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夏夕绾陆寒霆-天降霸妻不好惹全文阅读

2020-10-15 12:04

  《天降霸妻不好惹》小说主角是夏夕绾陆寒霆,这本小说又叫做《情深万里只宠你》,是由作者琉璃雪雪写的一本言情小说。豪车停在了幽兰苑,陆寒霆将那张烫金的黑卡递给了夏夕绾,“这个给你。”夏夕绾蒲扇般的羽捷一颤,他为什么给她卡啊?“我不要。”他拒绝。

免费阅读

  说着夏夕绾指了指夏小蝶,看着陆寒霆,“这话是她说的。”

  夏小蝶和孔真儿惊呆了,原来这个男人真的是夏夕绾养的小白脸?

  天哪!

  夏小蝶觉得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这时店长将一份草莓果酱的蛋糕送了出来,陆寒霆拎在手上,“走吧,回去了。”

  “好。”夏夕绾跟着走了,她还回眸跟夏小蝶挥了挥小手,“88。”

  夏小蝶简直是懵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夏夕绾真的养了一个极品小白脸。

  这时孔真儿痴痴道,“小蝶,看来你真的要叫夏夕绾姑奶奶了。”

  夏小蝶迅速狠狠的剜了孔真儿一眼。

  孔真儿当即讪笑着开口,“小蝶,我的意思是,夏夕绾养的小白脸好帅啊,包.养他要多少钱啊?”

  刚才陆寒霆全程都没有往她这里看一眼,简直当她不存在,这让自恃美貌的夏小蝶感觉十分的失败和恼火。

  不过孔真儿的话迅速提醒了她,不就是一个被夏夕绾包.养的小白脸,她可以花几倍的价钱把他给包.养过来。

  这样一想,夏小蝶整个人都雀跃了。

  “店长,把我买的那个蛋糕给我,我们要回去了。”夏小蝶去拿蛋糕。

  店长没有给,“不好意思两位小姐,钱退给你们,甚至还可以双倍赔偿,不过这个蛋糕不能给你们了。”

  “为什么啊?”夏小蝶和孔真儿都愣住了。

  店长微微一笑,“因为,这个蛋糕要给我家的狗吃。”

  什么?

  夏小蝶拍桌而起,“店长,你什么意思,你在羞辱我们?”

  店长,“难道我羞辱的还不够明白么,你们得罪了一个大人物,这个蛋糕就算给狗吃,也不给你们吃!”

  ……

  豪车停在了幽兰苑,陆寒霆将那张烫金的黑卡递给了夏夕绾,“这个给你。”

  夏夕绾蒲扇般的羽捷一颤,他为什么给她卡啊?

  “我不要。”他拒绝。

  陆寒霆勾起薄唇,“你肯定养不起小白脸的我,但是你,我还是能养活的,我的陆太太。”

  我的陆太太…

  当他以一种无比磁性的嗓音近乎呢喃的将这句话说出口时,夏夕绾只觉得心头一动,心脏那里的跳动已经乱了节奏。

  夏夕绾快速的拉开了副驾驶车门,下了车。

  这男人还真是妖孽。

  夏夕绾将他的烫金黑卡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包里,进了客厅,陆老夫人满面笑容的迎了出来,“夕绾,你回来了,今天去娘家还顺利吧?”

  “奶奶,很顺利,我们一起吃蛋糕吧。”

  陆老夫人双眼一亮,麻溜的走进了客厅,摩拳擦掌,“蛋糕好,我最喜欢吃蛋糕了。”

  这时陆寒霆走了进来,他没有去客厅,而是直接上楼,不过在楼梯上他脚步一顿,目光落在了陆老夫人身上,“奶奶,你高血压,蛋糕吃一口就可以了。”

  陆老夫人将第N口的蛋糕塞到了自己的嘴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心里有数,我就吃了一口尝尝味,真甜。”

  夏夕绾被这个老夫人给逗笑了,她抬眸看着楼梯上的男人,“蛋糕你要吃么?”

