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王婿临门寒锋

2020-10-14 21:06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明天你就去办,玉堂,我们走吧。”

苏老太太不再理会脸色青白的孙女,腰背挺直的走了出去。

寒锋目光闪动的看着祖孙二人的背影,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

如果苏老爷子知道,估计现在棺材板都压不住了吧?这糊涂老太太真是丧门星。

苏老太太刚愎自用,不过一年的时间,就在“孝子贤孙”的忙活下,将偌大苏家的产业弄得岌岌可危,可悲可叹。

苏清绮心里难受极了,趴在沙发上呜呜呜直哭。

哭的寒锋心痛不已,急忙走过去拍着她的后背哄道,“清绮,别哭别哭,我们想办法不签这个协议。”

“没有用的,奶奶向来不听劝,她也不喜欢我。况且金家势大,我斗不过他们!”一张小脸儿哭的花里胡哨,苏清绮泪眼婆娑的看着寒锋委屈的说道。

“明天,龙悦商场就完了,这是爷爷留给我的,我好舍不得!他们太欺负人了!”珍珠一样的眼泪哗啦哗啦流,小丫头看起来惨兮兮的。

寒锋叹了口气,摸着她的发丝轻声说道,“你先别哭,我也有认识的朋友在银州市,我找他们想想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那金家根本就是强盗!不讲理又不要脸……”苏清绮越说越难过,双目无神的暗淡下来,拖着疲惫的双腿向卧室走去。

看着娇妻柔弱的背影,寒锋猛然醒悟,也许自己做错了。

他以前认为,自己放弃所有的权势地位回归田园陪伴爱妻,就是自己能为她做到的极致。

可是,人只要活着就免不了勾心斗角,阴谋诡计。

如果自己只是个家庭煮夫,根本没有办法保护娇妻不受伤害。

苏清绮首先需要的是一个遮风避雨的港湾,没有这个,其他所有的付出都没有根基。

“罢了!我能为了她放弃一切,又何尝不能为了她重披战甲呢?愿爱人笑容常在,就算是烽火戏诸侯又何妨?”

寒锋目光幽深,喃喃自语。

第二天,苏清绮前脚刚走,寒锋就拨通了江横的电话,“过来接我!”

五分钟后,江横屁颠儿屁颠儿的从车上下来,笑的和朵喇叭花一样,“老大,你想开啦?”

“把银州市金家的资料给我,重点是金志伟,开车去找人,我要亲自和他聊聊天。”寒锋淡然一笑,轻声吩咐道。

亲自聊聊天?靠!

一想到过往有幸和老大亲自聊天的人,江横突然打了个哆嗦。

他不敢废话,带上无线耳机开始干活。

三分钟后,寒锋看着电脑屏上简单的几页资料有些无语,“一个小瘪三也值得老子亲自上门?这金家少爷真是托了自己媳妇的福。”

话说这少爷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吧?这种货色也敢欺负他寒锋的老婆?天大的笑话!

“啥?老大,这鳖孙敢欺负我嫂子?不用你动手,我去收拾他!分分钟让金氏一族全灭!”江横八卦心起,跃跃欲试的说道。

“你给我消停点儿,这里是龙国,法治社会,我们要先讲道理。”寒锋笑骂道。

劳斯莱斯幻影畅通无阻的进了东郊别墅区,门口的保安根本没敢盘问。

车停在金家别墅前,两人一前一后下了车,登堂入室。

门口四名警卫刚过来,走在前面的寒锋单手点动,四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餐厅里,金家大少正吃着早餐,今天他的心情非常不错。

当年他就很倾慕苏清绮,可惜苏家那老爷子有眼不识金镶玉,非要将好好的孙女嫁给那臭瘪三。

金志伟自然心有不甘,虽然如今苏清绮已经是二手货,但是他还非要尝尝味道不可。

只要一想到小**今天就会来求自己,金志伟就热血沸腾,让银州市第一美女臣服的幻想画面,啧!美滋滋的!

如果小**伺候的好,自己也不是不能网开一面,把她当个小情人包养起来……

“你们是谁?”看着突然出现在餐厅的两个陌生人,金志伟吓了一跳。

“金志伟?”寒锋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问你们是谁!”金少爷暴跳如雷,门口的保安都是死人吗?这两个家伙从哪冒出来的?

“听说,你要强拆了龙悦商场?”对于金大少的脾气,寒锋视若无睹。

“你们是苏清绮派来的?她胆子倒不小!”

金志伟回过味来,冷笑道,“什么叫做强拆?我可是有协议的,并且还比市面价格多给了300万,做的仁至义尽。可惜那女人不识时务,非要和我作对,不得已只好走法律程序了。”

“你那个协议不是苏总本人签的,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效益,这一点你不会不明白吧?”寒锋淡淡的说道。

“明白怎么样,不明白又能怎么样?老子想干什么谁也拦不住!不过要是这第一美女能亲自来求我,这事儿……应该还有转机。”金志伟笑得很猥琐。

看着金志伟丑陋的嘴脸,寒锋的眼中寒光闪过。

“机会只有一次,立刻向苏总公开道歉,以后离她的生意远点,否则你会后悔的。”

“哈哈!你是**吗?来我家说笑话的?老子从生下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金志伟哈哈大笑,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寒锋。

他没有注意到,站在寒锋身后的江横,也有同样的眼神看着他。

“唉!阳关道不走,非要逼我出手,让整个金家消失你也不在乎吗?”寒锋叹了口气,还是老婆说的对,这货是不要脸也不讲理。

“你个装逼犯!敢在爷爷面前吹牛,信不信爷爷我整……”金志伟当然不认怂,他恶狠狠的指点着寒锋。

话未说完,在金志伟惊恐的眼神中,发现自己指点对方的食指,没了!

没了?剧痛后知后觉的袭来,他疼的两眼发话,直冒冷汗。

“来人呐!快来人!都他妈死哪去了!”金志伟嗷嗷的喊道。

别说,金家的保安不少,可惜有江横守着门口,来一个倒一个,连只苍蝇也没飞进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