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逆战封王小说叶轩秦子言小说叫什么

2020-10-14 12:03

月色朦胧,夜风徐徐。

穿过面馆来到后面,映入叶轩眼帘的是处四合院,厚重之气扑面,显然年头已久。

许是经常维护的关系,整座庭院整洁有序,无半分残败之感。

奇怪的是,正房、配房都漆黑一片,只有门房内亮着灯。

这不由的让叶轩心头颤动,难道秦子言和思思就住在这里?

她们,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爸爸,爸爸快来……”就在这时,思思推窗呼喊。

屋内面积有限,大概二十平米,收拾的很干净,布置的很温馨。

秦子言穿着围裙忙碌,思思在床上欢呼跳跃,桌子上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叶轩顿时有了家的感觉。

“爸爸抱。”自从叶轩露面以后,小丫头就恨不得黏在他身上。

“思思,爸爸带你去洗手,回来一起吃饭好不好?”

“不要。”思思摇头,费力的往叶轩身上爬,“我和妈妈已经吃过了,爸爸陪我玩儿。”

“思思,去玩儿你的玩具,先让爸爸吃饭。”秦子言背着身子说话,情绪平复后,心乱如麻。

叶轩自责,归来匆匆,倒是把礼物给忘了。

上下摸索,身上东西有限,稍作权衡把将帖取了出来。

此物材质珍贵,在灯光的照射下金辉熠熠,流光炫动,顿时吸引了思思的目光。

“爸爸,这是送给我的玩具吗?”

叶轩苦笑,普天之下,怕是也只有童言无忌的思思敢说这是“玩具”吧?

当然,也只有自己,能给的起!

“喜欢吗?”

“快给我。”

思思接过,迫不及待的打开,随后惊呼连连,“哇,这也太漂亮了。爸爸,这是你和龙的合影吗?”

将帖开合两页,一页是叶轩身披白色大氅伫立于北境的山巅,另一页则是睥睨天下的咆哮巨龙,庇护着壮丽山河。

“思思,把东西还给爸爸。”仅仅是瞥了一眼,秦子言就看出了将帖的不凡。

“不要,这是爸爸送我的。”

“你要听话……”

“她喜欢就好。”

叶轩制止秦子言,神色变得凝重认真:“爸爸离家六年,只带回了两样东西,都是无价之宝,甚至比爸爸的生命还要珍贵,你手中的就是其中一样。现在,我把它交给你,由你来守护珍藏,好不好?”

“好。”

思思小脸严肃的点头:“这是爸爸送我的第一份礼物,我一定会用心保护,不管是谁,拿什么交换都不行。”

“真乖。”叶轩宠溺的捏了捏女儿的脸蛋。

“时间不早了,思思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学。”秦子言催促。

……

隔断的布帘拉上,叶轩坐到了桌前,随后端起了有些发坨的手擀面。

入口,百感交集,苦语难言。

秦子言不适应沉默的氛围,于是起身朝着院中的凉亭走去。

叶轩没有阻拦,只是狼吞虎咽的吃着。

他知道乍然相见需要个过程适应,更清楚秦子言内心的感受。

六年坚守的心结,岂是一句“我回来了”就能解开的?

面吃完,叶轩放轻脚步来到了床边,给思思盖好被子,打算出去。

转身时,他的目光被枕头下面的东西吸引住了。

档案袋中装的东西很多,叶轩一一翻看,贷款合同、疗养院的探视证,面馆营收的账单,宴会请帖等等等等。

无一不在诉说着秦子言所承受的生活之重。

“爸爸,告诉你一个秘密。”思思突然翻身。

“吵到你了?”叶轩回神,总感觉女儿有些不对劲儿。

思思没有回答,撑起身子,凑到了叶轩耳边。

“妈妈经常在夜里哭,总是喊你的名字,还说从不后悔什么的。”

“我知道了,思思赶快睡吧。”叶轩强忍着泪水,转身向外走。

当脚步声远去,思思双手紧紧抓住了床单,额头上沁出豆大的汗珠,似乎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但她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扛着、忍着,一眨不眨的盯着枕边的将帖。

“不能让爸爸知道,也不能哭……”

……

来到凉亭坐下,借着月光叶轩细细观瞧秦子言那张脸,岁月和生活在上面留下了清晰的痕迹。

少了当年离开时的英气和青稚,多了沉稳和干练。

唯一不变的,是眸子里的清澈。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秦子言,终于打破了沉默。

“子言,对不起。”

“六年,就值一句对不起吗?”委屈再上心头,秦子言眼圈发红。

“我知道你恨我……”

“没错,我是恨你。”秦子言出声打断,再不给叶轩说话的机会,哽咽的发泄起来。

“可你知不知道,我恨的不是你不辞而别,更不是你六年未归。”

“我恨的是你走后连家书都没有一封,恨的是你根本不在乎我和女儿的感受,恨的是我日夜惦念却不知你是死是活?”

“子言,我……”

叶轩喉咙发紧,有些话想说,但又不能说,只能把帅印取了出来。

“子言,这六年我去了哪里,又做过什么,都刻在了这件东西上面。”

“你……”

秦子言泪眼婆娑,没有去接。

“拿着。”叶轩口吻不容拒绝。

“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

入手之物沉重异常,隐隐还缭绕着几分肃杀和威压之意。

直觉告诉秦子言,这东西比刚才的金帖还要珍贵的多。

“这是我的血、我的命、我的魂、我的信仰。现在,我把它交给你。”

这是叶轩之誓,也是王者之诺。

哇……

这句话,如重锤落在秦子言的心头,情绪崩溃的同时大哭着扑到了叶轩怀里。

感受着怀中熟悉的气息,叶轩深深吸了一口气:“子言,从今以后,这天下再没人敢动你和思思。”

“明天就是中秋,我们带着思思去赴家宴。”

“你,你知道了?”秦子言整了整衣服。

“我知道了,全知道了。”叶轩点头。

从枕头下面的档案袋中,叶轩不仅知道了家宴的事请,还知道了秦家其他分支都在打什么主意。

也知道了岳父秦长青至今仍没有苏醒过来,已经送到疗养院三年之久。

更知道了,岳母和小舅子心狠到了何种程度。

“我不想去。”秦子言十分抗拒,“你回来了,这个家也就完整了,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话没挑明,但叶轩却洞悉到了其中的深意。

一来,以前的家宴,秦子言和思思没少遭到折辱。

二来,虽然自己回来了,可并没有衣锦还乡的样子,秦子言是怕自己也受到欺压。

“子言,以前我没有机会照顾你们,现在就让我扛起这个家吧,相信我。”

“嗯。”

秦子言点头,又露难色:“家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实在没有能拿出手的,明天你去看着买点儿礼物吧。”

“他们可以不仁,但我们不能不义,权当向爷爷奶奶尽孝了。这张卡里的钱不多,省着点儿花。”

“你把卡收起来,钱的事儿不用你操心,我出去一趟。”

“你……”

秦子言脸色顿时黯淡。

“放心,这次我很快就回来。”叶轩拥吻。

“嗯。”

秦子言含羞点头。

“明早,我送思思上学。”叶轩大步走出。

前解战甲,后立盟约,不到万不得已,叶轩实不愿、也不能表露出真实身份。

否则不仅龙城,极北边境也必将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如此一来,有些故人就该出来活动活动了。

龙城的天,也是时候响两声炸雷了。

小说《逆战封王》 第4章 怒发冲冠,龙城天变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