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我永远活不到第二天(煮酒葬红颜)小说

2020-10-13 06:01

我永远活不到第二天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秦无名江雪的小说叫做《我永远活不到第二天》,这本书是作者煮酒葬红颜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他曾是个网瘾少年,因为过度消耗自己的身体而猝死。可机缘巧合之下,他被困在了一个轮回,一个无休止的轮回整整五百年。因此。他曾激动,曾放纵,曾愤怒,曾懊悔。可不管他经历什么,每天醒来都会回到他猝死的那一天。直到......

《我永远活不到第二天》 第三章:留你一条狗命 免费试读

江雪虽然感觉秦无名没有说谎,可对于真相她的确更加迫切。

所以,即便已经吓傻了,她还是小心翼翼的走到一旁,凝视着这个男人。

八哥深吸口气,纠结片刻之后终是将自己此行的目的告诉了江雪。

原来,江雪的二叔和二婶害怕江雪掌管江家,这才花重金请八哥出面,取她性命。

只是让八哥没有想到的是,居然碰到了秦无名。

“他们居然,居然这么对我?”

听了八哥的话,江雪错愕不已,全然没有想到自己的二叔跟二婶居然会对自己痛下杀手。

“江雪小姐,现在你信了吗?”秦无名轻叹口气,虽然现实很痛苦,可他却不得不让江雪认识到危险所在。

江雪没有说话,只是木纳的点了点头。

以她的聪慧,如果这个时候还分析不出事情的始末,那也不用妄想掌管江家了。

“那个,兄弟,今晚的事都是误会,是我老八自己瞎了眼,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马,我就不打扰两位了。”说完,八哥悄然而退。

“八哥,我让你走了吗?”怎料,八哥才刚转身,就被秦无名给喊住了。

此刻的八哥,恨不得弄死这个男人。

可由于秦无名之前的表现,他怂了,在不清楚对方身份之前,贸然出手只能自讨没趣。

眼见八哥呆立,秦无名这才捡起地上的弹簧刀,随手耍弄了几下,可就是这简单的动作,让八哥再一次震惊。

“兄弟,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因为江雪太漂亮了,我,我......”

“好了,不用解释了,江雪作为青城数一数二的美女,你喜欢也在情理之中,可你错就错在坏了自己的行情。”

说完,秦无名兀自掏出手机,拨通了仇一民的号码。

“喂,你哪位?”电话里传来了仇一民警惕的声音。

秦无名拨打的这个号码是仇一民私下里召集兄弟们的,所以外界很少有人知道,换句话说,这个号码只有内部人才知道。

“刁总,郊区游乐场的项目才刚刚谈妥,您就飘了啊?还真把自己当成正经生意人了?如果你就这样放任手下不管,那我也只好把你连皮带毛给一锅端了。”秦无名冷冰冰的说道。

听了这话,电话那头的仇一民懵了。

自己何等身份,居然有人敢这么呛自己?

非但如此,对方还知道郊区游乐场的项目。

要知道这个项目现在还处于竞标期,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自己是被内定的,而且从他的言外之意不难判断,对方恐怕还知道更多内幕。

最后,他还知道自己这个号码。

那么,综上所述,这个人的身份恐怕......

“咕噜。”

仇一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您,请问您是?”

“慕容少爷让我给刁总带个话,如果想要继续以正经生意人的身份经营企业,就最好管住自己和手下,否则的话......刁总应该明白的不是吗?”

“慕容少爷?”

听到这个称呼,仇一民更加惶恐,虽然尚不敢肯定发生了什么,但能够随口说出慕容少爷的人,绝对不是他能得罪起的。

“是,是,您说什么,我都听着,只是我能不能问一下,我手下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把您给得罪了?”仇一民颤颤巍巍的问道。

“想知道是吗?让他自己跟你说吧。”说着,秦无名把电话丢给惶恐不安的八哥。

“刁哥,是我,我是老八…..”八哥苦着脸说道。

“少废话,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敢得罪慕容少爷的人?”电话里,仇一民气吁吁的问道。

“我,我,大哥,我这不是私下里接了个活吗,然后我,我就想着在撕票之前先搞了她.......”

怎料,还不等老八说完,电话那头就再一次传来了仇一民的怒吼声:“老八,亏你还是跟我最久的兄弟,老子以前跟你们说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是吧?老子给你们立的规矩都忘了是吧?”

