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韶华倾负

2020-10-15 21:05

汪千萝看着满脸大汗的吴世勋,慢慢走近。

“这么早就起床练功啊?”

手拿绣帕为吴世勋擦去额头的汗水,吴世勋看着汪千萝专注的深情,嘴角抑制不住的愉悦,手掠过她纤细的腰,把她带入怀中,惹得汪千萝一阵娇羞。

“放开,一身臭汗,别沾我的身。”

吴世勋闻言把汪千萝抱的更紧。

“就不放,一身臭汗,你早晚都是我吴世勋的人,你还能嫌弃我,不嫁了不成。”

“谁说要嫁你了,满嘴胡说。”

汪千萝也不再挣脱,静静倚在吴世勋的身上,脸上去掩不住的娇羞。

“难道,你不嫁我,还要嫁别人不成?”

吴世勋说着在汪千萝身上捏了一下,有些微痛。汪千萝连忙求饶。

“说不过你还不成,放开我。我有东西给你看。”

吴世勋这才慢慢松开汪千萝,用手轻点鼻头有些意犹未尽。

“喏,给你的。”

“给我这个干吗?”

吴世勋把玩着汪千萝递过来的玉佩,眉头微皱。哪知他不问就罢了,一问汪千萝的耳朵竟然羞红了。

“给你你拿着便是,哪来那么多话。”

拽过吴世勋手里的玉佩,仔细的帮他系在腰上。白色玉佩色泽饱满通透,衬得吴世勋更是一股英气。

“还嘴硬说不嫁我,定情信物都给了。”

“吴世勋,你死开。不要还我。”

“要,我要。”

……

汪千萝站在假山洞窟前,却始终挪不动脚步。她怕一切只是幻影,她怕里边并没有她所期待的人。她不敢,承受不起。

她静静的站着,泪悄悄的留着。

心里思念着,心里恨着。

然而。她并没有走进假山,而是哭够了转身离去。

见了又如何?她不能跟他走,她现在是一国之母。她跟着吴世勋走,必然会招来杀身之祸,她的妹妹,还有吴世勋。我只愿你安好。

她说,吴世勋我决定不再爱你了,为了你,为了我。

你要照顾好自己,忘了我。

如果我忘不了你,我也会把你埋在心里,这是命运,你我挣脱不开。

是我先背弃誓言,你要恨便恨,只是不要再爱我。

汪千萝离开之后,雪又慢慢的飘洒而下。她的来过的痕迹,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掩盖吧?一枚通透色泽均匀的白色玉佩静静的躺在雪中,假山中一抹影子闪过,玉佩就不见了踪影。只是铺天盖地的悲伤让人无所适从。

驿馆之中,吴世勋看着手中的玉佩,眸子虽闭却还是有泪水肆虐。

千萝。我真的失去你了吗?

他就在洞窟之中,汪千萝就在洞窟外边,却感觉相距千里。他不敢出去见汪千萝,当初是自己的一意孤行,才使得汪千萝入了深宫,他怕汪千萝恨自己,听着汪千萝的哭诉,心里阵阵作疼,对不起。可是,你真的不再爱我了吗?我舍不得。怎么办,你早已深入我心里的每一个角落,不舍得驱逐也驱逐不了。

如果,如果当初我选择和你厮守,那么这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

你恨我吗?

水崖

“吴世勋,我要嫁你。你定要娶我汪千萝。”

“我吴世勋以水崖起誓,今生挚爱于汪千萝”

誓言还历历在目,却已是物是人非。

是谁的错?他该如何才能弥补偿还?

前厅之中,汪岩与夫人高坐上位。汪岩的眼神紧盯着边伯贤,其中不乏打量之意。

“伯贤拜见丞相大人,拜见丞相夫人。”

边伯贤虽是太后侄儿,却不在乎功名利禄,并不愿在朝为官,如今只是一介平民,所以见了丞相还是要拜见。

“边公子不必多礼。”

汪岩上前一步扶起边伯贤,虽没有官衔,身后却有太后当靠山,汪岩自然不敢怠慢。

“千雪,你姐姐呢?”

