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薄晏卿云初 薄晏卿云初目录

2020-10-16 06:01

2胎5宝:薄爷的心尖宠

推荐指数:10分

薄晏卿云初是著名作者寒汀晚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云初,你知道吗?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和晏卿的。”云初如何都没想到,九年,她对薄晏卿满腔滚烫的爱,却最终沦为了一个生育工具。心灰意冷之下,她假死逃离,只留下一个儿子。五年后,云初死而复生,身边还多了个娇软可爱的小公主。一夜之间,京城变了天。贵胄巨子的薄爷,屈尊降贵成了她的裙下之臣。撩她,爱她,疼她,将她宠上了云端。“薄爷,太太把李夫人的脸打肿了。”“她手伤着了吗?”“薄爷,太太把恩善小姐婚礼给砸了。”“太太消气了没?”“薄爷,太太又收购了几家公司。”“......”薄晏卿如何没想到,宠在心尖的小女人,竟还是个隐藏大佬。

《2胎5宝:薄爷的心尖宠》 第五章  云初,你该死! 免费试读

当初,薄晏卿为她植入的试管胚胎中,一共有两组胚胎。

他无法确定,那个男孩是否是薄晏卿和云蔓的。

但足以确信的是,这个女儿,是她和薄晏卿的。

她为她取名韶音。

五年来,母女俩斩断一切,相依为命。

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可她以“宋云初”的身份,重新而活。

云初洗完澡,换了睡衣走出来,看见手机上有未接来电,是宋景砚的号码。

她回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

云初从冰箱里拿了瓶纯净水,靠在床边,笑着道:“刚在洗澡,景砚,有事吗?”

“我听说,音音在学校里出事了?”

云初脸色一怔。

她道:“景砚,明天,你有空吗?”

“什么事?”

“我想拜托你,替我给音音办理一下转学手续。”

“怎么了吗?”

“薄晏卿和云蔓的孩子,和音音一个班级。今天,我在幼稚园与他撞个正面,我怕......”

话音未落,门铃突响。

云初疑惑地看向门口,对着电话匆匆道:“先这样,我晚点再回你。”

“嗯。”

挂断电话,云初走到门口,透过猫眼朝外望去,却赫然望见男人薄削的侧脸。

薄晏卿站在门外,墨色的短发被风拂乱,却仍旧难以折损他半分俊美。

云初惊得倒退半步!

果然......

在幼稚园与他撞面,引起了他的怀疑。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这么快查到了她的住处。

“开门。”

男人清沉如磁的声音,就像是沉淀了几十年的干红,醇厚,沉洌。

云初下意识将门反锁。

“咔哒”一声。

薄晏卿听到门从里面反锁的声音,眼眸更深。

“云初,真的是你。”

云初从玄关倒退回客厅,指尖一松,纯净水掉在地上,洒落一地。

“叮咚”。

指纹面板开启的声音。

“滴、滴、滴、滴”传来输入指纹的声音,男人修长的手指,在面板上输入她的生日,紧接着,提示错误。

男人抬眸,“云初,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开门。”

云初死死咬紧嘴唇,一声不吭。

薄晏卿俊脸越是紧绷。

他再次在面板输入一串数字。

崇君的生日,也是,音音的生日。

“叮咚。”

“滴——”

指纹锁打开的声音。

云初愕然地瞪大了眼睛,望着门从外面被一点点打开,寒风顷刻间灌入客厅。

与此同时,她猛不丁感受到寒风中夹杂着的杀意,猝然倒退半步。

薄晏卿长腿跨进,高硕的身子,走进玄关。

“砰”的一声,门在身后冰冷关合。

男人半个身影融入凄冷的暗影中,浑身上下,充斥着令人心悸的肃杀。

他微微抬眸,狭长的眼梢,夹杂着猩红的杀气!

云初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无处可躲的猎物,被暗夜中的猛兽牢牢锁定。

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可全然能感受到他眼中迸射出来的目光,死死地擭住她。

云初身子僵了一阵,紧接着,冷冷地牵了牵唇角,故作大方地道,“薄先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她无处可躲,索性不必要躲了。

她已经躲了他五年。

“薄先生”这一声冰冷的称谓,无疑是进一步激怒了男人。

“薄先生?”

男人冷嗤一声,进一步逼近。

高挑颀长的身姿,步入月光下。

男人俊美无匹的容颜,暴露在她视线中,一米九二的海拔,俨然成了她视野的最高支点。

“云初,你没死。”

“是啊。”云初淡淡一笑,“薄先生,我该死吗?”

薄晏卿薄唇紧抿不语,他骤然朝着她迅疾逼近。

云初只感觉一阵寒风扑面而来,男人的动作极快。

她根本毫无反应,下一秒,男人已然近在咫尺,大手死死地揪住了她的浴袍,沉寒的声音压下头顶。

“是!你该死,云初,你真的该死!!”

云初下意识地要挣脱,却被他推倒在沙发上。

她挣扎的动作,打翻了茶几上的茶杯。

“哗啦”一声。

茶杯破碎的声音,在黑夜中尤其刺耳。

“薄晏卿!”

云初同样压抑着怒火,质问,“你干什么!?”

“你为什么没死!?”男人死死得揪住她的浴领,反声质问,“你为什么还活着!?”

她“死”了五年,突然之间,死而复生,活生生站在他面前!

这五年,他是怎么过的。

她呢?!

她改名换姓,移民出国,还和别的男人有了女儿。

他连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事实上,男人也这么付诸了行动。

薄晏卿紧咬牙根,大掌死死地扼住了她的喉关节。

他是真的发了力。

云初的脸很快涨红无比,她挣扎着要推开他,只感觉喉咙越来越紧,那一瞬间,整个大脑都因为缺氧,大面积留白眩晕。

“薄......晏卿......”

“很好,你还认得我是薄晏卿!”

“放手......放手......”

云初艰难地发出了几个音节,“你......就这么想......我死......”

“是!”

薄晏卿一字一顿,“云初,我现在,杀了你的心都有!”

云初感觉到越来越窒息。

本着求生的本能,她的手下意识在茶几上摸索,冷不丁摸到了抽屉。

她吃力地打开抽屉,颤着手摸到了一把剪刀,她根本管不了那么多,狠狠握起剪刀,猛地扎在了男人的肩头。

“噗嗤”一声。

剪刀锋利的一头穿破西装,扎破了皮肤。

紧接着,温热的血液绵延低落在她的脸上,与此同时,将男人雪白的衬衫染红了一大片。

男人却不知痛似的,身子纹丝不动。

只是,他突然松开了她。

云初抱着喉咙,狼狈地咳了起来,剪刀应声落地。

薄晏卿冷冷地低眉,望向被她刺中的地方。

她刺向他的时候,手上并无力气,扎得不深,但也不浅,血汩汩直流。

云初好不容易缓过来,用尽最后力气推开他,连滚带爬得朝着卧室跑去。

男人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朝着她走去。

云初刚跑进卧室,方才关上门,还来不及反锁。

“砰”的一声,男人长腿一踹,破门而入。

巨大的惯性之下,她猝不及防倒在了床上,下一秒,薄晏卿揪住了她的衣领,将她摔在了床上。

薄晏卿随手关门,紧接着,大掌抚向腰袢。

“你以为我还会让你逃吗?”

男人落下冷冷的话,随手解皮带。

“咔哒”一声。

皮带上铂金钩扣解锁的声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