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四爷夫人你马甲又飒又野

2020-09-14 21:07

“小骗子。”

“阿宴,我……”

“嘘,让我抱一下。”

他的唇抵在她的嘴角。

缱绻。

颤抖。

“我好疼,桃桃……”

“阿宴,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姜桃内疚不已,为什么到死了,她才明白过来,盛宴时才是真心爱自己的那个?

“伤口不疼,心脏疼。”盛宴时靠在她的颈窝处,呼吸灼热,“桃桃不爱我,很疼!”

这一瞬,姜桃觉得自己的心脏亦抽疼得厉害,像是有一双手,狠狠地捏住了她的心脏,让她生不如死。

眼泪,流淌得更凶了。

阿宴,这一世,换让我好好爱你。

姜桃反手抱住他的腰,努力汲取他的气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肩膀上的重量也越来越重。

姜桃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阿宴?阿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