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那一袭嫁衣,成了笑话

2020-09-13 06:03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随我登神界的女人只会有你一人……”

那个男人说过的话还在耳边回旋,但三日后与他携手入神界的女人却是他新娶的天妃青雀,而不是她凌瑶岑。

如今,陪伴左右的小柒惨死却无法替其报仇,她毕生修为皆被散尽亦无力讨回公道。

千年前全族被灭的真相尚未查明,眼下刚寻到的弟弟又要再次失去。

为什么?

他要她去杀人,她做了。

他要她的骨血炼造法器,她给了。

他将她弃如敝履随手丢弃,她也心甘情愿承受了。

可为什么,他连玄君都要害死……

凌瑶岑跌跌撞撞地去了青云宫,想找帝旌问个清楚。

殿内,帝旌正与族中大臣讨论祭天事宜,见她过来立即退散了所有人。

“你不在屋里好好休息,来此作甚?”他语气中甚是不悦。

凌瑶岑泛红的眼眶涩痛,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臣九天神女求天子,放过胞弟玄君一命,给他一条生路……”

她已无力去争辩质问什么,只想让自己唯一的亲人可以好好活下来。

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帝旌拧着眉,眸底的锋芒未改分毫。

“他是早已选定的祭天之人,这是他的命,你别再胡闹了。”

凌瑶岑心头狠狠一揪,趔趄地跪了下来。

“我也是噬灵族后人,我也能祭天,求你……帝旌,这千年来,我从未求过你什么,只求你答应我这一件事……”她苦苦哀求道。

凌瑶岑话未说完,帝旌声色俱厉带着怒意:“荒唐!你乃前天妃,怎能祭天!来人,送神女回清心阁,没我命令不准踏出一步!”

他话音刚落,立即甩袖幻出灵力将跪着的女人推了出去。

毫无反手余地的凌瑶岑背脊撞到了台阶上,生疼无比。

口腔里翻滚着血腥味,她生生咽了下去,随即踉跄直起身子。

凌瑶岑最后看了眼一身华服的男人,空洞的眼神逐渐变得绝望。

如有来生,愿不识君……

三日后,日月同天,云如血色。

祭天台。

风云涌动,草木摇曳。

一路天兵天将围守了半空中的祭天台,云梯漂浮,一身华服的帝旌手持九州九族玉玺缓缓走至最中央。

九族玉玺合并,放至祭天台的玉柱中,化作一道刺目的亮光直射血色天际。

光束之下,是云桥的彼端。

瘦小的玄君蜷缩在云囚之中,整个人在光束的笼罩下泛起一层暗红光影。

手持拂尘的巫师嘴中念念有词,加上帝旌雄厚灵力的引导,那亮白光束愈发壮大,隐有捅破天际之势。

“仪式开始!”巫师一声令下,四周盘膝而坐的十大护法皆将毕生灵力尽数涌入祭天台的玉柱之上。

帝旌大手一扬,身穿金缕玉衣的青雀款款而来,与他携手站在玉柱之下。

正在这时,一道红光划破光束,漫天血色霜花飘落。

整个云梯都染成红色,云囚中的玄君骤然消失不见!

待众人回神之际,一袭红衣的凌瑶岑站在了云囚之中,鲜血将她的衣袍染成了暗红色,一张消瘦的脸庞惨白无比。

“不好!神女捏碎命珠大涨修为劫走了祭天之人!”巫师神色大变。

帝旌在看到她的那一瞬,脸色阴沉晦暗。

“凌瑶岑,你要干什么?!”

他厉声呵斥之际,十大护法的引渡已将祭天启神之法彻底开启!

亮白光束笼罩在凌瑶岑身上,化作密密麻麻的冰针刺进了她的身体!

“啊……”凌瑶岑惨叫,好似遭受千刀万剐。

帝旌眼底的怒意染上一丝慌乱,他大声下令:“快停下!她不是祭天之人!”

他想前去将那个女人拽回来,但被巫师竭力阻拦。

“天子不可!祭天启神仪式一旦开启便无法停下,否则会引天神之怒,九州毁灭!”

青雀也在一旁死死拉住帝旌,不让他离开玉柱。

“帝旌哥哥,神女也是噬灵族后人,她自己选择了祭天,我们改变不了的……”

帝旌急红了眼,祭天者死,神门才能开启,那个女人简直是疯了!

看着凌瑶岑那痛不欲生却依旧视死如归的样子,他心头涌上的慌乱如墨般散开。

“凌瑶岑!”

凌瑶岑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清浅凄凉的淡笑。

“天下殿下,受血契之束,我无法离开天宫也无法背叛你,但……我能毁了我自己……”

血色浸染了她的衣袍,她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帝旌深沉眼眸中的情绪起伏不断,他们之间有血契,那个女人若死了,他也会死!

他竭力想阻止光束吞噬凌瑶岑,但已然来不及——

“臣……凌瑶岑以九天神女之命祭天,解除血契之约……再以噬灵族的名义恭贺天子,永生永世,众叛亲离孤一人,千刀万剐尤不死!”

凌瑶岑声如泣血,一字一句间,带着决绝的伤痛。

轰隆一声巨响,她仿若一叶孤舟的身子散做星尘,飘散在漫天血色霜花中……

白光在整个血色天际撕开一道口子,祭天台的玉柱呲呲颤动,在云雾中化作巨龙仰天长啸!

神门大开,金光闪现,云桥彼端,竟缓缓走出一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