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香难缠魏林-姚琛魏林小说阅读

2020-02-12 06:25

姚琛魏林小说叫做《尸香难缠》,这里提供尸香难缠小说阅读。尸香难缠小说精彩节选:姚琛。倒是让我的心中舒服了很多。夜色逐渐的凝重。虽然说屋子角落里的阴铃在叮铃铃的作响,不过我的心情却也是平静了下来。这么多年,见惯了风雨。

尸香难缠
推荐指数:★★★★★
>>《尸香难缠》在线阅读>>

《尸香难缠》精选:

而现在,多了一个姚琛。倒是让我的心中舒服了很多。

夜色逐渐的凝重。虽然说屋子角落里的阴铃在叮铃铃的作响,不过我的心情却也是平静了下来。

这么多年,见惯了风雨。也没有什么太多需要在意的。

不就是一次劫难么?我的双眼眯缝着,看着外面的夜色,心中暗自说道:“是谁规定的我有一场劫难,是老天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誓要与天斗,斗个生死!”

夜晚的时光总是格外的无聊。

前半夜是休息时间。也是赶尸匠人走脚的时候,基本上都不会有人在这里停留。就算是门外传来铜铃的声音,也不过只是路过而已。

我先睡了一会,在睡梦之中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姚琛的呼噜声。被惊醒之后,却是再也睡不着了,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大摆钟。已经是两点多了。赶脚师傅再到这里的话,天亮之前已经是来不及去下一个死尸客店了。需要在这里吹灯熄火。

“哐,哐……”

后院里,两个棺材之中传来了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

不过因为事先有所准备,所以说也就没有怎么在意。那两个僵尸就算是活过来,也休想从那棺材之中逃出来。

我端坐在那里。

一阵阴风吹过,屋子角落之中的阴铃晃动。

这个时候的天气已经是有些冷了,我忍不住的缩了一下脖子。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纷乱的脚步声。

我有些愣住了,听这声音不像是赶尸的。

因为赶尸的话,会有喜神的身体之间发出的那种不协调的声音,而且步伐也不会这样的快,现在看来,倒是有人在这里赶路。

过了不多长的时间。

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娃娃走了进来。看着我,歪着脑袋,看了很久之后:“给我一个房间!”

我顿了一下。这娃娃的身上阴气十分的重。

简直是比鬼还像鬼。

我不敢大意,从自己的衣服口袋之中拿出了一枚铜钱,放在眼前晃动了一番之后,却发现,这娃娃的天门上有一道幽蓝色的火在缓缓的燃烧着。只不过看上去仿佛随时都想要熄灭!

我的心思也稍微的安定了下来。

每一个人的天门上,都会有一团火,这叫做生火。用特殊的办法就能够看到。如果你用了法门,却没有看到的话。那么也就说明这个人已经死了。

眼前的这个男孩应该还是一个人。

只不过一个人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阴气,实在是让我有些匪夷所思。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接阳人,只送阴鬼。如果说你需要住店的话,去山下,往南走三百米左右,有一个胡同口。那里面有一家酒店,你倒是可以过去看看!”

那小男孩愣了一下:“可是我只想住在这里啊!”

“这里?”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这小男孩究竟是什么来头。虽然说他的年纪轻,可是我也不敢小觑。

或许是某个外八门里的人也说不准。

毕竟这么重的阴气,让我都感觉到有些难受。

“对!”小男孩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眼睛微微的眯着,而后轻声的说到:“我很喜欢这里的味道!所以我就要住在这个地方!”

我略微的沉默了一下,却是明白了过来。

小男孩所说的味道,大概就是阴气了。他身上的阴气重,自然是不愿意在阳气过剩的地方呆着了。

不过,物极必反。

小男孩如果说再在那种阴气比较浓重的地方呆下去的话,说不定,他天门上的那团火,会真的灭掉。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里人呢?”我蹲下身子,十分耐心的说道。

“咳咳……”

这个时候,一声咳嗽的声音传出。紧接着,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住着拐杖的人,这人看上去病怏怏的,身上没有一丁点的力气。不过好歹算得上是一个正常人!

“小哥,麻烦给我们开个房间吧!”那男人苍白的笑了一声之后:“多少钱,我们照付就是了。你这打开门做生意,总不能把人往门外赶吧?”

