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网恋选我我超A电竞

2020-09-16 12:12

周粥没想太多,笔芯是有用户打分环节的,用户满意度太低就会被限流。

她的第一个订单坏了,这一个不能再搞砸。

“你点了五单哦。”周粥这话是对着芜湖讲的,“我会负责带你赢。”

少女腔调细软,明明没什么情绪也像在撒娇。

李白突然一技能撞墙。

好一会儿芜湖才回过神来:“我……对不起,啊不,好、好的,小姐姐……”

局局促促,结结巴巴,像极了陷入爱情的卑微仔。

“河道草丛里应该有妲己。”

“韩信躲在我们蓝区。”

“对面三个人抓李白,狄仁杰来中路推。”

本着敬业的原则,周粥有条不紊地指出对面关键英雄的位置。

原主的辅助特别强,意识、大局观都是真实荣耀水平。

她位置报得准确,沉默也放得及时,逆风局很快好了起来。

一直拖到了大后期,眼见着队伍的其他四人在大龙坑和对面周旋,周粥一个人将下路兵线带到了高地,然后趁对面不注意,一个大招将队友全部召唤了过来,飞快拆掉了对面水晶。

“victory!”

看着巨大的胜利二字,三名王者持续痴呆:我是谁?我在哪里?

叫了两个女生陪玩,大家早就做好了掉分的准备,没想到辅助乔姐带飞。

望着战绩界面大乔头顶上鲜红的MVP,众人齐齐沉默。

讲实话,这辅助大乔带着他们打王者局,尼玛好像带着一群小学生钻石局乱杀?

“小姐姐还满意吗?”回到房间后,之前玩狄仁杰的二楼小心翼翼的问。

“嗯……”普通的回应,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嘶……好的。”那人好像咧嘴笑了一下。

芜湖皱眉,正打算说话。

四楼女陪玩突然开口了:“小昼姐姐,你大乔真厉害,跟你一比,我好混呀……”

顺带一提,周粥的王者id叫“小昼的海”。

四楼此刻心情不好,自从上把游戏大乔开麦之后,她就被队里的三个男生当做隐形人了。

中途插不上话,被打出小鹿形态也没人管不说,甚至因为没用被赶到上路去清兵。

四楼妹子以前玩游戏的时候从来都是被人捧着的。

今天碰到芜湖这几人,她开心得要命,毕生的撒娇功力都拿出来了,因为她早知道芜湖是主播,装作不知道也只不过为了节目效果,顺便给自己笔芯账号蹭蹭热度而已。

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姐姐?周粥挑眉。

“你多大呀?”周粥问。

“我才19呢。”好像很骄傲。

“哦,那我18,上个星期刚过的生日。”

周粥声音比她甜,比她清亮,也没那股套路的气息,语气一冷,莫名让人心颤。

端起水作势要喝的芜湖被呛了一下,而另外两个男生直接不客气的笑出了声。

四楼一时被气得想要闭麦,没想到周粥比她更快,亮起来的麦克风闪烁了一下,马上切换成了听筒。

“你……”

芜湖这时开口主持局面:“别吵架,吵架就踢人了……”

至于要踢谁,哦豁,不言而喻。

四楼再也没讲过话。

周粥则只在形势关键的时候才会开一下麦。

但尽管这样,队伍里的三名男性也很满足了。

五局打下来,两小时过去了,最后一把胜利后,手表上的指针正好指向上午十点。

点开历史战绩,她的大乔五排五连胜,把把MVP,整齐划一。

再回到五排房间。

她开麦道:“打完了,我先下了。”

“唉,等等,小姐姐可以加个联系方式吗?方便以后一起玩游戏。”之前那个玩狄仁杰的二楼怕她跑路,赶紧问道。

“不用了,我是笔芯的陪玩,id是小昼,有需要的话可以直接私信我。”

说完,周粥毫不犹豫地退了出去。

今天还没给盆栽浇水呢。

检测到悠哉游哉给盆栽浇水擦叶子的宿主,22欲言又止。

“芜湖……好感度7。”

“嗯?”

周粥有些诧异,这次好感值怎么这么容易得到?那与她无疾而终的用户2991……好,是她菜了……

“下次和他再打两把,反正已经加了好友了。”

你好随意。

“说起来,我这么攻略网友得到好感值之后,外貌真的会变美吗?”

