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凰妃九千岁

2020-09-16 12:12

“铮~”杨彩衣的手猛地一下划过了琵琶,声音刺耳。

“玉恒,不下去看看吗?今日这种场合,若让人毁了,只怕不好吧?”容澈看了一眼楼下的架势,挑了挑眉,扫了旁边的白玉恒一眼。

“下去做什么?底下那个,是之前伺候我的,平日里彩衣把她当狗使,此时又敢做些什么?”褚墨痕冷哼了一声,不再看楼下的花虞。

面上满是轻蔑和不屑,不过就是一个他玩丢了的女人,还能闹出什么事来不成?

她敢吗?配吗?

容澈见状,面上有些不置可否,却也没有再出声。

倒是一旁的白玉恒,看着底下的那人,微微皱眉。

“你这阉狗还敢来啊?”杨彩衣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看着底下的花虞,就好像看一条死狗一般。

“啧,不来可不就扫了杨小姐的兴吗?”花虞懒洋洋地瘫在了椅子上,微挑的凤眼当中,带着一抹诡谲的光。

“刘衡啊,咱家不喜欢仰着头看别人。”她忽地低下了头,摆弄起了自己的手指甲。

旁边的刘衡闻言,先是一怔,随后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神色。

“杨小姐,得罪了。”他上前一步,对着台上的杨彩衣微微躬身,随后一抬手,他身后的两个侍卫便飞快地冲了上去!

“你们做什么?”杨彩衣脸色都变了,瞧着那两个气势汹汹的侍卫,叱声道: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刘大人?”刘衡在雍亲王身边多年,杨彩衣不可能不认识他。

“这阉狗给你灌什么**了?你竟敢帮着他来对付我?你是清醒的吗?”

杨彩衣有些气急败坏,可她那些个侍卫都在外头,眼下身旁无人,压根就躲不过去。

“啊!你们谁敢碰我?刘衡!是不是这个阉狗把你伺候舒服了,让你玩够了,你才敢这么做的?”

她一口一个阉狗,甚至越说越难听。

刘衡面色变了一瞬,看了旁边的花虞一眼,他倒是没什么,可这花虞的性子,他至今都没摸清楚,也不知道她听到杨彩衣的话,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你们居然敢碰我!你们这些**的人,我要让我姨母、我表哥砍了你们的手,把你丢出去喂狗!”那杨彩衣挣扎未果,还是被两个侍卫给架了起来。

她动弹不得,就疯了一般地往那两个人身上踢去,声音尖利刺耳。

“啪啪啪!”这诡异的场面之下,花虞却忽地抬起手来,连拍了几下。

“杨小姐,可真是厉害呢,一口一个姨母、表哥,了不起呀!”她歪着头,那一双眼睛流动着光,分明是在笑,可不知道为何,这表情却令人心头巨颤。

“呀!这是在做什么?”正说着,却有一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来人是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绸袍,额上全是汗。

“这、这位公公,您、您这是做什么?”此人便是这白玉阁内的大掌柜,白玉阁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闹事。

他一时反应不及,刚从那楼上跑了下来,想要制止住花虞。

花虞扫了他一眼,从前她也和这个大掌柜打过交道。

此人是个实在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