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相思尽染韶华乱》全文阅读 萧言离红绮小说章节目录

2020-10-13 15:01

《相思尽染韶华乱》 小说介绍

主角是萧言离红绮的小说叫《相思尽染韶华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相思意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虐恋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和他气得几乎快恼了不同,红绮闻言,竟淡淡地笑了。她一扬脖子,挑眉笑道:“也是,萧三公子医者仁心,素来宽厚,合该是看不惯我这杀人放火的妖女,如今不过一句‘自重’,倒还算轻的了。”话语之间,要多阴阳怪气有...

《相思尽染韶华乱》 第3章 私奔 免费试读

和他气得几乎快恼了不同,红绮闻言,竟淡淡地笑了。

她一扬脖子,挑眉笑道:“也是,萧三公子医者仁心,素来宽厚,合该是看不惯我这杀人放火的妖女,如今不过一句‘自重’,倒还算轻的了。”

话语之间,要多阴阳怪气有多阴阳怪气。

萧言离淡淡地看着她,缓缓地吸了口气。

若不是身上时不时传来的疼痛,他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红绮姑娘……”萧言离看着她那双黑琉璃似的眼珠子,无奈至极,话在嘴边绕了两绕,才慢慢说出口:“我的确不认识你,也许我们之间真的有误会,还请你……”

话没说完,一只柔软的手指抵在他的唇上。

红绮将手绕到他身后,勾住他修长的手指,小小的手掌细腻温软,勾着指尖绕啊绕,让人心跳平白快了几分。

“萧三,换个词,你总说这句,我会伤心的。”

窗外,溪水慢慢流淌,漫天长风拨弄树叶簌簌作响,白纱翻飞,圈出寂静天地。

大片纱幔里,眼前的一抹红色太过耀眼,灼痛了萧言离的眼。

他看了一会儿,默默转开眼:“误会一场,何苦为难。”

红绮挨着他坐下,道:“怎么是误会呢?你只是忘记了,萧三,你说过你喜欢我,要娶我,还说要跟我回南疆看星星,这些都是真的,怎么就成了误会……我真的没有骗你,是他们一直在骗你。”

萧言离愣住。

红绮边解开绑着他的束缚,边说:“萧家和殷家的人都在骗你,你不要相信他们,他们给你下了药,所以你才不记得我了。”

屋外水流声渐响,慢慢掩盖过了风声,萧言离以为自己听错了,直直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儿。

少女的体型很是玲珑,趴在他身边给他解束缚,小小一团像个火红色小狐狸,正好窝在他怀中,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萧言离获得自由,但手脚还是无力,依旧不大能动弹。

莫名地,他不想再问下去,她说的话这样荒谬,可他竟已信了几分。

他低头掩去眼中的几分疑惑,觉得自己更加荒谬。

红绮丢了绳子,捡起自己的鞭子绑到腰间,说道:“我们走吧。”

萧言离问:“去哪里?”

红绮摸着鞭子,神色自然,道:“自然是去做我们当初未做完的那件事。”

“什么事?”

红绮微微一笑:“私奔。”

顿了顿,又道:“还有逃命。”

萧言离一惊,黑瞳紧缩,险些失了风度:“你说什么?”

红绮回眸,转身弯下腰,半靠到他身上。

她抬起手,指尖掠过萧言离额前碎发,轻轻摸着他的下颌。

“小郎君,我要带你私奔。”

“……”

“殷家那么多人死于我手,他们想报仇,可我懒得和他们打,所以我们得快些,趁没人发现赶紧走。”

私奔、杀人、妖女、郎君……

每个词响在耳边,划在心头,如锋利的刀,裹挟着变态的熟悉感,字字诛心。

恍惚似一道惊雷响彻,炸得萧言离只差魂飞天外。

*

红绮并不想多言,收拾了一番后便伸手扶起他。

萧言离脚步虚浮,额头青筋显露,双手几次按在腰后,费尽了力气也只是蜷缩了手指,双眼直直地看着红绮。

红绮瞥过去一眼,淡笑着看向他,“想逃?”

