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110112

2020-09-14 18:05

然而白天在酒店里,安慕白也看见了傅祺琛,于是进去没多久他便找借口带着栗蓝换了个酒店。

此时,栗蓝看着神色如临大敌的安慕白,悠哉喝了口汤后取笑:“你白天那模样,我还以为见鬼了呢!”

安慕白蹙眉嘟囔:“见鬼都比见他好。”

栗蓝摇摇头:“慕白,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这次回来本来就是为了与他见面。”

安慕白一滞,垂眸低声道:“一切我替你处理,你开始你的新生活不好吗?”

栗蓝默了默,眼底的笑意开始变得冷冽:“有些仇,我必须亲手报。”

安慕白还想说些什么,栗蓝伸了个懒腰打断道:“我吃饱了,有些累,回去休息了。”

……

“总裁,听说知名珠宝设计师Erin回国了,可我们之前发过去的工作邀约,对方还没回复。”

ELAN的例会上,人事部总监汇报道。

有个副总听闻不满的皱眉:“这Erin好大的架子。”

人事总监笑笑:“Erin两年前只靠一套作品便顺利拿下国际设计大奖,一战封神,现在在国际珠宝界炙手可热,听说年纪也不大,有才华的人,或许总有些傲气。”

傅祺琛从文件中抬眸,神情淡漠地问:“人在哪里?我亲自去谈。”

这两年,ELAN的珠宝设计总有些走下坡路的味道,还被毒舌的媒体评为失去了灵性。

珠宝业竞争巨大,虽然现在短期内还影响不到ELAN的根本,可若长此以往下去,必会给虎视眈眈的对手可乘之机。

人事总监看了看纸上的地址,说了个酒店名字。

会议结束后,傅祺琛本想直接去酒店,去没想到刚回到办公室就看见了坐在那里的秦沫沫。

“你怎么来了?”

秦沫沫满脸愧疚,眼眶通红:“事情我听说了,琛哥哥对不起,我一定尽快设计出好作品,都怪我。”

傅祺琛眼眸微凝,扫了一圈总裁秘书办的人,随后又对秦沫沫道:“公司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好好休息就好。”

吩咐人将秦沫沫送走后,傅祺琛指了指平时和秦沫沫关系最亲近的一个人:“去财务领工资走人。”

那人瞬间脸色大变:“总裁。”

然而傅祺琛办公室的门早已重重关上,显示出他的不悦。

其他人不解其意,人人自危,跟了傅祺琛最久的李秘书严肃地提醒剩下几人:“想在总裁身边就管好自己的嘴,以后谁再跟秦小姐多话就跟她一个下场。”

那边秦沫沫收到消息心下骇然,还在惶惶不安时,傅祺琛已经去了酒店。

走进大堂后,助理去询问Erin的住处,傅祺琛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扫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突然,他目光定在一个走出电梯的人身上,一瞬间只感觉整个天灵盖都炸开。

他看着那道人影,背脊僵直,像是失去了气力一般,动也动不了。

只有眼珠随着那个面容被他刻在心上,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熟悉无比的女人转动。

直到那人快走出大堂外时,傅祺琛才猛然反应过来,跨越人群快步冲过去将人紧紧抱在怀里。

“栗蓝,你回来了?”傅祺琛声音都在发颤,“我好想你。”

怀里纤瘦高挑的女人眼神漠然地扫向他,声音无波无澜。

“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我叫Erin。”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