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慕安歌容凌小说 慕安歌容凌

2020-10-13 12:00

三宝上阵:爹地快过来

推荐指数:10分

慕安歌容凌是作者糖糖玖玖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七年前,慕安歌阴差阳错,为容凌生下一个宝宝。七年后,慕安歌莫名其妙,又成为另外三个孩子的妈。她抓狂了:“容凌,你耍我?我这个人很记仇的!”三个萌宝齐齐鞠躬:“妈咪,你就原谅爹地吧!”容凌:“老婆,这些宝贝真的都是你亲生的!”南宝:“哇!我有弟弟了好开心,妈咪爹地,你们还欠我个妹妹看什么时候给生一个?”

《三宝上阵:爹地快过来》 第8章 第二次,不知悔改 免费试读

慕安歌唇角斜勾,朝着楼上的男人,挑衅的伸出一根手指,“一亿。”

这个价格出来,整个酒吧都沸腾了,所有人都用一种你们疯了的眼神在看他们。

五十万的东西炒到一个亿?

咋滴?喊出来的价格不用掏钱?

不用说只是一些看客,就是久经沙场的竞拍员,此时都忍不住的颤抖,这还是在他手里拍出的最贵一件拍品。

“一个亿第一次,一个亿第二次……”

沈乐萱震惊了好半天,才将慕安歌给拉过来,“安歌你有一个亿吗?”

慕安歌理直气壮的回道:“没有。”

沈乐萱又气又急,“没有你还敢叫?”

“林谦有,这个无忧散是给他太姥爷治病,这个钱他出。”

“可是林谦都走了!。”

慕安歌想了想也是,然后转头看向那个软萌的小包子,“宝贝咱们还有多少钱?”

慕熠南喝了口牛奶,不急不慌的回道,“肯定是没有一个亿的。”

“那看来只能便宜他了。”慕安歌的语气中不免有些失落。

东西值不值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想就这么如那个渣男的愿。

沈乐萱吓得一口大气不敢喘,这可是一个亿啊!若那个男人不加价,这全得他们自己掏啊,她去哪找一个亿,难道她都不担心吗?

她又看了眼淡定的母子俩,好吧,人家还真是不怎么样,就只有她被吓得手脚发软。

容凌唇角噙着的那抹弧度越掀越大,模糊了戏谑好嘲讽,却始终没有在加价,竞拍员已经在喊第三次了。

而慕安歌看着容凌的神情更加不屑,嘴角挽起的弧度似乎是嘲笑他不敢再加似的。

空气中有那么一瞬间的静谧,甚至是落针可闻。

那喊出来的不是数字,是白花花的钞票啊。

大家自然知道这俩人是杠上了,现在都自发自动的将目光看向容凌。

时间似乎过的特别慢,每个人都像是被放了慢动作。

一秒、两秒、三秒……

大家以为容凌不会再加价了,这不明显就是在坑冤大头吗?

可谁知,那个冤大头又不慌不忙的举起牌子。

“一亿一千万。”

慕安歌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弯身将座椅上的小家伙给抱起来走了出去。

沈乐萱看了楼上一眼,急急忙忙追过去。

“欸,等等我,好了安歌,别生气,你想啊,虽然无忧散咱们没有抢到手,但你也省了一个亿不是?还让那个男人当了一把冤大头,为慈善事业做了不少贡献呢,这么一想是不是好受多了?”

慕安歌顿住脚步,想了想,“嗯,言之有理。”

慕熠南也笑了,一双软软的小手搂住她的脖子,“妈咪别生气,生气会老哦。”

慕安歌点头,“还是我宝贝儿子最贴心。”

沈乐萱将母子俩给送回到鑫源公寓,便回去了。

而慕熠南回到房间,就又坐回到电脑前。

慕安歌有些无奈,他对计算机的钟爱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从小到大,就没说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哭过闹过。

师兄发现了他有这方面的天赋,便专门找了老师教他,只是用不了两个月就要更换新的老师。

最后他已经完全不用什么老师,全都是自己领悟。

一次黑客榜上无人敢接的单子,他初生牛犊不怕虎直接接了,而且还出色的完成任务,从此在鬼火总部占据这不可撼动的地位,可谁又知道那个来去自如的黑客高手,居然是一个七岁不到的小屁孩呢?

“宝贝睡觉吧,很晚了,明天你谦叔大概会过来,咱们要给老爷爷治病呢。”

“好的妈咪。”

慕熠南一向很懂事,说着关掉了电脑,上了床。

慕安歌将房间的灯给关掉,这才回了房间。

而她不知道的是,那个本来已经躺下的小家伙再次起床,坐到电脑跟前。

今天他那个不靠谱的爹地又惹她妈咪生气了。

他的妈咪,他都不舍得惹她生气,他凭什么?

然后,两只小手在电脑上又是一顿灵活的操作,最后又嚣张留了四个字,“不知悔改。”

——

次日。

慕安歌都已经等到了十点多,林谦也没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她忍不住给林谦打了一个电话,“我说你还给不给你太姥爷治病?能靠点谱吗?”

“治啊,怎么,还没有人去接你们吗?”

慕安歌一脑门的黑线,“什么意思?你不过来?”

“我得走了,我现在已经到了机场,我把你的情况跟我妈说了,我妈会派人去接你,安歌,我太姥爷的病就麻烦你了。”

“欸不是,你怎么还说走就走啊?南南上学你给安排了吗?”

“放心,已经安排了,入学手续已经办好了,就在锦城的贵族幼儿园,直接去就行,我真的不跟你说了,我要登机了。”

林谦语速特别快,让慕安歌插句话的时间都没有,然后就挂了电话。

慕安歌郁闷的想杀人,什么玩意?

把她给诓回国,他可好,又回去了。

“妈咪怎么了?”

慕熠南抬着疑惑的小脑袋问,也就这个时候,他才像个小孩子。

“你谦叔回美国了。”

慕熠南若有所悟的点点头,“正常。”

既然是偷跑回国的,此时还不跑就奇怪了。

慕安歌蹙眉,嘴角微抽,“正常?就这样还正常呢?什么都说的不清不楚的就溜之大吉,我怎么有种被骗了的感觉呢?”

慕熠南无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不知道要是妈咪若知道这个阴谋其实是他设计的,会不会打他屁股?

可他就是想要个爹地啊,自然亲爹地优先考虑。

“谦哥一向没个正行,这样不靠谱的事办的多了。”

慕安歌叹口气,点了点他的小脑袋,“以后玩笑归玩笑,但你谦叔就比妈咪小五岁,你不能总喊人家谦哥,这不是乱了辈份?”

慕熠南无语,不知道他们俩到底是谁乱了辈分。

他爹地是谦哥的舅舅,他管他叫哥有什么问题?

但他不敢说,否则妈咪会生气,妈咪生气很可怕。

于是乖巧的回道,“妈咪我知道,他不会生气的。”

娘俩正说着,门外传来敲门声。

慕安歌急忙站起身,顺着电子门镜看了眼,外边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身边还有两个保镖。她把门打开礼貌的问;“你们找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