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逆天圣王共工何子阳诗韵

2020-02-11 09:17

逆天圣王

推荐指数:10分

《逆天圣王》中主要人物有共工何子阳诗韵,由SSD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武侠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南宋时期朝廷***,社会动乱,老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民间经常发生一些命案,民间有一个叫阳判官的人,经常为老百姓主持公道,私下处决一些杀人越货的人。在民间传为佳话,可是官府和一些作奸犯科为眼中钉,肉中刺到处追查他,甚至买通杀手杀他,一度他的人头竟然价值连城。何子阳最后修道成仙,几百年后因孙珊下落不明他选择转世投胎。

《逆天圣王》 第9章 门规2 免费试读

虽然何子阳在外流浪多年,但偶尔他也会回师门看看的。如果追捕他的风声过了,他就多留一段时间,如果风声紧,就看一眼就走。所以这么多年来,他跟门中的师兄弟们一直相处的很好,而且人缘也不错。

此时这些跟何子阳说话的莫师弟,正是跟何子阳关系最好的几人其中之人。全名为莫金,比何子阳大上几岁。但即便如此,因为比何子阳更晚入门,所以也要称何子阳一声师兄。

“嘿嘿!”莫金一笑,习惯性地挠了挠头道,“傍晚时喝多了,这不,大半夜的睡不着了,总是想上茅房。”

“呵呵!”何子阳无奈地笑了一笑,自己这酒瘾,就是这个莫师弟给养成的。自己无父无母,从小就被师傅给收养。所以在师门中辈份很高,自己之上,只有两个师兄,所以自己能够排到了师门中的第三名。

本来一直都受到师傅良好教育的他,没想到在多年后,竟然因为莫金这个半路入门的师弟而沾染上了酒瘾。也不知道这个莫师弟在入门之前,都是怎么生活的。

“不行了,我急。那个三师兄啊,您在这等会儿,我马上就回来啊!”莫金跺了跺脚,然后一路小跑地放茅房方向跑去。

莫金走了,何子阳又恢复了刚才那种一筹莫展的样子。院子当中,随便找了一个石椅便坐了下来。如果说师门之中能够和自己说上心里话的,除了自己的那个便宜徒弟外,就属这个莫金师弟了。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莫金笑盈盈地跑了回来。

“三师兄,这次回来能在门里多留段时间吧?”莫金找了一个临近的石椅坐了下来,两人中间还有一个石桌。这时的莫金和何子阳同时想到,如果这石桌上再有一壶好酒,那在这花前月下,也不失一翻美景。

只是,两个人虽然都有心,但却都没有提出来。

看到何子阳一副愁容的样子,莫金马上就把喝酒的这事儿给扔到了一边,问道:“师兄,你跟我说老实话,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何子阳点了点头,等莫金回来,就是为了能够和他说上几句心里话。这么多年在外流浪,就算何子阳的实力再高,也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每每遇到了难事、烦心事,他都会和莫师弟唠叨上几句。几年下来,莫金也习惯地当成了何子阳的垃圾桶了。

听何子阳的一翻解释后,莫金的眉头也皱成了川字。要说这外面的事情,也许他还能安慰几句,但一提到了师傅,那他就爱莫能助了。

“师傅还说……”何子阳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便支吾了起来。

“师傅还说什么了?”莫金好奇地看着何子阳。

但听何子阳道:“师傅还说,如果我坚持要去查皇家一案,他就要废了我的武功。”

“什嘛?”莫金突然跳了起来,倒是吓了何子阳一跳。心想:兄弟,用不着这么激动吧?又不是要废你的武功,我都没急成这样呢。

“三师兄,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呀,这是大事儿?不行,我得去找师傅求情去!”语毕,莫金也没等何子阳把话说完,便转头离开了。

何子阳对着莫金的背影张了张嘴,自言自语道:“这个莫师弟,性格还是这么冲动。这下子麻烦了,本来可以大事化小的,如果他这么一闹的话,岂不是要更惹师傅生气?”

“不行,我得把他追回来!”想到这点子上的何子阳,突然打了一个哆嗦。

只是,当他一种追上莫金的时候,却发现他并没有直接往师傅的房间跑去,而是跑回了众师兄弟们所住的生活区。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何子阳研究这个莫金是何意呢,却听见莫金那大嗓门不停地在院子里喊道:“师兄弟们,三师兄回来了!”

何子阳叹了一口气,一年时间没见面了,这个莫师弟怎么就看不透了呢?

紧接着,没等何子阳现身呢,那莫金又用他那高亮的嗓门喊道:“大事不好了,师傅要废了三师兄的武功,我怕我一个人面子薄,不如我们大伙儿一起去向师傅求情去吧!”

登时,莫金的行为一下子被何子阳想透了。愿意,他担心他自己一个人求不动师傅,而是叫上了众多师兄弟。只是,让何子阳意外的是,被莫金叫醒的那些师兄弟们没一个嘴上有怨言的。甚至这一年里,还有好多新收的弟子们也都纷纷穿上了衣服,准备跟莫金一起去向师傅求情。

何子阳并没有现身,而是很感动地站在暗处看着莫金为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本来就是深夜,再加上自己有意隐藏,所以众多师兄弟们根本没有发现何子阳的存在。

