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独占冷少:总裁爹地,劫个婚_南鸢戚冥焰(二桥)

2020-09-14 18:06

《独占冷少:总裁爹地,劫个婚》是作者二桥创作的一部现代豪门总裁小说,南鸢戚冥焰为主角。五年前,是他跪在她的面前,求她不要离开。而五年后,她跪在他的面前,求他救她的母亲。“南鸢,五年了,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还喜欢你吧?”他是暗夜里的撒旦,复仇的恶魔,两个曾经的恋人,到底该何去何从。 突然出现的女儿,残忍的真相,他又该如何挽救?

精彩阅读

“所以,你是后悔了,求我要你,是吗?”

冰冷讥诮的声音,犹如一把刀刃,直直戳进南鸢的心脏。

地面很凉,南鸢的背挺直,微微垂着头,“如果我的一夜,能换来母亲的医药费,我愿意。”

男人发出一声轻嗤,素白的指尖捏住了她的下巴,“你凭什么觉得,一只破鞋的一夜能值这么多钱,凭你是我的初恋?凭我当初对你一往情深,而你毫不犹豫的踢开我,嫁给我的仇人,南鸢,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南鸢的下巴被捏得很疼,脸色煞白,任凭雨滴落在身上。

她狼狈不堪,而面前的男人犹如一支寒梅,清冷卓绝,仿佛尽数隔绝了时光。

五年前,是他跪在她的面前,求她不要离开。

而五年后,她跪在他的面前,求他救她的母亲。

“南鸢,五年了,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还喜欢你吧?”

男人放开她的下巴,嫌恶的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手绢,擦了擦自己的手指,“一个结婚五年的女人,被人糟蹋了不知道多少次,你觉得自己还值这个价么?南鸢,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良心,丈夫刚死没多久,就跑来找我这个初恋,不过穆家也是吝啬,居然连一百万都不愿意拿给你,看来这五年,你在床上并没有把穆晟伺候得很好。”

南鸢浑身发抖,所有的骄傲瞬间粉碎,惨淡的闭上眼睛。

男人冷笑,将手绢丢在地上,“回来像狗一样求我,以为我会可怜你,你南鸢也配?”

他转身要离开,女人的手却拉住了他的衣角,“戚少,我愿意做牛做马,只要你借我一百万,求你看在当初......当初我们的一点儿情分上......”

话刚说完,她的手就被拍开,“滚!”

男人的身边有司机撑着伞,初秋的凉气并没有沾染他分毫,南鸢却被淋成了落汤鸡。

远处有人撑伞走了过来,走得近了,南鸢这才看清她的面貌,是她当初最好的闺蜜,盛沫。

盛沫如今是大火的明星,娱乐圈里的第一玉女女神,更是戚冥焰的未婚妻,众多光环加诸她的身上,把她衬托的高不可攀。

她想要去为南鸢撑伞,却被戚冥焰拉住手腕,“沫沫,你还生着病。”

“可是南鸢她......”

男人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肩上,“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不值得你撑伞。”

盛沫的眼里划过一抹笑意,面上却是叹了口气,“冥焰,南鸢来找你,肯定是有事需要你帮忙,你和她毕竟......”

戚冥焰的眸光瞬间如利刃一般,刺得南鸢生疼,“当初瞎了眼,现在不会了。”

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大家都撑着伞,只有南鸢跪在地上。

她看着眼前的俊男靓女,瞳孔微微收缩。

盛沫是南家当初资助的一个学生,因此两人的关系分外亲密,在高中时更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善良,高贵,努力,这是媒体用来评价盛沫的词汇。

而反观她南鸢,五年前丢下重症中的初恋,嫁给了和初恋有恩怨纠葛的穆家,对比起盛沫的柔软,她南鸢几乎成了恶毒没良心的代名词。

南鸢冷笑,来这里求戚冥焰之前,她已经率先给盛沫打过电话,希望她看在南家当初资助她上学的份上,出这笔钱,救救她的母亲。

可盛沫是怎么说的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