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帝君你有毒

2020-09-13 12:07

“你们这是要……**!”

话还没说完,一大群的黑衣人就直接提剑朝她刺过来,凌止昔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拼了命的往前跑。

在凡间不能用法术,她虽然也有些功夫,可关键是这帮人太多,她身边还连个武器都没有,不跑就要玩完了。

可惜她跑的速度,根本就比不上那些黑衣人的轻功。

跑出没多远,就被拦住了去路。

凌止昔心里全都是眼泪。

早知道会这样,她刚才就不调戏萧寒了。

看着那些越靠越近的剑尖,凌止昔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了几分。

用了法术肯定要被抓回天庭,那就完不成任务了。

可要是不用法术,她自己哪能打得过这些人,这个身份死了,一样是任务失败。

她纠结的拧紧了眉头,那些黑衣人哪会给她时间思考,眨眼间就齐齐冲了上来。

凌止昔目测了一下,她要是再不动手,下一秒就会被刺的满身都是窟窿。

指尖隐隐有白光闪过,就在凌止昔准备动用法术的时候,街道右侧的屋顶上突然跳下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一手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拿着剑,挡下黑衣人的攻击。

从她的角度,刚好能看到男人近乎完美的侧脸。

人数太多,萧寒把她揽在怀里,单手挽了个剑花,将包围圈打开一道缺口,立刻带着她往后退。

凌止昔承认,英雄救美什么的是很帅。

但是打了一下就跑,对得起她受到严重创伤的幼小心灵吗?

萧寒还忙着一边应付那些黑衣人一边带着她往后退,冷不防被怀里的人抢了手中的剑,表情岂是惊讶能形容的。

“你做什么!”

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怒意。

平时她想怎么闹腾都行,这种时候岂是能开玩笑的!

刚想去把剑夺回来,怀里的人就挣脱了他的手。

“你自己再去抢一把!”

凌止昔朝他喊了一句,闪身迎上步步紧逼的黑衣人。

她的原身就是一把剑,对于用剑,凌止昔不是一般的有自信。

手起剑落,长剑准确无误的抵上一个黑衣人的胸口,随即手腕微动,将长剑刺入肩头。

虽然是他们先动手,可她刚犯了事被罚下凡,还是别杀凡人的好。

本以为她就是个娇生惯养的皇室子弟,萧寒看着她那行云流水的招式,着实被惊了一下。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就回了神,空手夺下一把剑,站到凌止昔身边。

一刻钟过后,凌止昔把手中的剑扔回萧寒手里,看着倒了一地的黑衣人,满意的笑了。

“让你们追杀,这回老实了吧。”

她化形了五百年,还真是第一次被追杀,今天要是不打一场,非得郁闷死不可。

萧寒看看她脸上的笑,再看看那些被她刻意避开要害的黑衣人,眸光微微动了动。

片刻后,皱眉走到那些人身边,手起剑落,一个活口都没有留。

除了摄政王,天下再找不出第二个人,这么大手笔的派死士来杀她。

从未听说过她会武的消息,若是此事被摄政王知道了,只怕后患无穷。

见他动手灭口,凌止昔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却还是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你……这是在帮朕?”

不应该啊。

刚才被调戏的都暴起青筋了,现在不止来救她,还帮她善后,这是几个意思?

没有回答她的话,萧寒朝她一拱手,“皇上还是回宫吧,外面很危险。”

语气平静,听不出一点波澜,看起来也跟平时一样,恭恭敬敬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怒气。

凌止昔有点懵了。

这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难道现在不应该转身就走,再留下一句类似于“我早晚会把你拉下皇位,让你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话吗?

现在这么恭敬,这是个什么情况?

“朕有点累了,萧爱卿背朕回……”

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萧寒无比自然蹲下身的动作给惊得咽了回去。

凌止昔一脸懵逼的爬上他的后背,心情一点都不像来的时候那样美丽。

甚至有点想哭。

之前在小倌馆都能直接跟她发火,以萧寒的性格,现在的恭敬绝对不是装的。

那就说明……她的计划又失败了。

她大晚上的不睡觉,又是被女人扩大心里阴影,又是被刺客追杀的。

结果竟然没达到目的!

趴在萧寒的后背上,搂着他的脖子,凌止昔现在就想直接勒死他算了。

心累啊……

一路走到宫门口,萧寒想要把她放下,凌止昔说什么都不下去,顺口编了个理由。

“朕受了惊吓,腿软,走不动。”

就让他背着,最好累死他!

自从知道她会功夫,萧寒对她的看法有了极大的改观,基本上已经把她归为了扮猪吃虎的那一类。

于是,自然而然的把她这一套说辞,当成为了演戏给摄政王看,就这么背着她进了皇宫。

一直进了到寝宫门口才小心的把她放下去。

“皇上,您可回来了。”

小祥子赶紧迎上来,紧张的搀扶着她,“皇上您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不好啊?”

凌止昔此时正郁闷着呢,哪有闲心去搭理他。

最后还是萧寒开了口,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讲了一遍。

当然,自动避过了逛小倌馆的那一段。

第二天,凌止昔遇刺的事就满朝皆知。

江乾还特意带了太医,说是看看她有没有伤到。

知道原主是女人的太医就只有那个什么王太医,凌止昔一听他带来的不是那个太医,哪敢让别人诊脉。

可又不能直接拒绝,只能死死的拉着萧寒的手,装成真被吓到了,除了萧寒,再不让别人近身。

江乾满眼探究的打量着两人,最后只意味深长的看了萧寒一眼,就带着太医走了。

“终于走了。”

凌止昔放开萧寒,松了一口气。

虽然幕后主使是这个摄政王,她一向不肯吃亏的性格,也让她很想现在就收拾他。

但是那些权谋之术实在是太费脑子了,她实在懒得折腾。

就先这么忍着吧,赶紧搞定萧寒的事才是正经事。

不过,该用什么方法搞定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