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破镜难圆江琰邵骅免费章节试读

2020-09-16 06:01

破镜难圆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破镜难圆》是来自作者唐逍遥著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江琰邵骅,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这世上总会有一个男人,给过你如火一般的***,看过你在欲望中沉沦中的妩媚眸色,像进驻你的身体一样进驻你的心,可是最后也让你尝尽背叛之苦。你爱他时,他不爱你。你恨他时,他强迫你。

《破镜难圆》 第十五章 免费试读

☆、第十五章

既然邵骅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江琰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跑去自己的卧室睡觉了。

她和邵骅住了一个月,一直不同房,江琰睡在主卧,而邵骅每天都在书房钻着。江琰甚至还庆幸他没有要求和自己住一个房间。

江琰这天晚上有些微微失眠。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想起岑肃,那个将所有温柔都倾注在自己身上的人,最后,却给了他一样这样残忍的结局。江琰有些讨厌自己,讨厌自己浪费他将近三年的感情,最后还将他伤得这么深。

早上她的眼睛有些肿,不过不仔细看还是观察不出来的,吃早餐的时候邵骅见她一直打哈欠,便随口问了句:“怎么?晚上没睡好?”

“不是,就是有点累。”江琰将面包片放下,喝了一口牛奶,漫不经心地应道。

“昨天晚上……我没有累你呀。”

“……”

江琰和邵骅出门的时候才九点来钟,江琰自坐上邵骅的车之后就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也没有问他要去哪里。

邵骅觉得有些憋屈,但是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儿,他总觉得,现在这个江琰,有些让他看不懂。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奇过江琰在离开他之后的两年中经历了些什么事,竟然让一个原本骄傲优雅的她变得像现在这样清冷,甚至有些不近人情。

“那两年……过得怎么样?”

江琰显然没有想到,邵骅会突然间问自己这样的问题,过得怎么样?她也没有想过,只不过是在两年内将过去二十年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经历了一遍,只不过是在那次意外之后流掉了孩子,甚至是被夺去了做母亲的机会。

要怎么说?要鼓起多大的勇气,告诉他自己这么艰难的一段岁月?

“挺好的。”好多想说的话,化到她的嘴边只剩下这短短的三个字。

“……”这次,换做邵骅沉默了。

车停下来的时候,江琰仔细看了看这个地方,有些熟悉,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来过,邵骅为她打开车门,示意她下车。

江琰走下车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是邵骅公司的停车场。

她记得,前不久自己才来过这里,不过短短的一个月,身边的人竟从岑肃换作了他。

“走吧,和我到办公室,

我早上有些事要处理。”

“哦。”江琰应声。

邵骅的办公室依然还是像上次她来的一样,东西摆放得极其整齐,他的办公室是白色的木地板,衬得整个办公室十分敞亮。

“你坐着吧,那边有书架,你可以看会儿书。”邵骅指了指办公室的书架。

“嗯,你忙吧。”江琰点点头,走到书架边,随手拿下一本书。

然后邵骅便开始了工作,江琰不经意间瞟到他,他总是一副一丝不苟的认真的样子,时不时皱起眉。

以前的江琰,就是爱上了邵骅的严谨。

大约是家庭的原因,江琰从小做事情都要经过反复斟酌,抑或是,没有把握的事情,她不会担着风险去做,就是这样的态度,让她在第一次见到邵骅的时候,就动了心。

那时候她才不过是个大一的新生,他们是在一次数学竞赛上碰到的,当时邵骅是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来颁奖的,期间他为参加比赛的学生分析了其中一道他们都解不出来的高数题,江琰记得,当时自己听得如痴如醉。

江琰听到邵骅咳嗽的声音,这才收回了些思绪,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刚看了不到一刻钟,江琰就有点晕乎了,这些纯文学的作品真的不对她的胃口,她觉得自己根本看不懂。

她将书放在腿上,揉了揉眼睛。

刚揉完眼睛就听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继而是邵骅低沉的声音:“进来。”

张文璟刚走进办公室,看到的不是邵骅,而是坐在沙发上,腿上还放着本书的江琰,显然,江琰也看到了张文璟,“呃,好久不见。”

江琰还是有一丝丝尴尬的,毕竟,上次他们见面的时候,她还是岑肃的未婚妻。

张文璟别有深意的笑笑,“是呀,好久不见了,上次见你还是……”

“你没完了是么?”张文璟刚要接话,就被邵骅带着怒意的声音打断。

“有,有,有。”张文璟连忙说了三个有,表示自己坚决而诚恳的态度。

江琰撇撇嘴,继续捧起书看了起来,虽然书无聊,但是也总比坐着看邵骅的脸色强太多了,她实在是受不了那样压抑的气愤。

张文璟似乎带着一份文件过来,和邵骅讨论了好久才离开办公室,走的时候还十分礼

貌地和她打了个招呼:“再见啊美女!”

然后在邵骅想要撕裂他的眼光中逃之夭夭。

邵骅一直工作到下午三点多,期间连午饭都没有吃,江琰倒是不饿,但是她记得邵骅有些轻微的胃炎。

她竟然有些微微担心他,不吃饭会不会胃疼?