她摊开手,掌心不知何时已然放着几枚尖锐的银色小针,手轻轻一抖,针便化作齑粉,被她随意抛洒在地上。

她像看着一个顽劣的不懂事的孩子,柔声哄道:“别闹了,我们还要赶路。”

萧言离笔直地站着,不动,也不说话,最后是红绮牵了马来到门前,冲他招手。

她从马厩里牵出的是一匹黑色高头大马,马蹄在地面上哒哒踏了两下,红绮安抚似的摸了摸它的耳朵,它便立刻又安静下来,温顺无比地在她掌心里蹭着。

红绮翻身上马,歪过身子向萧言离伸出手掌,说道:“上来。”

萧言离沉默地站在门口。

红绮很有耐心,坐在马上保持这个姿势好一会儿没挪一下。

她细细地看萧言离的眼睛,以前这个人是温厚的,是和煦的,看所有人目光都温柔,可看她时除却温柔,还余了七分情意,三分缠绵。

但现在不了,他看她的眼神和看其他人并无二致,那些缠绵和情意,随着他的记忆一同封锁在了最深处。

她不甘心,也不接受。

他会想起来的,就算想不起来,这人她也要定了。

当初既然招惹了她,便早该做好如此准备。

红绮吹了吹指尖,看着地面,漫不经心:“萧三。”

萧言离抬头看她,目光如刺。

红绮皮笑肉不笑:“你打不过我。”

“……”

你打不过我,所以最好乖乖就范。

后面那句话没说完,给他余了三分薄面。

萧言离丢了七分面子,也不恼,像是泰然地接受了命运,轻轻一跃便落于红绮身后。

马儿踢踢踏踏,带着他们离开了简陋的客栈。

红绮执着缰绳,萧言离挨着她坐在马上,她虽说很急,但真的赶路时反而慢吞吞,也不催马儿,甚至一派悠闲地哼起了歌。

那歌曲调子很怪,萧氏驻于姑苏一带,听的是江南的吴侬软语,女儿家唱歌吟曲时自带一股风流和软糯,很少有像她这样调子时高时低,曲儿十八弯似的转啊转的歌。

待她一曲唱毕,又要高歌一曲时,萧言离伸手拉过缰绳,极快地向她瞥去一眼。

红绮察觉,笑嘻嘻地回头:“萧三公子,我唱的很难听吗?”

萧言离无言。

红绮恍然大悟:“那是心疼那些被我杀的人,想替他们报仇?”

萧言离面色凝重,眉头深深皱起。

他被她下了药,真要打起来,只有招式毫无内力,没有半分胜算。

萧言离有风骨,可也识时务,他不想死。

红绮晃了晃他的手,笑道:“萧言离,你还是那么善良,一点都没变。”

萧言离抬眼,看着她的笑,神色不明。

红绮笑着笑着又开始哼小曲,哼了两句回头看他,“真的难听?”

萧言离斜眼看夕阳,并不做声。

红绮说:“三公子没听过我们南疆歌谣,听不惯也是正常。”

萧言离捕捉到她的话,诧异道:“姑娘来自南疆?”

红绮坐在马上晃腿,蹬着红色小靴的长腿在夕阳下一晃而过,少女娇俏尽显无遗。

沉默便算作回答。

萧言离问道:“姑娘是南疆哪个氏族门派?”

红绮难得配合,朗声道:“我姓萧,是萧家的。”

话音软软,戳到人心里头去。说起这简单三个字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笑得眉眼如弦月,跟个得意的小孩儿一样。

萧言离看她天真娇憨的样子,忍不住勾唇,又很快抑制下去,道:“原来姑娘也姓萧。”

红绮点头,深情款款:“我随夫姓。”

“……”

萧言离觉得她真的很奇怪,他扯着缰绳,望了眼不远处西下的夕阳,思虑片刻,问出那个憋在他心头许久的问题:“萧姑娘,你是怎么将我带出萧家的?”

姑苏萧氏看守森严,他所在的萧氏“五扇门”更因其中第二门司情报之职,布防尤为严密,单凭她一人之力将他带出萧家,难于登天。

红绮往后靠了些,惬意道:“你猜。”

这姿势有些亲密,她整个人被他圈在怀中,鼻尖又能闻到那股很淡的兰花香。

萧言离猜测:“你在萧家有内应?”

不然以萧家的严防密布,他实在想不出理由。

原本只是随口一问,不料红绮竟然一点头,坦然道:“是又如何。”

小说《相思尽染韶华乱》 第3章 私奔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