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困在同一天十万年

2020-09-14 12:05

白云之巅,一名女子懒洋洋的斜躺在云朵变化而出的摇椅上,一双好看的脚丫随风轻轻摇动。

“爹爹,这种小门派,连我们家一根皮毛都算不上,为什么还要特意跑过来呀。”

女子有着一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微微弯曲。

她的眼睛像是海洋一般深邃,此时正百无聊赖的看着一面用大法力演化而成的‘镜子’。

镜子上,凤霞山此时此刻众人惊恐的表现显露无遗。

妙龄女子身旁,一名身着龙首衣锦袍的中年男人孤立在云上,平静的眼眸看向人间,似乎能看破一切壁障。

“天机不可泄露。”

他呵呵笑道,随后孤立在高天之上,任由罡风吹拂,不知在盘算着什么事情。

被唤作飞雪的女子撇了撇嘴,心里在不停的嘀咕。

爹爹真是的,明明阁里的形势已经乱七八糟的,这个时候不好好留在家里,她们家偌大的家业就要被那个北欧冥给窃取了,爹居然一点也不着急。

甚至,还跑来这种地方,看一个小门派竞选副宗主。

男人似乎看穿了身边的妙龄女子在琢磨什么事情,只是干笑道:“北帝阁的事情远不止是门派里的权力争端,我怀疑背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操控着。”

可是这和仙阳门有什么关系呢?

女子依然想不通,忽然耍起小脾气,纤纤手指点出,将那面以白云为框的镜子撕得粉碎。

云彩之上的两人,赫然是北帝阁的阁主,当今北帝,北欧尘!

以及他的闺女北飞雪!

另一方面,凤霞山上的动静已经平复下来。

方才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说不出话的仙阳门和众多观礼嘉宾,再次将目光放置在广场之上。

“好可怕,我方才是不是提了一个很危险的问题?”

柳飘仙趁着没人注意到她的小动作,连忙用小手拍了拍胸口。

北帝阁的威能竟如此恐怖,只是遥遥讨论一番,竟然会引起如此大阵仗的天地异象。

孙、莫二位长老毕竟是活了数十年的老前辈,对北帝阁的事情自然有一番见解。

二人侃侃而谈,从北帝阁的兴起,再到北帝阁的北帝一脉以及大长老北欧冥一脉的恩怨,说得头头是道。

各门派的来宾因为亲眼目睹这个小小的仙阳门在这里使劲作死,而胆战心惊,可依然下意识的时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对二人的言论的认可。

后山某个隐秘山洞当中,仙阳门宗主柳傲然同样忍不住点头,忍不住给孙长老和莫长老评了一个高分。

特别是孙泽木,他认为这一次北帝阁的内乱是因为大长老北欧冥雄心勃勃,看见北帝长期停留在武尊境界,又因为年老,逐渐接近生命的尽头,于是蓄谋已久争夺北帝阁的权柄。

可是北帝毕竟是十万群山当中的巅峰存在,实力比北欧冥强了不止一分两分,因此继续抱紧北帝的大腿,才是正道。

柳傲然也是这么想的,经历了偷袭北帝阁失败的一幕,他对北帝的实力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

他忍不住看了看另一边正襟危坐的莫长老,在心里长长叹息。

他原本是想要让莫长老当副宗主的,可是莫长老如今重伤未愈,已经不可能带着仙阳门残余的力量度过现实的劫难。

至于剩余的那个人选,叶怀,柳傲然根本没有考虑过。

一个小小新人,凑什么热闹?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听了孙长老的分析之后,叶怀失望的摇了摇头。

孙泽木分析的的确很有道理,就连叶怀也不禁在心底里给他打了一个合格的分数。

武道世界,力量才是生存的根本。

跟随着有武尊巅峰的北帝混,的确看起来很有前途。

可是,事实上是这样的吗?

叶怀在过去的无数岁月里,可是对北帝阁的内乱有着所有人无法企及的认知。

甚至有那么几千次,他特意混入了北帝阁了解实情,甚至还有几次成为了北欧冥的心腹,他知道,真相并不是这样的。

“可是你们却如何得知,在北帝阁内乱的背后,没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操纵一切呢?”

