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秦天唐川 秦天唐川

2020-09-15 18:00

傲世战龙

推荐指数:10分

秦天唐川是作者一念之间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咱们接着往下看一代战神强势回归,妻子***,女儿被公开收养,战神大怒,却发现妻子身世之谜......

《傲世战龙》 第五章 筹款赌约 免费试读

丁文天和苏紫玉被苏家人端着捧着迎进大堂,众星拱月,别提有多神气了。

“来,文天,紫玉,坐到我身边来。”

苏山河把丁文天和苏紫玉请到自己身边,脸上时刻挂着笑容,给足了他这个未来孙女婿的面子,和刚刚对待秦天的态度天壤之别。

酒过三巡。

丁文天瞟了眼站在门口的秦天,透着疑惑,“这位是谁,从我进门到现在就在那儿站着,是苏家下人?”

“说下人都抬举他了!”

苏天成不屑道,“他是苏明月的老公,废物一个,克死了老婆。在外面五年一事无成,今天刚回来。”

“原来是苏明月的丈夫。”

前者跳楼***的事情闹得很大,丁文天淡一笑,“既然都是一家人,就请过来上桌吧。”

苏天成看苏山河没有反对,对秦天勾勾手,“你小子走运了,还不快点过来。”

秦天无动于衷。

“秦天,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不要和爷爷他们闹得太僵。”苏明玉走过去,小声道。

“我是看在你和你姐的面子上。”秦天这才起身,走到桌前。

说是吃饭,桌上只剩残羹剩饭。

说是落座,把他安置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丁文天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怎么也没人帮忙给详细介绍一下?”

苏天成笑道,“介绍啥啊,废物乞丐,克妻克家,从戎失败,回来一毛钱都没有,还要靠我们家施舍。”

丁文天聊了下,漫不经心给秦天敬酒,问道,“你这都出去五年了,真的是一穷二白?”

“钱,房子,车子,要多少有多少。”秦天淡淡道。

“口气还挺大,你在江城有几套房,几辆车,多少存款?”

“江城的家当暂时还没置办,我在地中海有套三千平的山顶豪宅,太平洋岛上有十个车库,在米国有......”

“打住打住!”

全场听不下去了。

噗!

丁文天嘴角翘起,“这位妹夫可真幽默,这玩笑开大了。”

秦天摇摇头,“我是认真的。”

“认真?我看你是吹牛不知道脸红才是!”

“之前还说是什么战神殿殿主,你怎么不说自己是天王老子?”

众人大笑,丁文天更是一口茶水吐了出来。

他叫秦天上桌,本就不安好心,图一乐子,看到对方还挺上道,也是笑死。

“秦天,你喝醉了。”苏明玉阴沉着脸。

秦天道,“我没醉。”

“你住嘴吧!”

苏明玉眼中带泪,怒斥,“我知道你爱吹牛,可也要分场合,这么多人面前你说这些合适吗,你让小眠听到了出去乱说,是嫌别的小朋友嘲笑她嘲笑的不够吗?”

“你早晚会明白的。”秦天摇摇头,没有再辩解。

众人也懒得和他一个‘疯子’浪费时间。

苏山河把心思都放在丁文天这个好孙女婿身上,“对了文天,刚好你在,爷爷有件事要向你请教下。”

丁文天笑了,“瞧这话说的,跟我还用什么请教。我知道,你一定是想问让苏家加入江城商会的事情吧。”

“果然是我的好孙女婿,一猜就中!”

苏山河说道,“江城商会,由本地首富,龙腾集团老板唐川发起,非一线企业不能加入。我们苏家的瑞卡时装这几年发展不错,爷爷想着,你是唐老板身边的第一大红人,要是多多美言几句......”

丁文天一副为难的样子,“江城无数大小企业,都以加入商会为荣,瑞卡只是个二三线服装品牌。”

“这件事情嘛......有点难办。”

“爷爷知道!”苏山河若有所思,把一个礼盒递到丁文天桌边,“你第一次来家里聚会,这是爷爷做长辈给你的见面礼。”

“爷爷,你太客气了。”丁文天推脱着,把礼盒塞到了怀里。

“爷爷,看在都是一家人的份上,我给你透个信儿。”

丁文天神秘道,“最近北方各省不是受灾了嘛,我们唐老板响应上面号召,要组织捐款。苏家要是在这次募捐中脱颖而出,肯定风光无比,到时候加入商会兴许有望。”

“懂了。”苏山河点点头。

丁文天接着话说,“我这几天看了下,江城大大小小的家族都是以企业的名义捐款,充其量走个过场,苏家要想独占鳌头,不仅要多捐票子,可以来点不一样的。”

“怎么个不一样?”

“咱们以家族个人方式来募捐,男女老幼都要出钱。既可以把募捐额度最大化,又能打出名头,彰显您的治家有方,一举两得。”

苏山河大喜,“好,就这么办!”

此刻家宴已经接近尾声,苏明玉想拉着秦天离开。

苏天成道,“爷爷还没发话,谁让你们走的,你们得罪张家的事情还没完呢。”

几个苏家晚辈起身。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苏明玉害怕极了。

“绑了,送张家!”苏天成目光歹毒。

“都住手。”

苏山河淡淡道,“今天是好日子,回头派人去和张家交涉下,探探他们的口风再说。”

在一众嘲笑声中,苏明玉哭着跑出了大堂。

秦天跟了出来。

“你滚啊!你这个窝囊废,除了吹牛一无是处。我还想让你去讨好爷爷,现在看来你只是个小丑,我姐姐死不瞑目啊!”苏明玉痛哭流涕,几乎崩溃。

“相信我,我会让老婆的骨灰进入苏家陵园。”秦天坚定道。

“你还在说大话!”苏明玉根本不相信。

此时,整个苏家还在家宴上围着丁文天团团转。

苏山河当众宣布,“都听到了吧,我们要募捐,你们有一个人头算一个,最低一人出二十万吧,上不封顶。事关苏家前途,你们谁出钱出的多,我可以答应一个条件。”

“不出钱的,逐出家族!”

众人交头接耳。

每人最少捐二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苏家真能加入江城商会,这笔功劳肯定算在丁文天和苏紫玉两口子身上。

他们只要拍好马屁就行了。

“爷爷,你说话算话吗?”一道声音响起。

是秦天。

他拉着苏明玉走了回来。

“你个乞丐插什么话!”苏天成张嘴就骂。

“你想说什么?”苏山河盯着秦天,冷冷道。

“如果我捐钱最多,要让明月的骨灰葬入苏家陵园呢?”秦天站在他们面前,掷地有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