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许戈苏禾小说叫什么名字 许戈苏禾

2020-09-14 21:02

侯爷,凶残夫人又搞事了

推荐指数:10分

许戈苏禾是著名作者程简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下面看精彩试读!前世为大龄医科剩女,穿越后成为有五个前任的渣女。丈夫是侯爷不假,却是反贼余孽,双腿被废落魄如乞丐,总暗戳戳想搞死她。对这个面如奶狗心如毒蛇的小鲜肉,她左手一鞭子右手一颗糖地培养他。等等,刚把他养出点人样,就想要造反?谁让他太会撩,她沉迷于他的颜值做了舔狗。缺钱?她来赚!缺粮?她来囤!缺兵?她有她有!什么,缺女人?给他个胆子试试!深夜,小狼狗跪在搓衣板上苦不堪言,“夫人,你别再搞事了,实在不行咱们搞个娃试试?”

《侯爷,凶残夫人又搞事了》 第五章 彻底垮掉 免费试读

进了房,许戈的脸彻底垮掉。

她没有带人皮面具,但苏禾却已经不是原来的苏禾了。

一切的变化,都是从她受伤苏醒后开始的,无论行为、说话、还是眼神,都完全变了个人。以前她张嘴闭嘴骂他废物,除了打骂之外还往食物里放泻药、老鼠屎等。

一个人,再怎么伪装也是万变不离其宗。

除非,是借尸还魂?

许戈不相信怪力乱神之说,但除此之处找不到别的解释。

他将藏在内袖的刀片收好,以免自己一个没忍住将她割喉。

是人是鬼,总会大白于天下,他且再等等看。

那头的苏禾倒没想那么多,寻思着小奶狗没衣服穿,总不能光着身到处跑吧。

见时间还早,她又出去了趟,买些碗筷水盆等家伙什。不会做衣服,于是估摸他的身高体量,从头到脚买了套新的。

这一趟,总共花了二两银子。

苏禾将晾晒的枕头被褥分了他一套,再将新买衣物放在他床上。

他双腿没知觉,苏禾热心道:“要我帮你穿吗?”

许戈冷言拒绝,“这几年我也自己过来了。”

这家伙,阴阳怪气的。之前热情如火的撩她,现在又翻脸无情。

苏禾郁闷地去灶房做晚饭。

许戈翻开衣服,脸都黑了。

果然她在敷衍,裤衩是红色的,美其名曰避邪,衣服是墨绿的,便宜又耐磨。

费了不少劲穿上衣服,终于不用再裸奔。

吃的方面,苏禾从来不亏待自己,毕竟吃到肚子里才是自己的。

炖了个排骨药膳汤,蘑菇炒鸡肉,再来了个蒜蓉炒青菜。

“小许,出来吃鸡了。”苏禾在灶房里喊了句,动作麻利的摆桌上菜。

许戈早在屋里闻到菜香味,肚子一直咕噜叫不停,千年馋虫都给勾了出来。那种香味,不是以前的那个她能做出来的。

光是闻着味,似乎都回到年少的鲜衣怒马,笑望天下的时光。

许戈端着碗,低头默默吃着香糯的米饭。

他吃得很慢,慢嚼细吞的,看着老阿姨很着急,几筷子给他夹满菜,“乖,多吃点菜,对身体有好处。”啧啧,长得真是俊啊,光是看着心情就很好。

再落魄,许戈也没将以前的气节丢掉,吃相斯文而贵气。

没落贵族的穷讲究,苏禾也没太在意,很快吃饱了。

许戈吃得慢,却吃得多,直接光盘。

苏禾刚要收拾饭筷,吃饱喝足的许戈突然开口,“你到底是谁?”

眸光中,透着压迫的气息,仿若将她的老底都瞧穿了。

苏禾将手探到他的额头,“没发烧呀,说什么胡话。”

许戈推开她的手,冷冷道:“我知道你不是她。”

苏禾将碗筷放下,“我哪有问题吗?”

“她不会医术。”

“谁说我不会医术?”苏禾很是理直气壮,“你没看到我房间里堆着半箱医书么,那可全是我的陪嫁。”

许戈满脸的不相信。那些破书,她从来都没翻过。

苏禾想了良久,一脸凝重道:“许戈,我们在这个牢笼里呆了两年,手里的钱也花光了。这种日子我早就过够了,这次大难不死,我想明白许多事。咱们真的不适合,没必强行拴在一起彼此折磨。

等我把你的伤治好,再给你一笔钱,咱们好聚好散。钱不多,但够你衣食无忧的。虽然你的腿废了,不过我希望你能自力更生,否则再多的钱你也守不住。”

“你给我多少钱?”许戈平静道,“那个***生可没钱,他还需要你卖身来养。”

这孩子,思想怎么这么歪呢?苏禾刚要怼他,转念间又改变主意,“嗯,他是没钱,不过他老娘有。为了让他儿子跟我撇清关系,她把棺材本都给我了。”真是麻烦,给他钱还得想名头。

许戈不敢置信,“姓苏的,你还人是吗?连老人家的钱都骗。”

苏禾瞥了眼嘴欠的许戈,悠悠道:“我虽然挺贱的,但你也别老骂我。你今晚吃的喝的穿的,都是抠棺材本抠出来的。”

许戈:“......”

打嘴炮完胜,苏禾心情很好。

“我不会和离的。”许戈重申立场,“你生是许家的人,死是许家的鬼。”

这孩子真固执,宁愿带绿帽也不和离,真不知他图什么?

心里早将她千刀万剐,脸上却平静如水。只要他活着,她就得留在这里。否则,狗皇帝还会另外派人来,或许更麻烦。

心疼他隐忍,不过该敲打的她绝不手软。

“你今晚好好想想,要如何谋生?”苏禾做事不喜欢拖沓,直言不讳道:“给你两天时间,如果到时还想不出来,我就拉你到大街上乞讨。堂堂小侯爷废了双腿,沦落到乞讨为生,应该有很多人会同情你的,肯定能赚不少银子。”

这话有威慑的成分,但苏禾真不是开玩笑的。许戈在这屋院里呆了两年不外出,消沉也好失意也罢,迟早都是要从伤痛中走出来的。

授人于鱼,不如授人于渔。哪怕她哪天走了,他也有谋生的手段。

许戈看她的眼神,跟见鬼了一样。

之前的猜想,碎了个稀烂。

她果然是在戏弄他,先对他好的跟换了个人似的,再将他狠狠推到地狱里。

逼他去乞讨,让全城的人都看他的笑话。

果然是那帮人收买了她,用新的方式来羞辱他。

做梦去吧!

“好好想,我们再商量。”苏禾给他个鼓励的眼神,端着碗筷忙活去了。

累了一天,简单洗漱后,苏禾倒床上合眼就睡。

她睡得很沉,连许戈何时悄然无息杵在床边都不知。

阴冷的眸光,似锋利的寒刃,剐过她***在外的胳膊,顿时震愕万分。

真是讽刺,明明是人尽可夫的***,守宫砂竟然还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