“姐姐去了后院,说是想念急了奶娘。”

汪千雪乖巧的回道,此话是边伯贤进入大厅之前教给千雪的,却并没有解释太多。汪千雪虽然一头雾水,但是还是听了边伯贤的话,他,想必不会害自己和姐姐。

“这丫头,和奶娘比和自己亲娘还亲啊。”

汪夫人用手帕捂了嘴,笑骂汪千萝却带着宠意。

“谁让你老是对我们说教啊,奶娘温柔,自然和奶娘亲近啊。”汪千雪站起身走到自己母亲身边,拉着衣袖娇嗔到。

“你这丫头,倒是愈发的伶牙俐齿了。”汪夫人把千雪的手放在掌心,心里有些感慨岁月匆匆,如今二女儿也已到了出阁之年,想到以后两个女儿都不在自己身边,不免红了眼眶。

“娘,你这是怎么了?千雪不过说句玩笑话,怎么就伤了您的心啊。”汪千雪有些慌张,连忙用手帕擦去眼角的泪水。

“娘没事,只是想到以后你也要像你姐嫁出去了,心里有些舍不得。”

“娘,您说什么啊?”

汪千雪听到自己母亲说的话,不由得抬头瞧了一眼边伯贤,只见他双眼含水带着笑意的看着自己,一下便羞红了脸,埋怨自己母亲一句,就跑出了大厅。

“我去寻姐姐。”

边伯贤看着汪千雪慌张的步伐就知道她害羞了,只是浅笑挂上了脸,心里却溢满温暖。

汪岩看着一直看着千雪身影的边伯贤,心里便了然。

“边公子,今天不会只是来看老夫的吧?”

边伯贤闻言并不慌张,只是浅饮一口茶水,沉默一会才有所开口。

“我今日前来是准备向丞相讨了二小姐。”

汪岩本以为边伯贤会婉转一些,却不知他竟如此直白,让他有些愕然。

“边公子这话说的怕是有些不合礼数,儿女婚事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边公子亲自来说,这……”

汪岩说罢摇了摇头。他并不想把千雪许配给边伯贤,以汪岩的地位和汪千萝的地位,且千雪的容貌也是绝色,就算不能送入宫中,许配个王孙贵族也是绰绰有余,那样他丞相的地位自然坐稳,且一人之上万人之下。

而边伯贤虽然背后虽然有太后,但是父母双亡,且没有一官半职,实在不能算是乘龙快婿。幸好今日他是一人前来,还有回旋的余地。等打发过今晚,明日一大早把千雪许配给自己心中的人选,就算他再搬来太后也没有办法了。

只是他心中如此打算,边伯贤却怎能让他如意?

“伯贤父母双亡,父母之命自然算不得,这媒妁之言……”边伯贤说着笑了笑“伯贤今日并未带媒婆前来”

汪岩听边伯贤如此说道心里一喜,脸上却是惋惜。

“不如等边公子过几日带媒婆前来,再做打算。”

“伯贤今日未带媒婆前来,是因为今日并不是下聘,我边伯贤看上的人自然不能寒酸,而是告知丞相您一声,汪千雪今生是我边伯贤的人。”

此时边伯贤的脸上早已没有暖人的笑颜,冷眼对上正值错愕的汪岩,让久居官场的汪岩竟然有点惧怕。汪岩慌忙将眼神挪开,端起身边的茶水一饮而尽,定了定神才缓言道。

“边公子应当体谅老夫作为父亲的心思,千雪乃是老夫与夫人的掌上明珠,我们并希望她吃苦。”

“丞相大人尽可放心,边伯贤定不会亏待千雪。”

虽是尊称,边伯贤的话语之中却满是霸道。

汪岩此时感觉自己身上有些发热,额头已冒出了热汗,正值为难却听到千萝的声音及近,这才放松下来。千萝现在是皇后,如果她不同意,那么边伯贤就无可奈何了。想着汪岩已上前笑着行礼。

“老臣拜见皇后娘娘。”

汪千萝赶紧扶起汪岩

“爹,你这是干嘛啊,在自己家里不需要这些虚礼。”

扶着汪岩重坐回上座,见千萝如此汪岩心里暗喜,看来女儿还是孝顺的,既然自己不同意想必她也不会违背。而边伯贤见眉开眼笑的汪岩只是苦笑着摇摇头,这个老匹夫啊,还真是顽固。也罢,趁早让他死了动千雪的心。

见汪千萝坐稳,边伯贤这才上前行礼,又惹得汪千萝笑骂。

“你在我宫里都不见的行礼,如今竟这么拘谨,倒是让我多少有些讶异。”

汪岩见汪千萝和边伯贤如此亲近,之前的喜悦也瞬间被冲走,面色尴尬的看着两人。心里已经没有一丝胜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