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傅倾无念小说在哪里看 傅倾无念第017章

2020-09-13 06:01

吾皇万万没想到

推荐指数:10分

傅倾无念是作者豆儿吨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下面看精彩试读!梦想升官发财的小小举人,傅倾,在殿试的时候悲催地发现,自己居然一个不留神把皇上给打了。看着自己顶头上司眼眶上的乌眼青,她决定以空前绝后的拍马屁功夫挽回自己的悲剧命运。自此以后皇上:这个黄金匕首赏你了……皇上:这个虎皮垫子赏你了……......傅倾:皇上,为何赏微臣?皇上:马屁精碰过的东西,朕就不要了……直到有一次,情势所迫,傅倾倒在了皇上怀里:皇上,这可如何是好?......皇上栖身上前,饶有兴味地挑起她的下巴,幽幽道:“朕只能以身相许了!”

《吾皇万万没想到》 第017章 贺允之相亲 免费试读

小三儿这时候来了兴致,他点点头:“是呀,我今天去找贺大人,他却说急着跟皇上出去办点事儿,我就说,咱们爷跟你这关系,不得比跟皇上铁呀?所以,让他把皇上那事儿先撂一撂。”

“他应了?”

“当然应了,我家主子是谁呀!呵!虽然人人都说我家主子蒙受皇恩,提拔到御前,实际上那是我家主子有本事!这份差事,是皇上上赶着求着给我家主子的!”小三儿一边说着,一边用得意的眼神去看傅倾,意在告诉她:

(主子,在外人面前,我给您拍的这个马屁,多提气!)

傅倾却并没有展现出,小三儿头脑中设想的那种愉快的神情,她反而咬着牙说道:“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

未等小三儿反应过来,萧启突然好奇地问:“哦,那你家主子平日里总说皇上什么话?”

小三儿顿了顿,撇撇嘴:“这怎么好说呢?”

“不好说就别说!”傅倾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萧启见傅倾极力掩饰的模样,兴致大起,他嘴角扯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安慰小三儿道:“你放心,我和你主子是至交,绝不可能把话传出去,再说了,我也对皇上有不满的时候。你但说无妨,我们一起发发牢骚。”

傅倾顿时觉得心慌得要命,四肢发软,呼吸困难,她百爪挠心地想要阻止,然而却束手无策。

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小三儿自认为聪明地,将自己平时在家里对皇上的怨言和咒骂,一股脑儿的倾吐而出。

“这个皇上,他有病啊!”小三儿用手拢着音,生怕旁人听了去。

“有病?”萧启一脸不解,那双眸子猛地看向急出一身冷汗的傅倾,傅倾忙低下头,一脸尴尬地搓着双手。

“我们主子说了,那皇上心理变态得很,天天要我们主子罚跪,竟整那有的没的,显着天子威风,皇家威仪。折磨起人来,那是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而且在人前的时候,他又臭屁又高冷,等私底下的时候,你可知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怎样?”萧启冷眸一眯,似有杀意。

“他还.......还很银dang呢……他常常偷着去逛窑子,整日里流连于风尘女子的温柔乡中,连妃子都没心思纳了,要我说,这皇上定然是觉得家花不如野花香,大家闺秀不如ji'nv风sao,有情调。对了,主子,我说的对不对?嘿嘿嘿……”小三儿说着,抖着肩膀,嘿嘿坏笑起来。

傅倾听了狂咳不止,此时此刻,她绝对不敢看萧启的脸,但即便如此,她仍然感觉到萧启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腾腾杀气。

傅倾害怕得腿发软,颤抖着,想要跪地求饶,却在一个踉跄的时候,被萧启一把提了起来,他佯装兴致盎然地说道:“既然你为贺大人说了媒,我们何不过去瞧瞧?”

“不过二位爷,你们不要露面,这等好戏,需要远远地看着才有意思!”小三儿呲牙笑起来。

萧启看着小三儿的嬉皮笑脸还有傅倾心虚的样子,心知这背后定又是傅倾这个马屁精搞得滑稽事儿。

萧启铁青着一张脸瞪着傅倾,傅倾恨的咬牙切齿瞪着小三儿,小三儿却没事儿人似的跟萧启疯狂开侃,就这样三个人一路前行,来到了一家奢华的酒楼。

因为快到正午时分,酒楼的人正多。

三个人来到了二楼靠近栏杆的位置坐下,隔着栏杆往下望,大厅中的一切事物便尽收于眼底。

傅倾看着萧启眼中冒出的欲杀之而后快的神情,浑身抖得不行。

她的手挨到了桌子腿儿,震得桌子上的杯盘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诶,客官,您哆嗦成这样?是很冷吗?我们这店里炭火烧的挺旺的,不应该呀!”店小二好奇地打量着傅倾。

傅倾勉强笑了笑,惨白着一张脸别了过去。

这时候小三儿在一旁给开始给两人叙述道:“我事先给贺大人一个暗号,让男女双方自己接头。”

“什么暗号?”萧启轻啜了一口茶问。

“明月几时有,抬头自己瞅......”傅倾难为情地回道,她几乎将头扎到了桌子底下,也不敢看萧启,只是浑身像是绷着一般颤抖着。

萧启用鼻子发出一个十分冰冷的轻哼声:“又是你的杜撰?”

“是......”

傅倾的声音极小,她偷偷地朝萧启的脸上瞄了瞄,发现他正用一种难以言说的冷酷神情注视着自己。

吓得傅倾身子一抖,猛地收回目光,这情绪波动之下,她一个不小心,竟然将桌子上的茶杯掀翻了,啪地一声,茶水和碎瓷迸溅一地,好不狼狈。

傅倾慌忙跪地要去收拾,萧启却用脚尖一挑傅倾的手臂,冷言冷语地阻止道:“你编排的好戏就要开始了,不看可惜,这些事儿,交给小二!”

傅倾诚惶诚恐地点点头,不知不觉间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

她心中一遍又一遍的暗骂:

(小三儿!你个蠢货!等老娘得了空,一定好好地收拾你!)

酒楼的门口处,高挑的贺允之穿了一身麻布衣服愣愣地走了进来。

他个子很高又很瘦,穿着肥大的衣服,像披了一个巨大的面口袋。

小二见状,嬉皮笑脸地快步迎了上来:“客官,里面请啊!”

“好......”贺允之看上去十分拘谨,他还认认真真地给店小二作了个揖。

店小二自然觉得受之不起,又回了一礼。

“瞧爷客气的,您几位呀?”

“嗯……两个......”贺允之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在店小二面前比划着,脸颊浮过一丝绯红。

店小二笑着提了一壶茶水,将贺允之安排到靠窗的一个小桌子前坐好。

在店小二为他倒水的时候,贺允之忙站起身,用手捧着茶杯结结巴巴地说客气话。

店小二从未见过这样的主顾,也有些慌了神儿,一个不留意,手中的茶壶一抖,正撒在贺允之下半身的衣服上。

“哎呀!爷呀,小的该死!”店小二慌忙为他擦拭,贺允之却比店小二更惶恐,他忙起身,躬身赔礼道:“没烫到你吧,是我不好,我在您这里吃饭,还为您添了这么多麻烦...…”

“......”店小二有些无语,要知道平日里来这里吃饭的都是一些财大气粗的款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