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向挽清叶纪棠小说 凰歌潋滟诉衷肠(向挽清)全篇阅读

2020-09-12 18:01

向挽清,叶纪棠是《凰歌潋滟诉衷肠》的两位主人公,又名《重生之惊世凰后》, 向挽清前世识人不清,大婚之夜被毒酒毒死,没想到穿越回到六年前;向挽清这一世誓要做一个清醒果断之人,既然已经知道那些阴谋手段,就不会让这些奸计得逞,坏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前世之事不会重演,这一世的向挽清要逆袭,叶纪棠的出现,让这一世变得更加精彩,拭目以待......

《凰歌潋滟诉衷肠》精彩片段

叶纪棠今日穿着一身墨色银边广袖锦袍,前襟与衣摆处都绣有蛟龙暗纹,腰间束带通体乌墨,唯有环扣处晶润剔透,乃是上好的羊脂白玉制成,价值万金。


叶纪棠斜倚在门边,一头如墨长发被尽数挽入白玉发冠之中。他眼皮有些薄,更显的凤眼狭长,睫毛精致纤长,唇色浅淡微薄,可骨相生的极好,清俊分明,便生生的将那股子女气冲了个精光。


叶纪棠看着向挽清的反应,微微挑眉:“你认识本王?”


眉眼一动间,便是无边风姿,盛满天星河。


向挽清死死的盯着来人,内心无人处翻起的是滔天巨浪。


思绪不受控制的回到前世自己死后的那段时间,或许是怨念太重,她死后魂魄曾在皇城上空萦绕过一段时间,于是她亲眼看见,眼前这个人,执掌大军踏破宫门,将叶青临踩在脚下践踏如泥。


七皇子、晋谦王——叶纪棠。


虽然今日的他与当日一身银色盔甲,满面冰霜凤目含煞,如同踏尸山血海而来的样子大为不同。


但向挽清坚信自己绝对不会认错,这样风姿容貌,天下再找不出第二人来。


叶纪棠见她没有反应,右手玉扇在左掌心中轻拍,玉扇扇柄晶润如玉,不知是何材质做成,却仍不及他手指白皙纤长,在阳光下散发着阵阵光晕,如同最上好的和氏白玉璧,不染尘埃,不落世俗。


向挽清勉强收敛了自己的震惊:“臣女有幸于祭年节上见过晋谦王一次。”


叶纪棠阖首。


向挽清见他不做深纠,轻出一口气,祭年节君民同乐,参与之人不知几何,叶纪棠自然不可能知道自己是在撒谎。


外面忽然有脚步响起,向挽清脸色一变,叶纪棠的出现对她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一时间竟忘了时间,自己只让洛凡拦住叶青临半炷香的时间,如今出去只怕和叶青临撞个正着。


更何况,此刻屋内还有一个叶纪棠在。


眼见脚步声越来越近,向挽清顾不得许多,狠狠一咬牙道:“王爷帮我。”


叶纪棠眼光一转就知道向挽清在打什么主意,有些惊讶于她说出这话的坦然自若:“外面那可是我三哥,本王为何要与你一起害他?”


事到如今,向挽清也顾不得许多:“就因为外面是叶青临,所以你才要帮我。”


叶纪棠一直挂在脸上的,慵懒的笑意渐渐褪去,凤眸里第一次带着探究望向对面的女子。


少女身量还未张开,脸上仍旧挂着稚意,鼻子尖尖的挺着,胜雪肤色更衬得她唇色红嫩,可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杏眸沉沉,明明只穿着一身素白里衣,却如同身着凤袍站在那金殿之上,贵不可言。


叶青临有些急躁,方才向洛凡突然拦住他,东拉西扯的说了不少,却都是些废话,若不是看在他是宜安郡主的儿子,只怕他早就甩袖走人了。


好不容易打发了向洛凡,也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他怕耽误计划,匆匆而来猛地推开门,房中空荡荡无人,唯有床上有人影晃动,隐约能见雪白肌肤。


他面色一变,低声呵斥道:“向挽清,你在做什么。”


床上女子声音悲泣缠绵,殷殷如同渴望:“三皇子殿下……”


叶青临心知不妙,转身想要离开,可房中芬香扑鼻而来,他身子竟不受控制的往床边而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