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凰赋全文阅读-璃凰赋小说章节

2020-02-11 12:18

《璃凰赋》全文阅读就在本文学。月下妖全新力作《璃凰赋》主角是燕洛璃寒旭尧,作者是月下妖。小说情节一波三折,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过她晚了一步,寒旭尧已经喝下了药酒。

璃凰赋
推荐指数:★★★★★
>>《璃凰赋》在线阅读>>

《璃凰赋》精选章节

沉默了许久,寒旭尧才开口。

其实也说不上谁欠谁,她去送解药,是为了阻止寒旭渊的计划,不过她晚了一步,寒旭尧已经喝下了药酒。

他以为自己是陷害他的人,不信她。双方争执之下,燕洛宁来了,情急之下就以自己可解百毒的血喂给了他。

她是百毒不侵的体质,那是跟着鬼医学艺之时,师父费了两年精心培养出来的。

不过这血解毒可以,但对于她研制的那无色无味的魅药,药性过于烈了,出现了副作用。

燕洛宁到的时候,寒旭尧本可以全身而退,但由于副作用,他全身瘫软,一个不留神就被假山的石头绊倒。

燕洛璃伸手去拉他,因为力气不够,直接被寒旭尧顺着给撂倒。

众人赶到之时,两人以极亲密的姿势倒在地上,百口莫辩。

从怀中掏出一个精巧的白玉瓶,取了一粒黑色小药丸,放在手心,递到了寒旭尧面前。

清余毒。

寒旭尧想也没想,拿起便丢进嘴里,一口咽下。

燕洛璃好奇,昨日对自己如此防备,现在都不质疑一下?

就不怕是毒药?

那你何必出手相助?

寒旭尧一扬眉,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反问道。

燕洛璃被堵了话,倒是她多想了,再怎么他若是有事,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一个人跪着对着燕家的列祖列宗,一个人坐着,望着紧闭的大门。

寒旭尧疏离了整件事情,心底有很多疑问,可在这里,又不知从何问起。

假山上,两人在推搡间,他看到了她脖子里挂着的金锁,才晓得来人是燕洛璃。

你的金锁

他转头,想问问,她是不是还记得。

却间燕洛璃跪在那里,脑袋一下一下的点着,已经睡着了。

眼底漫过一丝失落和无奈,看她摇晃了两下,人就朝地上倒去,赶紧起身,一把拖住了她的脑袋。

低头,见她嘴巴吧唧了两下,沁了寒意的眼底话过一丝温柔。

他用脚勾过来自己刚才坐的那个蒲团,摆在燕洛璃脑袋的下方,才将她缓缓的放下。

睡得还真熟。

他起身,脱下自己的袍子,轻轻盖在她身上,转身消失在了黑夜里。

金色的阳光透过祠堂的窗户洒了进来,落在燕洛璃身上,勾勒出她娇小的模样。

兰儿急匆匆的跑向祠堂,昨日接了圣旨以后,她就没见过燕洛璃,担心坏了。

推开门,她愣在了那里。

小姐跪着倒在地上,身上批了一件男人的衣袍,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

兰儿小跑过去,在燕洛璃身旁蹲下,伸手摇动她的肩膀。

小姐,醒醒,你快醒醒啊!老爷说,你不用跪了!

燕洛璃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直起酸涩的腰板,一屁股坐在地上。

感觉膝盖要废了,她努力的伸直腿,身上的衣服顺着肩膀滑了下来。

嗯???

燕洛璃捡起衣服,一抹温暖划过眼底,稍纵即逝。

小姐,这衣服?

兰儿一脸担忧,这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少不了又是一顿责罚。

收起来吧。

燕洛璃一脸的淡然,顺手把袍子递给兰儿,揉了会儿自己的膝盖,才踉跄着起身。

大小姐,太子殿下来了。

一出祠堂,就见管家急匆匆的跑过来汇报。

呵!

燕洛璃心底冷笑了一声。

那夜,看到自己和寒旭尧摔在一起,他的眼里没有疼惜、没有愤怒、没有惊讶,只有鄙夷。

留下一句你们两个,成何体统!,然后大袖一甩走得比谁都快。

赐婚的时候,他没有一句反对,甚至都没有他们所谓的爱情,争取一些什么。

现在来,难不成是表达关心?

披上。

燕洛璃的眼底划过深沉的恨意,嘴角扬起一抹难以捉摸的笑,指了指兰儿手里那件袍子。

兰儿一怔,怀里的袍子就被燕洛璃拿走,披在了身上。

他在哪里?