叶怀的话语如同一颗重磅炸弹,把在场所有人惊得七荤八素。

与此同时,站立于白云之巅的北帝轻咦一声,视线下移,穿过数千里空间,投射在那正在侃侃而谈的叶怀身上,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

“这个小伙子的精神力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北帝深不可测的目光在叶怀身上凝聚片刻,心中揣度道。

而下方的凤霞山中,副宗主竞选继续,叶怀依然在那里侃侃而谈。

“据我所知,在北帝阁内乱爆发前夕,北欧冥那停滞了三十六年的修为陡然爆发,从武宗巅峰连破三境,直接成为武尊巅峰的存在,修为足以和北帝媲美!”

“他还因为机缘巧合,在一次游历当中,偶然在一位数千年前陨落的武尊遗址里,得到了一样武尊级别的极品仙器。”

“更加巧合的是,这仙器恰好能克制北帝和北帝一脉的三名至强守护者的功法。”

叶怀撇了撇嘴,看着眼前目瞪口呆的众人,心里有一种作弊般的优越感。

这就是实践的强大作用啊。

谁让你们不多花一些时间了解下北帝阁的情况。

谁让你们没有我这般奇特的经历,可以一直作死窥探着各种秘密,死了还能‘复活’。

作为一个每天都要重复同一天所经历的事件的可怜人,十万群山里里外外早已经被他摸遍了。

他略微停顿,顾盼之间竟让人升起一种危险的感觉。

就算是在他身边的众多武师强者,也有一种被危险凶兽盯着的惊悚感。

“所以说,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北帝阁的内乱背后定然有一只可怕的黑手在操纵着。”

“可能是和北帝阁一般属于三等宗门,甚至是凌驾于北帝阁之上的二等宗门,甚至是更超然的存在!”

“接下来我还可以预见,北帝阁一定会被另一个同样级别的庞然大物所替代。这一潭子浑水,我奉劝各位别再想着参合了,否则尸骨能不能找到还是个问题。”

啪嗒,天空之上闪过一道紫雷,显得凤霞山的气氛格外压抑。

九天之上,北帝稍稍吸了口凉气,平复了心神。

方才听见那只有先天境的小子胡诌,就连他这等已经是地上神仙的巅峰存在也忍不住心神摇荡,导致天地出现异象,雷霆闪现。

这小子想象力挺丰富的。

可是作为亲历者的他,可以确认他的大长老北欧冥只是单纯的起了野心,想要争一争那许久没有变化的北帝之位。

况且,北帝阁在十万群山里已经是巅峰存在,哪个不长眼睛的势力想不开敢撼动!

谁又可以撼动?

北帝摇了摇头,对那叶怀的说法感到失望,正要带着北飞雪离开,忽然间神念一阵波动的他,感受到极远方传来的灵力波动,脸色陡然急剧变化,风云瞬间变幻!

来自十万群山外的三等宗门阳炎宗,闯入十万群山,挑衅北帝阁?

不会吧?真让那小子蒙对了?

北帝张了张嘴,看向那极远的凤霞山上,还在那口若悬河的叶怀,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飞雪,北帝阁出了些事情,阳炎宗来者不善,前来挑衅北帝阁!爹先回去一趟,你切记不可在外面胡闹。”

话音刚落,北帝的昂然身姿随风飘散。

“爹!”

北飞雪张了张嘴,看见空无一人的身旁,忽然感到一阵气结。

都是下边那个死乌鸦嘴!

说什么有黑手在北帝阁背后搞鬼,说什么北帝阁会被替代!

不行,本小姐要给他一点教训,让你不守规矩擅自评议北帝阁!让你说什么北帝阁会被替代!

你以为自己是咒术师啊,只要说过的话都会灵验那种?

北飞雪心神转动,手里闪现一块黑溜溜的石头,有可怕的气息从这小小的石头里荡漾开来,激荡百里风云。

上等灵宝,玄阴雷,一颗能炸死一片武王强者的玄阴雷!

“这一颗石头扔下去,应该能把那乌鸦嘴炸得七荤八素吧。”

北飞雪嘴角掀起玩味的笑意,随手将玄阴雷朝凤霞山的位置扔了下去,便驾驭着灵宝从九天之上离开了。

仙阳门宗主殿前,叶怀陡然抬头,十万年磨炼出来的直觉让他感到这一瞬间有一种让灵魂颤栗的危机感。

抬头环顾四周,叶怀忽然大吼,玄奥莫测的步法频现,将不远处的柳飘仙按压在地!

“是玄阴雷!快趴下!”

话音刚落,一颗石珠从天而降,落在仙阳门的守山大阵上,化成电光飞舞的玄黑雷海,蔓延数十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