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首发小说 楚淮南昭禾

2020-10-15 18:01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

推荐指数:10分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楚淮南昭禾,是后卿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古言小说,目前正在掌中云连载。她是祈天国唯一的一位公主,身份尊贵独一无二,十岁之前,一言一行皆被当做祈天国国君教导,十岁以后,双亲相继离世,唯独留下了楚淮南这个大祸害。她犹记得她爹临咽气前颤颤巍巍的抓住她的手说出总结了半辈子的肺腑之言。“我儿登基后,有一件事,不得不做。”“楚淮南这个祸害留不得。”楚淮南势大,公主年幼他就自称摄政王,还臭不要脸的搞出一张有婚约的圣旨昭告天下。于是十岁以后的昭一言一行便不被当做国君教导,而是当做,摄政王的童养媳。昭禾不干,于是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直接魂穿逃了。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 第18章 杀人灭口 免费试读

而此时,身为贵客的洛子荀也觉得很扫兴,他捂着自己被咬的伤口,直抽冷气。

他不过是出来寻摸一个能带进太学的小书童,平日里也不让干什么重活,会铺纸研磨就好。

他方才看重了一个机灵的小子,本来满心欢喜的想挑了去,没想到那小子自己不愿意。

买奴役被奴役拒绝,洛子荀还是燕国贵公子里的头一个。

不愿意就算了呗,他也没想着硬来,但人牙子知他身份,贪心的想吃他这口肥肉,巧舌如簧的劝道:“这刚到手的小奴才都野,领回去**几日,保准又机灵带出去又有面子。”

“唉,爷,您还别不信,整条街都找不到比他再周正的孩子。”

这话不假,那孩子虽然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但看得出生了一副好相貌,单那双黝黑机灵的眼睛,便是难得的上品。

但洛子荀自认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且乐于像别人展示他们洛府讲道理的一面,只见这位面貌清秀俊朗的公子哥一撩袍泽,屈尊蹲在这个孩子面前,伸了伸手。

“跟我回去么?”想了想不够诱惑,洛子荀补充道:“哥哥给你肉吃。”

然后洛子荀就被咬了,惨叫声隔着三条街都能听到。

这个咬了洛子荀的被当做奴才贩卖的小孩子并不是别人,正是楚淮南。

他练了缩骨功,满心欢喜的搞出点动静等着他小媳妇来救他,人牙子打的越是用力他就越是开心,他小媳妇一定会于心不忍的救下他的,是吧?

然而于心不忍的不是昭禾,而是洛子荀,当他看到这孩子被打的时候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完了完了,约莫是被打傻了吧。

“算了,别打了,权当我买下了,把他送到洛府吧。”

洛子荀随手扔了一锭银子,老板喜笑颜开的接住,见自己目的达到,收了鞭子朝楚淮南啐道:

“真是撞了天大的好运,还不快谢谢你未来的主子?”

而楚淮南此刻眨巴着眼在人群极力寻找昭禾的身影,她走了?她竟然走了?

嗷!这个蠢女人为什么会见死不救!

事后很久很久楚淮南一日偶然间想起了自己白挨了这几鞭子的疼痛,胡搅蛮缠得堵着昭禾要个说法时,昭禾讪笑道:“不是你一直教我,事出有异必有妖,闲事莫管,闲事莫管的吗……”

他才知,他是败在自己从小对昭禾的教导上,他不该拿着白莲花玛丽苏的剧本去套路他媳妇,压根不管用!

而此刻昭禾和李安离开了看热闹的地方,却没有向要出诊的那户人家走去,而是去了一家热闹的茶馆。

李安诊病的过程,向来无聊,而且过程需要安静,大气都不能喘很是拘谨,故有意将昭禾留在茶馆,让她自己打发时间。

茶馆的小厮显然也是李安的熟人,上来就将李安领到二楼一个清静又靠近戏台的地方。

“糕点茶水,一律照旧。”

小二应了声,笑眯眯的退下了。

“你便在此处等我,我出诊完就来接你。”

临走前又凑在昭禾耳边狡黠道:“这家店的老板与我相熟,有什么需要,尽管麻烦他。”

李安待昭禾,向来这么无微不至。昭禾有些感动,又有些无奈道:“好了我的李大夫,我保证不乱跑,乖乖等你回来。”

李安这才放心的离去。

而小二适时将茶点松了上来,昭禾的目光还流连在戏台上,唱的不知道是哪出帝王将相,还是才子佳人,戏台上角的声音甚是好听,咿咿呀呀的惹得台下阵阵叫好声不断。

她捧起杯清茶,又放下。

想了想,还是抬手摘掉了自己脸上的面纱。

“啪。”

酒楼的嘈杂声中,似有一声杯盏被打碎的声音异常清楚,昭禾莫名心慌,寻声望去。

除了一地碎瓷,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而那张原本离她不远的桌子,客人早已散去,只留下一桌狼藉。

昭禾摸了摸自己的脸……应该没事吧。

瑶枝却是惊慌失措的提着裙子跑出茶楼,她躲在茶楼的大门一侧的阴影下,不确定的往楼上张望了一眼。

是她!

那个紫色身影还在浑然不知的品着茶,她没有看错,也不是幻觉。

瑶枝抓着自己裙子的手不自觉的攥紧,眼中戾气大盛。

谢长莘,你果然没有死。

真是好大的命。

瑶枝从门一侧的阴影中走出,眼中竟多了几分诡异的愉悦。

既然没死,就陪她好好玩玩。瑶枝上了候在门前的轿子,沉声道:

“去九哥那。”

燕九柯这阵子像是忽然忙碌起来,赐婚的圣旨虽还没下来,但已经有不少人被透了消息,余下不知道这个消息的,看着气氛古怪也都猜出了几分。

陛下这道圣旨什么意思,无疑是在帮九皇子和谢府结盟。

陛下帮谢府和九皇子结盟什么意思,再想想至今还空着的储君之位,一众大臣最会见风使舵,疯了一样往燕九柯的府邸递帖子巴结。

瑶枝来的不巧,燕九柯不在府中,她也并不感到失望,直奔燕九柯的书房,还来得及推门,就听到书房里传来一阵争吵的声音。

“紫鹃你疯了吗?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那个女人就是个祸害,墨影,你若真为了主子好,就不要把调查结果呈给主子!”

瑶枝挑了挑眉,这两人放到平日也算是高手,只是今日情绪激动,所以没发现她在外面偷听?

“我不知道怎么才是为主子好,我只知道,主子让***什么,我就干什么。”

紫鹃被堵的无话可说,一句说到一半的“你……”

再次被墨影打断。

“你偷看卷宗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看在共事的份上也不会告诉主子。”

墨影拉开书房的门,最后扭头看了一眼紫鹃,

“你好自为……”

之字还未说出口,就被一声利器穿透肉体的声音打断了。

瑶枝下手很准,她随身带着的鎏金小匕首削铁如泥,此刻正插在了墨影的心脏让。

“公、公主!”

瑶枝面无表情的拔了匕首,墨影摔倒在地上。

紫鹃有些震惊,在她的印象中,瑶枝向来是一个天真活泼每天叽叽喳喳的蠢女人,提刀杀人这种事,她从未想过会和她挂上边。

瑶枝擦去自己脸上被溅到的血迹,对紫鹃一如既往的笑着。

“紫鹃姐姐,让一个人闭嘴的办法不是求他哦。”

而是,杀了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