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寻罪旅人

2020-10-15 06:04

一次失败的尝试并没有让狼群退缩,相反它们被同伴的死亡所激怒了。几乎同一时间,数不清数量的雪原狼嚎叫着从四面八方冲向了队伍,队伍中射出的几枚羽箭几乎没有什么效果,转眼间狼已经冲到了人们面前。

阿西亚无暇顾及其他人的状况,已经有三只狼扑向了自己这边。准确来说这三只狼是奔着蜜儿去的,狼的习性是优先攻击老弱幼的个体,蜜儿相对纤瘦的身躯显然吸引了狼群的注意。

“不是吧,怎么感觉都奔我来了。”说着话的蜜儿手里也没有闲着,一支利箭疾速射向迎面而来的第一匹狼。这狼反应倒是快,本来射向它眼睛的箭被它扭头躲了过去,只是在头皮上割开了一道口子。

然而,它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同一时间,阿西亚疾速闪到这匹狼身前。宽大的剑身扫起积雪挡住了狼的视线,沉重的大剑顺势拍过去让它不及躲闪,他的头骨受到了重创,近乎粉碎,嘴里溢着鲜血倒飞回去。阿西亚这势大力沉的一击把这只狼拍飞好远,撞翻了紧随其后的第二只。

这只倒霉的狼处于急速奔跑的状态来不及躲闪,它在雪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才重新掌握了平衡。而蜜儿抓住了这个时机,一支羽箭精准的从眼睛射进了狼的大脑,这只狼直挺挺的倒在雪地上,连一句哀嚎都没来得及发出。

“我蜜儿可不是软柿子,你们挑错人了。”十分了解狼习性的蜜儿当然知道自己恐怕是被这几只狼当成了容易狩猎的目标,这令她十分不爽。阿西亚没想到蜜儿的弓箭使得这么好,但现在不是吃惊的时候,因为第三只狼也冲到了他面前。

两个同伴的死去并没有吓退它,相反它还吸取了前两个同伴的教训,在身前的同伴倒地的同时,它突然加快速度划了个弧线,绕过挡在前面的阿西亚飞奔向蜜儿。

两人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状况,附近的人也都在苦战中无暇顾及二人。

蜜儿来不及瞄准就放出了一箭,箭矢擦过狼的耳尖射向了远处的树木。

小姑娘赶紧扔下弓箭拔出短刀,她堪堪躲过这次扑击跌坐在雪地上。

一击扑空的雪原狼跳着转回身体,一爪将蜜儿手中的短刀打飞并拍在了蜜儿的肩膀上。

还好有链甲的保护,狼爪没有刺破身体,但是沉重的一击直接将蜜儿打翻在地,在雪地上滑出好几米才停下。蜜儿现在只觉得自己有出气没进气,视线也开始发黑。

“有事没啊你?”“还死不了,疼死我了,哎呦!”赶过来的阿西亚护在蜜儿身前。火光将雪原狼的眼睛映得通红。接连两个同伴的死亡为这头狼的目光中添加了些许恨意,人狼目光相交,阿西亚毫无俱意。

它明显比先前的那两只体型大了不止一圈,毛发更浓密,它踱着小步在那里不断的试探着,没有贸然出击。这里积雪很深限制了阿西亚的行动,这对有着宽大脚掌的雪原狼来说十分有利。

旁边传来了人类的惨叫声,看来是有同伴受伤了,阿西亚余光瞟过,只见朗特已经赶过去斩下了狼头救出受伤的人。看见阿西亚分神的瞬间,狼伏低的身体突然伸展,白色的身影在雪地上疾驰而来,这次他的目标是挡在蜜儿前面的阿西亚。

这次攻击来势凶猛,阿西亚不能躲闪,在他的身后就是受了伤的蜜儿。不知为何,他感觉这只狼的眼中充满了恨意,但是那恨意却是对着蜜儿的。雪原狼的这次扑击速度奇快,来不及躲闪的阿西亚只好将剑插入雪中竖在身前,他打算硬抗这次攻击。

一声闷响后,阿西亚被撞得退后两步才稳住脚步,握剑的双手被震得又疼又麻。那头狼也停在前面不停地甩着脑袋,看来这次撞击它也不好受。

“好大的力气,蜜儿你还能动吗?”身后的蜜儿已经站了起来,可能是疼痛的原因,蜜儿有点带着哭腔的向阿西亚喊道:“你去把它吸引住,我马上就好。”

说完话,蜜儿便开始向篝火的方向冲去,这一下子就吸引了狼的注意。阿西亚的劈砍挡下了奔向蜜儿的雪原狼。但毕竟是负伤初愈,力量和速度还没有完全恢复,阿西亚挥舞这把大剑的速度稍稍有些迟缓。这头狼就抓住了阿西亚收剑的瞬间一头撞向阿西亚的胸口。

阿西亚被撞的仰躺在雪地上,雪原狼马上就压了下来想要咬阿西亚的喉咙,阿西亚赶紧扔下长剑双手紧紧掐住狼的脖子。如果不是怕被乱抓的狼爪抓伤自己的脸,可能阿西亚就直接捏碎狼的喉管了。

这只雪原狼可能杀死过许多人,但是肯定没有遇见过这么大力气的,它怪叫着从阿西亚身上跳开退开了好远,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想来是喉咙已经受伤了。

阿西亚捡起大剑冲了过去,而对面的雪原狼也嚎叫着迎了过来。一人一狼即将再次碰撞,身后却想起了蜜儿的声音:“趴下,快!”奔跑中的阿西亚直接扑在积雪上,嘴里啃了一大口雪。

接着他就听到了身边重物落地的声音,只见刚才还腾空扑向自己的雪原狼此刻正伏在雪地上抽搐,一支原本用来射杀雪狮的重型羽箭此刻几乎贯穿了他的身体,只留下一截箭尾留在狼嘴外面。

随着这只狼的倒下,狼群开始撤退。这群狼来势凶猛跑得也很快,只留下数具尸体和一地狼藉。

这短短的战斗只是让两个队员轻伤,但是狼群也付出了九条生命。包括朗特和那壮汉双胞胎在内的人都在称赞阿西亚,说要不是他俩杀死了最后那只狼王可能队伍还要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而直到此刻,阿西亚才意识到那头明显营养过剩的狼竟然是狼王,仔细一看那体型的确较其他的狼大了许多,怪不得这么难对付。而自始至终希德都没有出手,看他的表情似乎预料到了战斗的结果。

看来这些人都不是泛泛之辈,不然仅有二十余人的队伍面对雪狼群的进攻恐怕会全军覆没。

“等一下,蜜儿姑娘,你没发现你身上这皮袍子和雪原狼的皮毛几乎是一样的吗。”蜜儿一摸手感果然一样,怪不得那几头狼恨极了自己。

希德以赶时间为由,制止了蜜儿想要扒狼皮的举动。

“哎,可惜了这么好的狼皮了,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币啊。”假哭的蜜儿不舍的被阿西亚强行拽走了。

初升的太阳将天边微微照亮,黑暗开始褪去。顶着强风和严寒,小队继续向森林深处前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