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经年爱恋只余伤_春雷炮

2020-10-13 15:04

  许清依厉慎行为主角的书叫做《经年爱恋只余伤》,作者春雷炮,此书又名《眼中燃起了一束光》。这是许清依一直都很想来的地方。刚一下车,凉气就扑来了,厉慎行多套了一件衣裳,停车场不远处就有一家旅馆。

免费阅读

  还有空房,厉慎行租了一间。

  经营旅馆的是个年轻人,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穿着藏族服饰。

  他为人热情,晚上烤火的时候,给店里的旅客讲死亡谷。

  这死亡谷,又称那棱格勒峡谷。

  也有俗名为昆仑的地狱之门。

  不过旅馆主人说,这地不让人进。

  “你是哪人?”旅馆主人问厉慎行。

  “榕城。”

  “自己来的?”

  厉慎行摇头:“和我妻子。”

  自打厉慎行进了旅馆开始,阿尔就注意到他了。

  主要是厉慎行长的太英俊了,比那年来这里取景的一个大火电视剧的男演员一号还要帅。

  可是他说他和妻子来的,阿尔没见到他有女伴。

  注意到阿尔的困惑,厉慎行捏了捏脖间的小瓶子,道:“我妻子去世了。”

  瓶子里半瓶灰,阿尔反应的快,有些唏嘘。

  “她以前就想来这里,可是我在她活着的时候一直没能陪她来。”

  厉慎行低头,拨了拨柴火棍。

  阿尔起身,给他倒了杯酥油茶。

  “现在也不晚。”

  厉慎行听着这话,笑了。

  知道阿尔好心,可是不过是宽慰罢了。

  每天每夜他都越发的想许清依,想到发疯,根本没法在家里呆。

  那家里全是她的气息,起初他依恋那气息,可是越依恋就越想她,想的受不了。

  带她来昆仑山看看,是临时起意,可是真的来了,厉慎行却不后悔。

  “你听过轮回的故事么?”阿尔讲。

  厉慎行喝了一口酥油茶,摇头。

  阿尔自来熟的介绍:“这边有个西牧泰行,如果能在里面闭气两分钟,然后许愿,能实现一个下辈子的愿望。”

  厉慎行笑:“骗人的吧。”

  阿尔跟他碰了杯:“不一定,要是真有人真的实现了下辈子的愿望咱们上哪知道?”

  围着烤火的人都被阿尔逗笑了,谁都没当真。

  五点多,厉慎行从旅馆出发,导游是旅馆主人,目标西牧泰行。

  旅馆主人一般不带人来,但是厉慎行给了他五千块。

  从旅馆到西牧泰行走路也就十分钟的路程,这钱不赚白不赚。

  “水是热的,就跟温泉一样。”阿尔带厉慎行进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