。

“呜呜”我啜泣着,我不懂为何爸爸跟妈妈都只喜欢姐姐跟哥哥?却不爱我。是因为他们太优秀了吗?我在怎么努力也没办法爬上去。

“妹妹,怎么了?”有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啊!!”我被吓到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还差点跌倒。

但有一双手臂迅速的拉住我。

“你不是那一家的女儿吗?怎么在这边哭。”

一听到他的问话,我哭得更凶了,他们真的有把我当成女儿过吗?

他拉着我去咖啡厅,点了一杯黑咖啡跟两块蛋糕。

“这两块蛋糕都给你,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就不要说。”

“我自认我的成绩比不上我哥我姐,但他们有必要偏袒的那么严重吗?”我气愤的问。

“我家住那边,你什么时间有空,我帮你课后辅导。”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我狐疑的看着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吗?

“没什么,只是想帮你而已。”

我点点头,表示应允。

“英国好冷喔话说,学长不是说要来这边接我吗?”我的眼睛瞄向四周。

有一个高挺的人遮住了我的视野“借过一下,我在找人。”还好以前的英文还不错,可以在这边存活。

那高挺的人挑了一下眉,便说“做学妹的还忘记学长的长相。”

“啊!你也变太多了吧!从以前的四眼田鸡进化成大帅哥了。”

“”他无言的盯着我,应该是已经忘了我常常心直口快,翻了下白眼便二话不说的拿起行李,抬到他的后车厢去。

进到他的车子里,瞬间觉得温暖许多。

我像好奇宝宝一样,眼睛东张西望,才叹道“看来你最近看起来混的不错,还能买那么高级的加长型车子,我来英国的费用应该也不用担心了才对,想当初我还有点怕资金不够。”

“废话,也不想想你学长是多么优秀的人,而且你后面的注解是什么意思,讲的好像我会心甘情愿当冤大头一样”他敲了我的额头一下,他当我的额头是木鱼吗?

“也对,学校的风云人物,系上永远的第一名,还交了一个校花当女朋友。话说,你们为什么要分手呀?是因为工作吗?”

“没什么就个性不合。”其实他从以前就很爱这个小学妹了,但怕会被她推的远远的,只好拿那校花当烟雾弹,被那校花知道后还被狠狠的打了一个巴掌。

“嗯嗯我好累,飞机上的乱流吓得我不敢睡。”

“睡吧到的时候在叫你。”说完后,他把他的西装盖到我的身上。

稍稍看了看外面一片白的景色,有如走到童话故事里一般,那样的洁白,那样的美丽。

学长好贴心,如果当初我没有爱上以南,爱的是一个真心爱我的肯为我付出的人就好了!但是爱情却是无法控制的住。

不爱了,是不是会比较快乐?爱人真的好痛苦,像被玻璃的碎片插入心脏一般难以喘息。

翻一翻身,便睡着了,睡觉至少能短暂的逃避一下不想面对的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土不符和怀孕,在英国待了两天吐了一天半。

“呕呕”好痛苦,让我死了吧!

学长默默的走进来“你还好吗?”

“不要进来,这里很臭!”几乎是花所有的力气才说完这段话。

他只是把毛巾递给我,希望我能洗把脸,或许能好一些。

“谢谢!”我把他做的一切,都当作是学长对学妹的疼爱。毕竟他从以前就这样了,不是吗?

学长问“你跟他处的如何?为何会突然跑到英国?”

我的肠胃正在翻搅着他能等我好一点在问吗?况且还是我一直想逃避的事情。

“想到处走走,我一直觉得我设计的衣服太过千篇一律了。如果学长觉得我麻烦的话,我能自己找间饭店住下来。”我有点不耐烦的回应着。

“学长照顾学妹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不用觉得麻烦我。”况且是我从以前就喜欢的人。

“嗯嗯”我点了一下头,便说“我想先洗澡!”