甚至,还有很多新来的弟子,根本就不知道莫金口中的三师兄是谁。他们只知道,有大师兄、二师兄,然后就是四师兄了,三师兄还是入门以来头一次听说。

当然,这其中不排除一些凑热闹的人。但是何子阳知道,他们大部分的人都是真正的在帮助自己。

然而,听到莫金喊叫的杨轩也从一旁边惊醒过来。刚刚入睡的他,还有些双眼朦胧。但是,一听到师公要把师傅的武功废了,马上惊得一身冷汗。这可是大事儿,容不得自己马虎。立马,以杨轩自己都没有想到的速度将衣物穿戴整齐后,啥也不顾地跑了出去。

面见掌门,如果衣带不整,那是大不敬。所以,每一位前来求情的人都是衣着整齐,恭恭敬敬的。

当他们来到刘宝天的房门前,着实将他吓了一跳。刘宝天自打当上掌门以来,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匆忙间将自己刚脱下的衣服又穿了回去,站在门外,指着这帮突如其来的弟子们,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看着有些惊慌的师傅,众弟子知道掌门误会了。天罡派的辈份不是很整齐,这些弟子中有刘宝天的一代徒弟,也有二代徒孙,甚至还有少数的三代弟子。所以按辈份来叫,叫什么的都有。索性,在大家都在一起的时候,都统一称刘宝天为掌门。

“掌门师傅,听说您要将三师弟的武功废掉,这是为何呀?”众弟子中能在此时能够说得上话的,不是莫金,而是何子阳的大师兄——姜平。

刘宝天深呼了一口气,愿意这些弟子都是为了这事儿而来呀。何子阳也真是的,知道自己拧不过我,却找来这么多人助阵。好,咱们就看看到底谁能拧饼谁。

“哼!”刘宝天一甩袖子,喝道,“这个用不着你们来管,怎么,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我这儿来干什么?造反了?”

“师傅!”姜平跪了下来,说道,“无论三师弟做了什么错事,您都不应该将他的武功废掉呀。那样一来,三师弟岂不是要成为了废人嘛。师傅,您就网开一面饶了他吧!”

在众人师兄弟之中,何子阳跟大师兄一直到六师弟的关系是最好的,尤其是这个大师兄姜平。要知道,何子阳是从小就被刘宝天收养,所以比何子阳大上十几岁的姜平,可以说跟刘宝天一样,是看着何子阳长大的。

如果说刘宝天将何子阳看成了自己的儿子,那么姜平就等于将何子阳看成了自己的新弟弟一般。眼下,自己的师傅要将弟弟给废了,无论如何他都要阻止这件事情。

“哼,你们知道什么?”刘宝天也没给姜平好脸色,抬头看了看众弟子。本来就不是很大的内院,一下子被这帮人给挤得满满的。最让他生气的是,还有几处鲜花竟然被三代弟子给踩了。

“师傅……”

“不要再说了!”刘宝天发誓这辈子他就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的火。这些弟子很明显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原委,当然这事也非同小可,他更不希望这些弟子们能够知道何子阳的事。

毕竟,何子阳是朝廷的重犯,而且眼前这些弟子当中,还有很多是刚刚入门不到一年的新弟子。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刘宝天就将何子阳的全部底细给说了出来,万一这些新弟子嘴里不严怎么办?

而且,他更不想让任何知道,他们天罡派的三师兄何子阳,想要参与皇家的事。

“师傅,难道您就这样忍心么?”看到师傅一脸不为所动的姜平,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师傅会这样如此的铁了心肠。三师弟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难道就不是师傅看着长大的么?

“哼,你们……”刘宝天指了指姜平,又指了指其他的弟子,道,“你们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我知道!”谁说不知道?莫金他就知道!就当刘宝天说出了这句话的时候,莫金也上前跪了下来,道,“师傅,虽然徒儿比三师兄入门晚很多年,但却跟三师兄是推心置腹的交好。刚才我情急之下,没有把话说清楚,所以众师兄弟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清楚。我只……”

“不许说!”刘宝天很严肃地指着莫金,这个大嘴巴的功力他可是领教过很多次了。一旦有什么大事小情,只要让他一知道,保准跟他接触过的人就全都知道了。但是莫金也并不是什么都说的主,有些重要的机密,他还是守口如瓶的。

但是,这件事情莫金显然没打算守口如瓶。正当莫金不顾一切地将事情说出口时,刘宝天气得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一个五指扇过后,全场马上肃静了过来。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掌门打人,而且身为一派之长,也不需要打人。如果有门下弟子犯了门规,只需要规法处置便可,何须亲自动手?

所以,众人一下子明白了过来。看来,掌门要废了三师兄的武功,很可能不是普通的小事。

“师傅,你……”莫金傻了,但姜平没有傻。看着双眼呆呆的莫金,姜平抱着师傅的大问道,“师傅啊,您这是怎么了?跟了您这么多年,您还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的火气。三师弟他、他到底做了什么错事呀?废除武功,非同小可,师傅三思呀!”

“哼,这件事情,我不想跟你们多说。你们速速回去,不然别怪为师不客气了。”刘宝天从来都没有过的严肃,但是他的话却是不可动摇的。

“这……”几位新来的弟子见触犯了掌门的逆鳞,便纷纷回去了。只有一些好奇心强的新弟子,才会跟着老弟子留在此处。

而就算冒着大不违的姜平他们,依然还有将近二十名的弟子没有离去。他们平时都是跟何子阳关系非常好的人。在他们看来,为人正直,又尊师重道的何子阳,是不可能犯太大的错误的。而此时的师傅又什么都不跟他们说,所以一时间,每个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师傅重判了。

“你们怎么还不离去?”刘宝天没想到,自己都已经发这么大的火了,怎么还有这么多的人没有离去。难道,自己的威信不如从前了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