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惑世太子妃

2020-09-13 15:06

“虽然看着姐姐这样子可怜,可是妹妹这心里别提多羡慕了,若是妹妹也能怀上殿下的孩子该有多好啊,可为什么姐姐都能有了殿下的孩子,妹妹这肚子却是不曾见一丁点儿反应呢?”

阮香秀自顾地说着,那手也不经意地摸向了苏浅雪的腹部,眸光一闪而过一丝阴霾。

就在她准备用力的时候,苏浅雪因为闻到了她身上那太浓郁的香气,又忍不住胃海翻腾,侧过身就吐了。

没人帮忙递盆子,苏浅雪这一吐,全吐在了地上,还溅了阮香秀一身。

阮香秀尖叫一声,只觉得恶心,而这时竹儿也回来了,她看了竹儿一眼,便是收回手,站了起来,“你回来的正好,把这里收拾一下。”

说完,她就皱着眉头走了,这一身秽物,让她差点都吐了。

竹儿拿出一块生姜片塞到了苏浅雪的嘴中,然后就开始收拾这一地的污秽了。

含着生姜片的苏浅雪也稍微觉得好受了些,躺在那喘着气儿。

竹儿收拾完了之后,见苏浅雪面色缓和了一些,没之前那么苍白了,就问道:“太子妃,奴婢去给您准备些吃的来吧?”

毕竟这苏浅雪吃什么吐什么,腹中肯定空空。

只见苏浅雪点了点头,她的确很饿了。

竹儿就赶紧去给她端来了热乎的饭菜,苏浅雪勉强吃了一碗,这一碗总算是咽下去,没有跑出来。

吃了东西,有了些力气了,苏浅雪便想着要去外边走走,透透气。

竹儿扶着她,也觉得出去透透气,会更好。

这陵南香郡阳光明媚,全不似皇城此时冰天雪地的。

走在这幽静的小路上,看着这鸟语花香,根本无法想象,一个寒冷刺骨,一个却是这般阳光灿烂。

“太子妃可觉得好受多了?”竹儿关心地问了一声。

苏浅雪微微颔首,“好多了。”

“这皇上南巡的正是时候呢,刚好太子妃怀有身孕,来这四季如春的地方养胎,多合适啊。”竹儿见苏浅雪精神好多了,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听到这话,苏浅雪却又沉默了,心中的挣扎,无法言说。

而这时,听到竹儿道了一声:“见过大司马。”

苏浅雪身形一滞,而后定睛一看,果然见到了苏景容站在她的面前,她薄唇微动,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汇成了两个字:“义兄。”

苏景容看着苏浅雪苍白的脸儿,目光柔和了许多,“你看你那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虽然这陵南香郡气温宜人,可你现在这样子,还是要多注意休息。”

苏浅雪凝望着苏景容,他那关切的样子,一如当初她还在大司马府一样,那般温柔,虽然外人看来,苏景容不苟言笑,有些冰冷,可她却是知道,苏景容是个极其温柔的人。

至少,对她是温柔的。

她以为,她进宫了,苏景容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对她了,虽然进宫了,他也还是她的义兄,可终究是要避嫌的。

可如今,见到苏景容一如从前那样关心着她,她这颗早已了无生气的心,忽然有了感觉,有了温度,有了色彩。

进宫几个月来的阴霾,因为他这番关心,一扫而空。

她的委屈,她的难过,她的痛苦,在这一瞬烟消云散,忽然间觉得,什么都值了。

即便这辈子,她与苏景容都要被那高高的宫墙所阻隔。

即便这辈子,她都无法成为能与苏景容相伴一生的那个人。

她也知足了。

因为他,在这深宫里,她才有了活下去的信念。

而今,还因为腹中无辜的孩子,她更是多了一份活下去的信念。

大概是风大卷了沙子,迷了眼。

一滴泪溢出眼角,滑过苏浅雪的脸颊。

苏景容眸光深敛,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却并没有抬起来,毕竟于礼不合。

苏浅雪自然也是明白的,所以,她微微低下头,抬手轻轻拭去了脸上的泪痕。

苏景容微微摇了一下头,轻叹了一声,“还是那么好哭。”

苏浅雪刚哭完,听到苏景容这话,又忽然笑了起来,虽然眼睛有些红,却笑的很明媚,仿若这陵南香郡四季如春的天儿。

比之前在马车上看到那些雪花时笑的还要娇美,那不可方物的脸配上这笑容,当真叫人挪不开眼,也挪不动脚了。

一旁的竹儿不禁有些担心起来,下意识地环顾了一眼四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