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重生豪门甜妻不好惹小说宫二姑娘-宫二姑娘小说安馨许艺叶少堂阅读

2020-02-12 09:04

宫二姑娘原创小说《千金重生豪门甜妻不好惹》讲述了安馨许艺叶少堂的故事,千金重生豪门甜妻不好惹宫二姑娘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宫二姑娘小说精彩节选:叶少堂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一种不能掌控未来的情绪,让叶少堂的心情瞬间变得糟糕了起来。

千金重生豪门甜妻不好惹
推荐指数:★★★★★
>>《千金重生豪门甜妻不好惹》在线阅读>>

《千金重生豪门甜妻不好惹》精选:

“奇怪,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做门神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人嘴短,反正现在的许艺对叶少堂的态度突然就好了一些了,脸上甚至带了几分淡淡的笑容,对着叶少堂笑得格外的灿烂。

可不知道为什么,叶少堂总觉得许艺这笑容看起来格外的让人毛骨悚然。

“你......你想干什么?”

叶少堂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一种不能掌控未来的情绪,让叶少堂的心情瞬间变得糟糕了起来。

许艺笑嘻嘻的笑着,像是一头小狐狸一样的对着叶少堂讨好道:“叶少,你看,虽然安馨活着的时候,你们见面总是互掐,互怼。我也知道,你不是很喜欢安馨那个疯疯癫癫的野蛮女子。”

叶少堂忍不住想要反驳,可反驳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许艺给拦了下来,笑眯眯的道:“不过呢,都说这人死如灯灭,死者为大。安馨这人都死了,叶少您就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安馨一般见识了,你看如何?”

看着许艺的手不自觉的就攀上了自己的肩膀,叶少堂莫名有种被一条乌梢蛇盯住了的感觉,浑身一阵冷颤,迅速的离开许艺几步远,坐在自己认为十分安全的沙发上,斜着眼睛,故作镇定的道:“我说许艺,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不如直接说。你这样拐弯抹角的,真的很让人讨厌。”

说完抬手看了看时间,淡淡的道:“我这边最多还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许艺像是猴子一样瞬间窜到了叶少堂的身边,带了几分填好的主动替叶少堂柔捏肩膀,嬉笑道:“不用,五分钟太多了。我只需要两分钟。我明天要去参加安馨的葬礼。”

叶少堂点头道:“嗯,我知道,这个你说过了。”

许艺嘿嘿笑道:“可是,你知道的,我一个人呢,势单力薄。我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后盾去替我压阵。”

叶少堂瞬间就沉默了。

自己心爱的女人出殡,他肯定会去的。

即便许艺不说,他也会去的。

一想到那么鲜活的一个人,竟然在自己的怀里一点一点变的冰冷,叶少堂的心就像是被凌迟一样的痛苦。

为了不让许艺看出端倪,叶少堂强忍着心头的那份痛苦:“嗯,你想要让我为你做什么?或者说,让我为安馨做什么?”

叶少堂表现出来的平静让许艺十分的诧异。

原本在许艺的印象中,叶少堂并不喜欢安馨,自然也不喜欢许艺。

可为何对这件事情......却......

也许是看出来了许艺担忧,叶少堂淡淡的道:“你都说了,死者为大。这就算是我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吧,好歹也是相识一场。如果我表现得太没情面了,也不太好。毕竟,你现在还是名义上的叶太太。你都要出席她的葬礼,那我这个二十四孝老公,如果不在,对我的声誉可是很有影响的。”

叶少堂这一番话也不知道是为了说服自己还是为了说服许艺,最终就像是拍板一样的点头道:“对,我叶少堂可是一十分爱惜自己羽毛的人。对于这样只是出去露个脸就能为自己博得好名声的事情,我还是很愿意去做的。”

原本许艺还很担心叶少堂不愿意去,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看见叶少堂愿意去了......这心情又变得一言难尽了起来,总觉得叶少堂这也太刻意了一些。

利用安心的葬礼来达到给自己竖立一个完美老公形象的目的。

叶少堂臭美完毕,景就看见许艺那一张阴沉的脸色,瞬间不明白的皱眉沉声道:“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已经答应你去参加安馨的葬礼了吗?你怎么还是不高兴?”

许艺眼神中带了几分提防的瞥了叶少堂一眼:“嗯?我怎么觉得你这个人不厚道。明明是人家的葬礼,这么悲伤的一件事情,你却横加利用,用来标榜你自己的品行?叶少堂,我问你,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利用的?”

看着许艺这气鼓鼓的样子,叶少堂就忍不住笑道:“许艺,你必须要明白,我是个商人,不是个慈善家。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必须要给我带来相应的回报。而且,你也不要说我利用安馨的葬礼这样难听的话。难道你不是在利用我吗?彼此相互利用,各取所需。怎么你就是理所当然,而我就变成了不择手段了呢?”

“我的出发点是为了爱,可你的出发点是为了利益!”许艺气鼓鼓的,看着叶少堂的表情就像是看着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一样。

叶少堂竟然也没有任何要生气的意思,反而是爽朗笑道:“为了爱,就可以不择手段了吗?许艺,你所谓的爱,不过是你以为。可是你想要做的事情在其他人的眼睛里呢。何尝不是胡搅蛮缠,不择手段。”

看着许艺做出一副想要和自己一争到底的样子,叶少堂就觉得心情好像不太好了,起身对着许艺道:“好了,时候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比较好。毕竟明天还有一场大战等着你。我们说好了,我只是为你压阵,什么都不会做的。”

看着叶少堂长腿迈动,动作利落,不可一世的样子,许艺的心情就十分难过。

对着叶少堂的背影大声吼叫道:“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爱。和你这样的人说爱,那也是对牛弹琴!”

叶少堂的身体略微凝滞了一瞬,回过头来对着许艺淡淡的道:“你懂?你觉得你懂的那些,真的就是别人想要的吗?许艺,不是所有的爱都是那么大张旗鼓。也有一些人的爱,是沉默无声。你若不懂,不怪你。可你若是自以为是,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不想和一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许艺竟然觉得叶少堂说的这一番话里面充满了悲伤的气氛,她想要说点什么挽回一下,又觉得自己这样的身份,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

只是没想到叶少堂在上了二楼的时候,突然就停了下来,淡淡的看了许艺一眼:“明天要出席安馨的葬礼。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安馨都已经去了。我建议你,还是早点休息。如果安馨在天有灵,肯定也不想看着你焉头巴脑的就去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