背对着栏杆,玻璃窗里反射出她一双形状尚可的眼睛,不知是不是错觉,周粥觉得这双眼睛比第一次照镜子的时候有神了一些。

当然不是错觉。

周粥和芜湖玩游戏的时候,芜湖正在直播。

他直播间的在线观众有5w,芜湖对她的好感值达到了7,而大部分的观众和芜湖共情,于是对她的好感值也达到了7,尽管美化效果要等单个被攻略成功对象好感值达到1才会生效,但在这个过程中,周粥面容会慢慢改变。

芜湖不属于超高质量的攻略对象(二分之一那种),但由于主播身份,攻略价值也是中上。他直播间观众对周粥的好感严格来说不是直接好感,而是间接好感,单个算起来价值很少,但如果数量累计起来,也是一笔可观的美化力。

不过22因为私心,没把芜湖是主播的事情告诉周粥。

22碰见过很多宿主,大部分宿主的攻略方式都和周粥五排时那个四楼女生一样:套路+撒娇,偶尔会让人觉得腻,但效果不错。

周粥和她们不一样,说话冷冷淡淡的,明明像在撩人,但又不像。

22迫切想知道用这种方式攻略网友,是不是见效特别快。

下午有课。

周粥和往常一样带着黑色口罩和鸭舌帽出门。

走到一半,她听到有人在后面喊她的名字。

“你是去上课吗?周粥。”周钰冯小跑追上她。

“嗯。”

“一起去,我学校和你离得近。”

周粥疑惑抬头,似乎在问:有吗。

“你在沪旦上学吧,我是交大的,是离得近!”

下午一点半,太阳毒辣得要命。

周钰冯抹了抹额头的汗,看向身旁的女生,“热不热,你这么捂着?”他指着周粥脸上的口罩问。

“不热,体质问题。”

“喔?居然还有人不怕热。”他有点奇怪。

周粥沉默了一下,道:“长得不好看,脸上冒汗更丑。”

“所以不怕热。”她补充道。

周钰冯听着她清甜有质感的声音,实在没法想象她长了一张不好看的脸。

虽然林项汝那家伙也说她长得一般。

五分钟后。

“你直走,我从这边过去,再见。”

“再见。”

两人分道扬镳。

从背后看,周粥一身黑色,露出来的手臂常年不见光,显得分外苍白。

她周围的女性们基本上都举着太阳伞预防夏日强烈的紫外线,可她连阴凉处都懒得走,一路走直线。

丑吗?不知道。

反正挺特别。

下午第二节课下课,周粥坐在教室里翻笔芯后台私信。

22没告诉她芜湖是主播,可原本看芜湖直播的观众自己找上门来了。

【嗨,小昼你好,你声音真甜,今天晚上有空吗?】

【小昼?是和直播芜湖玩的那个吗?】

【大乔玩得不错啊妹子,我正好缺一个辅助……】

除开一些夸她的,要点她陪玩的,还有很多私信有一些不堪入目的言论,周粥看得直皱眉。

猥琐宅男这种生物真实存在。

正想着,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下她肩膀。

一道温润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你是周粥吗?”

抬头看去,对她说话的男人身着蓝灰色衬衫,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看上去二十三四岁,嘴角含笑,很容易让人放掉提防心。

“是的,你是……?”

前后左右都有学生,为了隐私,男人微微朝周粥弯腰,道:“我姓冯,是你的生父委托来的,如果不介意的话,今天下午六点半,我在这栋楼门口等你,一起……喝杯咖啡。”

生……父?

光滑的玻璃桌面上,一叠文件被缓缓推过来。

“他是你的父亲。”冯先生指着最上面的那张照片,道:“下面有他的信息以及他找私家侦探去医院做血缘关系鉴定,匹配度百分之九十九。”

周汝海,私生女,母亲丢弃……

周粥将关键字一个个拎了出来,看完最后一页,她平静合上了文件夹。

“然后呢?”

少女的眼睛藏在帽檐和镜框下,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周先生是个企业家,现在有自己的家庭……但他依旧很重视你。”

“所以?”

“他希望你能回去和他们一起生活。”

“噗……抱歉。”我没忍住。

少女口罩没解下来,咖啡也一口没动。

而故作无辜的腔调像极了真正的无辜。

冯呈扶了扶下滑的眼镜,视线固定在她身上。

“我只是受委托,还希望你好好考虑,毕竟……”

他的话还没说完,放在一边的手机微微震动起来。

看到联系人后,他面色一僵。

“抱歉,接个电话。”

视线内,男人侧过身子,面色微愠。

“我在工作,她是你妹妹,你要说什么?”

“我才是周家的千金,她算什么东西……”尖利的女声传入忽而周粥耳朵。

冯呈迅速看了周粥一眼,挂断了电话。

“抱歉……”

周粥打断了他。

“关于接我回家这件事,如果周汝海先生是诚心的,就麻烦他亲自来找我。”

她提着书包消失在门口,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周汝海,更不在意她们之间的血缘。

回到公寓时,后台私信已经爆满。

恰在这时,微信滴滴两声。

用户2991:【打两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