“过来。”邵骅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带着些工作过后的疲惫。

江琰不想和他对着干,于是乖乖地走了过去,带着些局促站在他的面前,竟然像一个犯错之后的小孩子。

“饿不饿?”邵骅问。

“不怎么样。”

“嗯,要是饿了,休息间有冰箱,里面应该有蛋糕。”邵骅将最后一页文件整理好,随即站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施政回来?”邵骅突然间问了江琰这个问题。

那些不好的记忆,瞬间如蜂一般涌上来,她永远忘不了施政带着她,亲眼目睹了对她来说那么残忍的一幕,残忍到她现在想起来,还会窒息。

但是她还是回答了:“我不知道。”

“哦?你俩没见?正好,今天晚上是他办的一个公司正式进军亚洲的宴会,你可以和我一起去,你们能……叙叙旧。”

江琰下意识地摇摇头,“不用了吧……”

“要,”邵骅笑笑,“当然要。”

“……”

“江琰,你恨不恨他?恨不恨他让你看到那一幕?”邵骅有些莫名其妙地问。

“我不恨他。”江琰淡然的回答,“我恨的,一直是你。”

虽然知道江琰恨自己,但是邵骅觉得,自己就算听了那么多次,对她的这句话,却没有免疫。

甚至,听到之后,还是会心蓦地一痛。

他知道,世界上,除了江琰之外,没有人有资格恨他;而江琰,除了恨他之外,再没有资格去恨别的人。

或许这样,也挺好的。

至少,说明她还是在乎自己的,就算是恨。

“走吧,带你出去化个妆,换件衣服,晚上必须去。”

“我……”江琰是真的不想去,她从来都不喜欢那样的场合。

“做好你的分内事,邵太太。”

邵骅的那句“邵太太”叫得极其讽刺,但是,江琰确实是第一次听到邵骅这样喊自己。

“……”江琰无言以对,只能沉默。

邵骅是典型的行动派,不出半个小时就带着她去了一家有名的时尚造型店,然后将她扔给造型师。

江琰其实是不喜欢化妆的。

她总觉得,化妆什么的,太浪费时间了,她一向节约时间,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浪费一个小时去化妆,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坐在这里,看着造型师不断地在自己脸上摆弄。

江琰十分不习惯。

造型师见她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有些不爽,“小姐,麻烦您配合一下好么?”

“哦……好的。”江琰立马闭上眼睛,任由造型师在她眼睛上“刷刷刷”的摆弄着。

江琰这次化妆是真的花了整整一个小时,以至于她出去的时候邵骅都快睡着了。但是邵骅原本充满困意的眼睛在看到江琰的时候瞬间变得灼热。江琰怎么会看不明白,那是一种赤`裸`裸的欲`望,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欲`望。

“邵总,你看看,怎么样?”造型师十分骄傲地展示着江琰的妆容。

“perfect。谢了。”邵骅轻松地笑笑,走上前将江琰圈进怀里。

“她不换衣服么?要换的话,这里有意见,和她的妆挺配的。”

“哦……那你拿出来,让她试一试吧,正好,省得我再跑一趟了。”邵骅点点头。

于是江琰又被拉着去试了衣服。

江琰试的是一件纯黑色的短裙,类似于晚礼服的样子,但却不像礼服那样让人穿着不舒服,裙角恰好到膝盖上面,而且,极其修身。

江琰从试衣间出来照镜子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身材可以这么好,而且,黑色的裙子,将她原本就不黑的皮肤衬得更加白净,江琰看的有些呆了。

“小姐,你可以走出去,让邵总看一看。”那位造型师提醒她。

“哦。”

邵骅看到江琰穿着如此性感的衣服,化着这样一个妩媚的妆,不由得喉头一紧。

以前他只是觉得江琰漂亮,单纯的漂亮而已,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竟然可以这般风情万种,这般妩媚惑人。

看得他都有点移不开视线。

“好,linda,这件衣服很完美,记我账上。”

“okay,邵总……那这位美人儿就交给你了。”

“我先走了,改天见。”邵骅揽过江琰,走了出去。

江琰刚关了车门,就被已经坐在车上的邵骅拉过去一阵狂吻,他的吻似乎是要发泄什么情绪,重重的,狠狠的,让她躲都躲不开。

“琰琰……你真美。”

江琰的身子因为他的这句话,瞬间僵硬。

前不久,岑肃还曾这样抱着她,然后用如沐春风般的声音对她说:“琰琰,你真美。”

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却早已物是人非。

不知道,他如今,过得怎么样。

见江琰出神,邵骅掐着她腰的手瞬间收紧,江琰这才回过神来。

“想什么呢,嗯?”

“没想什么……你不是说要去施政那边吗……走吧。”江琰试图转移话题。

“别和我转移话题!告诉我,你刚想什么?”邵骅继续逼问她。

“我在想,你以前和江婉逛街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在看到她穿漂亮衣服的时候,抱住她就亲。”

江琰的语气中是满满的无所谓,可是,邵骅听了之后,就是觉得她句句带刺。

“怎么?你吃醋了?”邵骅讥诮一笑。

江琰摇摇头,“不,我只是,替我的傻妹妹不值……”

“……”

“当她为了一个男人伤心的时候……这个男人却在和自己的姐姐纠缠在一起。”江琰笑笑,看着邵骅,“你说她是不是很悲哀……?”

“江琰,我再和你说一次,我和江婉,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兴趣听你和她的故事,可以走了么?”

“江、琰!你不逼我不开心是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