他跟我讲了一下所有东西的位置后,就把这个空间让给我了。

我跑去翻着我的行李箱,突然翻到以南哥以前送我的瓶子,里面装着白沙湾的沙子。我曾想过,为何他要对我那么好?心中有一股悸动,直到不小心翻到他的日记本的那一天,才彻底的心碎。

他说,我的个性很像她。他说,我一直忘不了她。

呵呵,看完后我边哭边苦笑。哭的是,我要埋葬我对他的感情。笑的是,原来他从来没爱过我,而我还傻傻的,一直认不清事实。

爱他就放掉他吧!让他去找到自己真正的真爱─

反正,那个人不会是我就对了!我苦笑着。我放好那瓶子之后便去冲澡了。

借着温水的作用,我的思绪渐渐的变得清晰。

等等要想,之后要怎么做才不会被找到,殊不知他真的连要抽空找我的时间都没有。

此刻的以南哥,他在家里一边打着报告一边想着以前的这个时间,她本来会拿着咖啡进来,然后叫我要好好休息,不要让自己的眼睛太疲劳好想念她那温柔的个性,以及不用擦香水,就有那淡淡的水果香味。

“不晓得她现在在做什么?为何都没打电话给我?”他困惑的盯着手机,纪录里都没有萱的来电。

他默默的拿出他放在抽屉里的相簿。

上面全都是萱儿的照片,大部分都是趁她不注意时**的,有泡咖啡的照片、有快乐的倘佯在草地上的照片、有她跟公园里的小朋友笑着玩耍的照片,唯独没有的是他们的合照。

这次等她回来后,就跟她求婚好了。是她带给我快乐,是她在我辛苦工作时,不辞辛劳的在一旁陪伴着我。

他摸了摸相本里的照片。心里所编织的梦是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相簿,记录着我们的生活琐事。

之前没跟她求婚是因为太忙碌,怕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而他不知道的是,等到我们再见面时,已经是两年后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萱已经对爱情以及他死心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萱儿在一年过后,偷偷的为他生了一个小孩。啊!!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衣服设计,万恶的工作,无底的深渊!不禁在心中呐喊。

现在脑袋一片空白的看着电脑。

等等,我好像忘了跟雪儿视讯。我如果回台湾的话会不会被她暗杀掉,冷汗直流。

我敲了一下她的窗,她愤怒的骂我怎么那么晚才跟她联络!

我傻笑,“对不起嘛!我真的忘了。”

“那你就不会忘记吃饭,睡觉!”她回,哇塞!久久不见她变好呛,想起以前她也常呛我的时光好怀念呐。

我吐吐舌,以前一直有个疑问就是,雪以前在大学是个耀眼的人物,很多人想跟她当朋友,但她独独跟我特别要好,有什么事也都跟我说。

她那时只说了一句,“我们很像。”

是呀!不仅性格像。连遇到的男人都一样,名副其实的大浑球。

我的思绪突然被她的声音转移回来。

“你在那边过的好吗?”她关心的话语,进到我的心槛里,内心有一股暖流流经。

不禁有点想哭,为何要来到异地?为何不陪着雪儿就好?

但我还是笑笑的回一句“在这里,学长很照顾我。”心中还是不希望雪为我担心。

“嗯嗯,那就好!”她松了一口气。

“你有想要的东西吗?如果我去逛街的话,我会帮你带回去的。”

“我想要你回来”她小声的说。

我低着头小声地跟她道歉,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何时会回去。

“不过等我生下小孩后,你要当他或她的干妈喔!”我补了一句话,想化解突如其来的尴尬。

“嗯嗯,天呀!到时候我一定会忍不住想宠坏她。”她用力的点点头。

我们闲话家常了好久,她才说道“我要准备去睡了,明天还要去上班。”

“好喔,晚安!”我默默的把视讯关掉。

眼泪忍不住从脸庞流下,好想念台湾,好想念雪儿,好想念他。他明明就不爱我,为何我心里还是想要回到他身边?就算跌得头破血流依旧想要待在他身旁。

我起身往厕所走去,洗一洗脸后才趴到床上。

此时此刻的以南,正在高阶主管会议里把所有的主管臭骂了一遍。

那些组长、主任提的提案通通被驳回。

这时,总裁拍了两下手,便说“解散!以南待会儿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他们鱼贯的走离开会议室,边想着“好不容易才撑到礼拜五,今天被骂的好惨,等等下班后来去酒店喝酒好了!”

这间公司的总裁,叫作飞鹏,也同时是以南的死党兼上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