我一想,也是。

我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钱财过不去啊。

“好,既然如此的话,那你们就来吧!”这一大一小虽然奇怪。不过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带着他们,绕过后院,来到了一个房间之中,轻声的说道:“吃食什么的,自己的屋子里都有灶台,你们可以直接做饭。死尸客店是不给活人提供吃的东西的。所有的材料你们也要花钱买!”

“嗯,小哥。我们知道的,这个规矩我们懂!”病怏怏的男人点头笑了一声之后,表示自己懂得这里的规矩。

我看到两个人风尘仆仆,好像是赶了很长时间的路一样:“那你们就先歇息吧,有什么需要的话,找我就好了!”

“好嘞,谢谢小哥了!”

我回到大厅里,发现姚琛已经是半睁着眼睛坐在了那里,看上去好像在梦游一般,一动不动的。

而桌子上的煤油灯却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心中一惊,急忙的看着姚琛:“你怎么把灯给弄灭了?”

姚琛揉了一下眼睛,迷迷糊糊的说道:“我怎么会把这东西弄灭。我刚感觉到一阵凉风吹过,然后就醒了过来,其他的什么都没干啊!”

我的眉头紧皱。

这大厅虽然说是敞开的,可是却也是刮不起过堂风的。所以说,煤油灯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熄灭的。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煤油灯的里面。

发现所有的油竟然向着一个角落倾斜了过去。十分的诡异而且不自然。

“油断了?”我的心中有些疑惑,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油断了,灯自然是会灭的。只不过这一切没有这么简单。

死尸客店里,如果说煤油灯是自己灭掉的。那么也就意味着有事情要发生了!

我将油灯再次点燃。

诡异的是,这油灯微微的晃悠了两三下之后,竟然再次熄灭了。这一次我分明已经将煤油灯给弄好了。而且,我和姚琛是没有一个人动它的。

我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进入屋子后面。

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对父子绝对有古怪,要不然的话,不至于刚刚将他们安置好,这边就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

可是,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既然他们已经住下了,那么想让他们离开的话,只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张小哥,这究竟是怎么了?”姚琛也是有些紧张,一些基础的知识他还是懂的,所以说他自然是明白,这煤油灯灭了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微微的摇头:“无妨。不过是住进来了两个人而已!现在看来,倒是我有些看走眼了。不过,不管是谁,想要在我的客栈里玩手段,也没那么容易!我还真的想看看,这一对父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不过,奇怪的是,后院之中的棺材,也安静了下来。

好像是也闻道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一样。

“嘿嘿,有张小哥坐镇,这一切自然是手到擒来的!”姚琛十分不客气的拍了我一下马屁。

而我却是没有怎么开心。

嘴上说的是轻松,只不过。这两个人的天门之上冒着火光,也就是说,他们确实是人无疑的。就算是门内的人,我也不会害怕。更何况,这死尸客店是我的一亩三分地,自然也不害怕他们玩什么花招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思倒是也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倒也不掌灯了。因为天色已经有些微亮了,山下也没有传来铃铛的声音,今天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生意。唯一的不同是,接待了一对父子!而这对父子究竟是做什么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一晚上的时间,他们都是安静的呆在房间里。

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他们也没有起床。看样子应该是睡的正香的时候,看那男人的样子,应该是身染顽疾,天门上的生火微微的晃动,而且越来越小,想来也是没有多长的日子可以活了。

身体虚弱一些倒也是很正常!

而那个小男孩,生火虽然颜色有些偏暗,可是却依旧是熊熊的燃烧着。而且火苗也有微微增长的趋势。

我摇摇头,将思绪从他们的身上抽了回来。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笔赚钱的买卖。现在看来,开客栈还是挺不错的一个想法。

天色很快就大亮了起来。

我感觉到有些疲惫,昨天晚上姚琛不断的打呼噜,也导致我一晚上没有睡好,不过想象到了徐木匠,我却也只有强打起精神来。徐木匠说那一柄剑,今天就可以完工。

我也是期待了很长的时间了。

只不过父亲也曾经说过,这样的一柄剑,想要操控,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练习的。它毕竟和普通的剑不同,和软剑虽然有相似的地方,可是却依旧有着很大的差别,单单是看上去就要复杂不少。

这是父亲留给我的除了这家客栈之外唯一的东西。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就激动万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