  陆寒霆不喜甜食,“不用了。”

  “哦。”

  “你嘴角那里…”

  陆寒霆目光落在了她的小脸上,因为吃蛋糕,她脸上的面纱掀起了一角,露出了小巧的下颌,还有她半遮的红唇。

  她的唇很美,樱桃色的。

  曾经有杂志评选出令男人看了就想接吻的唇,她就是那一挂的。

  现在她唇边沾了一点奶渍。

  经他这么一提醒,夏夕绾少女本性的伸舌直接将那一点奶渍舔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她再抬眸看他时,陆寒霆边扫着她的红唇,边抬手扯了一下衬衫领口的领带,喉头滚动着上了楼,进了书房。

  夏夕绾雪白的耳垂一红,陆寒霆做起扯领带的动作很致命,好像用眼神在开车。

  夏夕绾迅速抽出纸巾用力的擦了擦嘴唇。

  这时管家带着一个老者上了楼,夏夕绾问道,“奶奶,那个人是谁啊?”

  “哦,那是南渊先生,一个月会来这里一次。”

  夏夕绾心里咯噔一跳,南渊先生可是世界知名的催眠大师,她学医,自然耳闻过他的大名。

  南渊先生竟然来了这里,他肯定是给陆寒霆治疗睡眠障碍的,看来他的睡眠障碍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

  夏夕绾不放心,所以她来到了书房门口,这时里面传来了异响,夏夕绾一惊,迅速推开了书房门。

  书房里一片狼藉,书桌上的文件全部拂落在了地毯上,南渊先生手里的钟表也摔碎了。

  陆寒霆站在办公桌前,两只大手撑在桌面上,他掌面的青筋暴跳,精硕的胸膛一上一下犹如野兽般在喘动着。

  听到开门声,陆寒霆抬了头,夏夕绾撞上了他一双深邃的狭眸,现在他眸子里染着可怕的红血色,还有狰狞的阴鹜。

  现在的他,像变了一个人。

  夏夕绾对这个人已经不陌生了,昨晚刚见过。

  两人四目相对,陆寒霆将薄唇抿成一道森冷泛白的弧线,沉声道,“出去!”

  夏夕绾站着没有动。

  管家捡起碎了的钟表带着南渊先生走了出来,将书房门关上了。

  一道房门,隔绝出两个世界。

  夏夕绾看向南渊先生,“南渊先生,他怎么样了?”

  南渊先生摇头,“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可以对陆少进行催眠,让他一个月休息上一天,但是他的精神情况恶劣的太快,陆少极其警觉,心里防线又强大到恐怖,我已经无法对他进行催眠了。”

  夏夕绾不奇怪,陆寒霆是一个成熟深沉而内敛的男人,情绪很少外泄,这样的男人冷静而自制,近乎变、态。

  夏夕绾轻轻的垂落下羽捷,然后她伸手搭上门把,想进去。

  “少奶奶,不可以,你现在进去很危险的,难道你忘了昨天晚上了么?”管家福伯迅速阻止道。

  夏夕绾澄亮透彻的翦瞳望着福伯,“福伯,正因为我没有忘,所以我才要进去,睡眠障碍一旦发展成精神疾病,他就会控制不住体内那个阴郁暴躁病态的自己了,到时分裂出第二人格,第二人格会完全取代他的。”

  福伯脸色一白。

  夏夕绾推门而入。

  ……

  书房里,陆寒霆看着去而复返的夏夕绾,眉心的阴霾又落了一层,“出去,不要让我把话说第三遍!”

  夏夕绾上前,黑漉的眸子里溢出碎亮的笑意,“陆先生,我就想试一试你把话说上第三遍会怎样?”

  陆寒霆觉得浑身难受,他额角的青筋都在凸起,身体慢慢的失控,他不想伤她。

  伸手扣上夏夕绾的纤臂,他从喉头里出声,“滚!”

  他将她一推。

  夏夕绾没站稳,整个人摔倒在地毯上时额头撞上了茶几尖锐的尖角,顿时鲜血如注。

  嘶。

  夏夕绾痛哼了一声,用手捂住伤口,鲜丽的血液就从她的指缝里流了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