面对管家那张震惊的脸,燕洛璃漫不经心的问。

在,在前厅。

管家不明所以,话都结巴了,怎么看,大小姐与往常好像不太一样。

我跪了一夜要休息,你回了他吧。

面上满不在乎,心底的伤口裂开,血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疼到无法呼吸。

管家诧异地说不出话来,但见兰儿搀着燕洛璃走远,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转身去前院传话。

回到自己的院子,燕洛璃坐下来,撩起裤子查看自己的膝盖。

伤口已经变成了紫色,破了皮,手指轻轻一碰,生疼。

兰儿立刻拿来药,涂了一半,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转头,看到太子寒旭渊站在门口,目光与燕洛璃相对。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他背着阳光站在门口,可那温润如玉的脸庞,依旧光芒四射。

比旁人稍微要薄一些的唇微微扬起,温柔至极。

多美的笑容啊,亦如她第一次见他之时,仿佛天地之间所有的美好都融在那了那笑容之中。那是毒药,致命的毒药。

她以为,自己已经控制的很好了,以为对他只剩下了恨,可当再看到他,那些痛苦和委屈全部涌了上来,与那些曾经的美好交织在一起。

手紧紧的抓着袖子,努力地克制住自己内心即将爆发的情绪。

太,太,太太子殿下!

兰儿回过神,手里的药慌忙落地,扑通跪地,脑袋几乎贴着地面。

寒旭渊的目光始终都停留在燕洛璃的身上,他慢慢地走向她,在兰儿刚才站的位置,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药。

看到她膝盖上的伤口,眉头轻轻一蹙,蹲下,白玉一般修长的手指蘸取治伤的药,轻轻在她的伤口晕开。

冰凉的感觉,驱散了疼痛,她慢慢地低头。

他的温柔就像是刻在骨子里一般,看到他那么细心的给自己上药,怕她疼,还时不时的给她吹气。

而就是这么一个温润如玉的人,在她以为,她就要走向幸福的时候,这个人直接将她推向了万劫不复的炼狱。

他是何等的残忍!

还疼吗?

轻柔如春风般的声音拂过,他的目光里饱含着怜惜与心疼,凝视着燕洛璃的双眸。

不疼。

声音有些许的颤抖,眼底噙着泪花,她下意识地避开寒旭渊的目光,淡淡一笑,紧了紧披着的黑色的袍子。

若不是这件袍子在时刻提醒自己,她可能就再一次跌入他如蜜一般的陷阱之中。

绝不可以忘记,那种撕心裂肺痛楚,那种失去所有无助,那种濒临死亡之时的寒冷

那都是拜他所赐!

所以,她所受的苦,她都要,

都要,

百倍千倍的还给他!

寒旭渊的目光顿在她手里捏着的外袍上,是那么的刺眼。

璃儿,你真的愿意嫁给靖王吗?

上完药,寒旭渊缓缓起身,他很满意刚才燕洛璃的表情,想去抓她的手给予一些安慰,但伸了一半顿在半空,显得有点尴尬。

他认得,那袍子是寒旭尧的,她却一直披在身上,也就是说,他们昨天处了一夜。

也不知道为何,心口的地方,有那么一点酸涩,那么一点隐隐作痛。

嗯。

燕洛璃还是那淡淡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所有的情绪都压了下去,脸上恢复了以往的风淡云轻。

见她点头,他的眼底闪过震惊,稍纵即逝,无处探寻。

如果,如果你不愿意,孤可以去求父皇收回成命。

寒旭渊顿了顿,像是下了决心,认真的看着燕洛璃,就好像当年他许下和她共掌江山的誓言一样。

已经颁布的圣旨,加上京城之中的谣言,想要收回成命哪是那么容易的事。他这是以退为进,让燕洛璃一定要接下这门婚事。

我心甘情愿。

燕洛璃轻描淡写,脸上毫无波澜。

寒旭渊身体一僵,那不是他素日里认识的燕洛璃。

随之,心里悬着的石头也落了地,愿意嫁给靖王就好。

璃儿,皇命难违,等以后

太子殿下,如果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

燕洛璃直接打断他的话,等以后什么,以后你做了皇帝,再娶我为后?她不会再去相信那些所谓的美好的憧憬。

话落,不给太子说下去的机会,直接自己转身进了里屋。

寒旭渊,你来的目的,不就是想继续利用我们的感情绑架我,让我甘心做你的棋子吗?让我做你的眼睛,去监视寒旭尧的一举一动。

可惜,你失算了,我已经不是从前的燕洛璃了!

睡醒已经是下午了,兰儿守在一旁,见她醒来立刻凑了过去。

小姐,你和太子殿下怎么了,他走的时候,那脸色可难看了,兰儿还是第一次见。

兰儿说得小心翼翼,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小姐这么做,就不怕被太子殿下怪罪吗?

她的担心,燕洛璃全部都看在眼里。

揉了揉她的脑袋,扬起一个让兰儿安心的笑容。

去取天香愈肤膏。

是。

兰儿打开柜子,拿出一个红木盒子,递给燕洛璃。

小姐,这药你是要给谁?

燕洛璃已经起身换好了衣服,接过盒子。

燕洛宁。

小姐,你给她这么好的药干啥,要不是她,你和太子殿下也不会现在这样。

燕洛璃清冷的眸子一抬,兰儿立刻住嘴,抱着盒子跟着燕洛璃出去。

疼,你想疼死我啊!滚!

门内传来燕洛宁骂骂咧咧的声音,她的婢女夏竹手里端着药,战战兢兢的杵在床边,对后背面目全非的燕洛宁束手无策。

小姐,要不我们回去吧?

兰儿听到里面的声音,心底本能的厌恶,试着建议。

燕洛璃不理会,直接推门而入,兰儿也只好跟了进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