“不是,大哥,大哥,我,我........”八哥自知理亏,连话也不敢乱说,冷汗横流。

片刻后,八哥颤颤巍巍的把手机又交还给秦无名,面如死灰,从他的表情就不难看出,仇一民对他非常失望。

秦无名接过手机沉声问道:“刁总,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不,不,我仇一民何德何能,哪敢有不明白的地方,那个兄弟,这次是我仇一民管教无方,的确是我的错,多的我也不敢奢求,只希望兄弟您能在慕容少爷面前美言几句,至于老八任凭您处置,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仇一民说的很清楚,所以秦无名在挂掉电话之后,漠然的看向八哥。

就是这突然的动作,让八哥瞬间乱了方寸,双腿更是不受控制的跪在了地上。

“那个,兄弟,不,不,哥,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不该对江雪,不,不,我不该对嫂子动歪念头的,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您看我这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只求您能饶过我,真的,我再也不敢了。”

这突然的一声嫂子,让江雪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她下意识看向秦无名,见他没有解释的意思,也就闭上眼睛默认了。

“呼......”

秦无名兀自吐出一口浊气,冷声问道:“八哥,知道自己错了是吗?”

“是,是,哥,我错了,我知错了。”

“好,既然知道错了,那你知道该干什么吧?我这个人不喜欢以江湖规矩办事,不过你今天犯错在先,怎么着也要弥补一下江雪小姐吧?”

一听这话,八哥瞬间就反应过来。

随即,就跪着来到江雪面前,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那个嫂子,今天都是我老八的错,我在这里给您道歉了。”

说着,老八冲江雪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嫂子,您放心,今晚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对外提及,至于你二叔那边,我也会闭嘴不谈,您只管放心就好了。”

闻言,江雪愣住了,又一次看向秦无名。

可秦无名却是冲她摇了摇头,随即对跪在地上的八哥说道:“行了,苦肉计用一次就行了,起来吧。”

“谢谢,谢谢。”

眼见秦无名放过他,八哥怎敢不从,屁颠颠的站了起来。

“八哥,念在你没有酿成大错,你这条狗命我就先给你留着,希望你记住自己刚才说的话,如果让我知道你泄漏半句,后果你是清楚的。”秦无名威胁道。

“是,是,我一定谨记,一定谨记。”

秦无名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行了,你可以滚了,我会再找你的。”

本来,听到让自己滚蛋,八哥简直激动的快要死了,可当他听到秦无名的后半句话,差一点就摔了过去,最后还是在秦无名冷漠的眼神催促下,才离开了包厢。

“走吧,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不怕被人找上门啊?”待八哥离开之后,秦无名这才对江雪说道。

“啊?走?去哪?”江雪显然还没有缓过神来,惊慌失措道。

“还能去哪?刚才让八哥做的承诺你都忘了?至少现阶段你已经被八哥给除掉了,自然要躲一阵子了。”

“哦,哦,那好吧。”

江雪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八哥话里的意思。

她虽然是江家产业的管理者,虽然见过形形***的事情,可是今晚的遭遇,却在她心头画下了浓重的一笔。

两人离开会所之后,便打车来到了青城江畔。

感受着清凉海风的吹拂,江雪躁动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她张开双臂,拥抱着海浪的气息,那一瞬间的美丽,着实让秦无名呆住了。

五百年的时间里,他见识过各色各样的美女,可是像江雪这样美的如此自然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虽然他很想把这个女人据为己有,虽然两人之间还有赌约,可对于他而言并不重要,因为天亮之后,一切又将被重新定格。

“时间不早了,你一个女人早点回去吧。”秦无名慵懒的说道。

“回去?回哪?”

“回哪是你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秦无名摇了摇头,再懒得搭理江雪。

“等一下。”

可他才刚走几步,就被江雪给叫了住。

他下意识的转身,回头,凝视着这个美丽的女人,问道:“还有事吗?”

江雪踌躇片刻,双手更是不停的捏着衣角,似乎在做着抉择。

眼见她什么话都不说,秦无名有些不耐烦道:“不说话就当你没事了,走了。”

“等一下。”

江雪鼓足勇气说道:“我们,我们不是,不是打了赌吗?”

一听这话,秦无名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你不用那种表情看我,我江雪不是,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我只是信守自己的承诺而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