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秦臻萧泓宇小说名字 重生嫡女狂炸了!章节试读

2020-10-13 18:01

重生嫡女狂炸了!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小说重生嫡女狂炸了!讲述了秦臻萧泓宇之间一系列的故事,作者十一年笔下的小说内容绝对精彩刺激,是一部消磨时光的佳作。大夏京都有两女名扬天下,一个是丞相府大小姐秦臻,才貌双绝,气质出众,是贵族少女中的标杆领袖,另一个是大将军府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仗着父亲军功赫赫,恃强凌弱,不知调戏了多少良家美男。秦臻被庶妹和未婚夫联手害死,而君绯色因为偷看玄王洗澡,被一掌劈死。秦臻睁开眼发现,她成了君绯色......

《重生嫡女狂炸了!》 第三章 大梦三年 免费试读

绿珠被秦臻这反应吓了一跳,一看秦臻这模样,眼泪就落下来,只当小姐昏迷不记得事儿了,心里难受,当即抽抽噎噎的道,“小姐,那秦家大小姐早就是过去式了,三年前,那秦家大小姐就在与六皇子成亲的前几天,跟府上一个马夫私奔了,秦家和六皇子都成了大夏的笑话,那亲家大小姐身为大夏京都贵女标杆,却做出这般有辱门风的事情,实在是丢尽了秦家的脸。”

秦臻脑袋嗡嗡一片,只觉得眼前发黑,她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绿竹的嘴巴一张一合。

“怎么可能?”

秦臻咬牙,眼睛赤红,凝满了泪雾,却不肯落下。

这边绿竹听到这话,忙摇摇头,“真的,那秦家大小姐留了亲笔信的,说是跟那马夫日久生情,因有婚约在身,遂只能选择离家出走,自觉愧对列祖列宗,自愿脱离秦家,自此生死与秦家无关。”

“这封亲笔信秦相呈给皇上了,总之很多人都知道,那秦相深得皇上倚重,并未被诛连,但秦相却是直接宣布了与那秦臻断绝父女关系,将其逐出秦家族谱了。”

秦臻只觉得周身的血液寸寸变冷。

她惨死,尸骨无存,可父亲没有为她查明真相,竟是真的相信了她与一个马夫私奔了?将她逐出秦家族谱。

秦臻死死咬着唇,才能使眼泪不落下来,使恨意不溢出来。

“那萧泓宇呢?”

秦臻又问。

数道萧泓宇,她的心里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萧泓宇?哦哦......小姐,你是说六皇子啊,小姐怎么直呼六皇子名讳呢,被人听到了可是大不敬,不过也没事,这是在咱们府上,没人能听到。”

绿珠又絮叨道。

“秦家庶女秦红霜嫁给六皇子当侧妃了,三年前秦家大小姐跟人私奔,这六皇子可是成了众皇子眼中的笑话,不过这六皇子也算是因祸得福,秦家为表诚意和歉意,便将二女儿许给六皇子当了侧妃,皇上大概也觉得有些亏欠这个儿子,也赏赐了不少东西给六皇子,总之这两年六皇子风头很盛。”

听到绿竹的话,秦臻的脸已经血色尽褪。

“那他们有孩子了吗?”

秦臻听到自己麻木的声音响起。

因为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她惨死的时候,秦红霜说她怀孕了.

如今,三年已过,若他们真有孩子,那孩子该有四岁了,这是他们苟且的证据。

“孩子?有的,六皇子的确是有一位小殿下,不过是收养的,据说那孩子无父无母,被扔在荒郊野外,差点儿被狼吃了,是六皇子路过之时偶然相救,便收了其当义子,六皇子这人倒是心善的很呢。”

绿竹说道,语气中难言对六皇子的夸奖。

可秦臻听了这话,只觉得心头一阵一阵发凉,“那捡来的孩子多大?”

“好像是四五岁,大小姐你怎么问这个?”

绿竹不解。

听到绿竹的话,秦臻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下。

义子,四五岁。

“呵......可笑,实在是可笑,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人,可笑的事......”

什么义子,那分明就是他跟秦红霜的孩子!

她被庶妹和未婚夫联手害死,却背负骂名,声名狼藉,甚至被逐出家族。

为什么,为什么?

她想到自己,自生下来便没有娘亲,但因为是秦家嫡女,身负重任,自当表率,便一直很努力,别人在玩耍逛街的时候,她在读书练字,别人在休息的时候,她在练琴作画,她自小熟读四书五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秦臻恨到极致,哭的崩溃,双眼发红,状若癫狂。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你别吓绿竹啊,呜呜呜呜......”

绿竹也是吓坏了,她从未见到小姐哭成这个样子,自己也跟着哭起来。

秦臻双手紧紧的握着,指甲钳入肉中也丝毫感觉不到。

好恨。

好痛。

这个叫绿竹的丫鬟在她耳边说的什么,她完全听不到。

绿竹看到秦臻这般模样当真是吓坏了,转身就跑到外面去喊人。

“来人啊,快去找大夫,快去找大将军,快去找大少爷,大小姐醒过来了,大小姐不好了......呜呜呜呜......!”

秦臻哭的几近崩溃,昨天晚上她才经历了活活化尸的痛苦,今日重生醒来,却得知自己被暗害惨死,死后却又声名狼藉的事实。

虽是大梦三年,可是对她来说,只是昨晚和今天啊。

这不是一场噩梦,是真实发生的。

秦臻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站起来,穿上鞋子,麻木的抬脚往门外走。

她要回一趟秦家!

她要告诉父亲真相!

她没有跟马夫私奔,她是被妹妹害死的,惨死在北山峡谷,她要一个公道。

秦臻起身,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一阵晕眩,她勉强站好,打开衣柜,看到柜子中清一色的艳丽衣裙,秦臻勉强找了一件绯色的纱裙换上,然后大步的出了房间。

大概是脑海中残存的记忆,秦臻走的熟门熟路,路上遇见几个小厮,她没理会,直接便出了将军府。

此时正值晌午,阳光炎热。

秦府在京都城北,而将军府在城南,一南一北。

秦臻戴着面纱,目的明确,出了将军府邸的门,便直接朝着秦家去,此时正值晌午用膳之际,主街之上,行人并不多,秦臻走的小巷路,不过半个时辰便站在了秦家府门口。

看着府邸门口那两个石头狮子,秦臻眼睛酸涩了一下。

‘昨日’这还是她熟悉的府门,‘今日’已是三年之后。

这三年,爹爹还好吗?

他会相信自己说的话吗?如此怪力乱神之事......

秦臻深吸一口气,似是下定了决心,看了一眼秦府两个黑漆大字,秦臻终于迈步上前。

——叩叩叩。

门被敲响。

秦臻的心脏也跟着咚咚咚的快速跳动。

很快,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门内的人探出头来,是个有些瘦的门卫,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秦臻知道他叫王二,家里兄弟六七个,他排行老、二,在府上做门卫七八年了。

门卫王二似是没想到敲门的是个姑娘家,愣了一下,随即问道,“这位姑娘,你找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