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卿卿秦曜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苏卿卿秦曜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小说

2020-02-11 09:08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小说讲述苏卿卿秦曜的故事,这里提供苏卿卿秦曜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小说阅读,故事跌宕起伏,好看连连,精彩不断。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小说精彩节选:头皮一麻,苏卿卿下意识要弹跳起来,被一双铁臂勾住腰肢,牢牢按进怀里。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
推荐指数:★★★★★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在线阅读>>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精选:

头皮一麻,苏卿卿下意识要弹跳起来,被一双铁臂勾住腰肢,牢牢按进怀里。

“别动,除非你想引起他们的注意......”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某种禁忌的性感,在逼仄而半公开的空间里,刺激着人的神经。

苏卿卿屏住呼吸,“他们难道看得到车里......”

如果他们也看得到车里,那她一直忍着不吭声,岂不是成了笑话?

男人低笑一声,下巴搁在她肩窝,“不管我们做什么,他们都看不到,除非你忍不住发出动静......”

苏卿卿几乎惊叫出声,可他的话,硬生生让她捂住嘴巴。

车门外,传来秦慎不屑的声音,“不可能是小叔,小叔心里有人,几年了都没放下,不可能为了别的女人一掷千金,而且据我所知,他的手套就是为了那个女人戴的。”

“所有胆敢摘他手套的女人,不是生不见人,就是死不见尸,除了那个女人。”

苏杉杉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女人是谁?”

“这个答案,只有小叔知道。”秦慎冷嗤,越发不屑,“我只知道,只要不是那个女人,那么,不管是谁,对小叔而言,都只是玩玩而已。”

苏卿卿一愣。

她也是被玩玩的那个?

黑皮手套的触感,拂过她脸颊。

苏卿卿重重打掉他的手,“别碰我!”

吃醋了?

有意思!

男人欺身而上,将她抵在逼仄的座椅间,大手隔着黑皮手套,捏住她的下巴,逼她抬起头。

薄唇微勾,笑意玩味,“卿卿,你在意我心里有人?”

苏卿卿避开他的碰触,“那是你的事,离我远点!别碰我!”

心里有人,却一再纠缠她,渣男!

他的碰触,让她觉得脏。

她的反应,落在秦曜眼里,却更像吃醋。

眉峰微挑,男人似笑非笑,“你不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如果他告诉她,那个女人近在眼前,她的反应,一定很有趣。

苏卿卿却被那抹戏谑的邪笑,刺痛了双眼,她面色微冷,重重推他,“你惦记着什么人,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关心,放开我!”

动静太大,车门边的两人齐齐一惊。

“慎,我怎么觉得听到了姐姐的声音?”苏杉杉急忙推开秦慎,整理自己凌乱的衣衫,“这辆车不会就是那个男人的吧?姐姐难道跟他在里面......”

苏杉杉直勾勾盯着车里,视线仿佛能穿透单面车玻璃,看清苏卿卿和秦曜暧昧的姿势。

苏卿卿羞耻到极点,奋力将秦曜推开,却看到秦慎突然拿出手机。

她一惊,抢在手机响铃之前关机。

“苏卿卿关机了。”秦慎低咒。

一想到他把苏杉杉压在你车门上亲密,车里居然还有人默不作声地围观,他就脸色发青。

“刚才的声音一定是姐姐,她就在车里!”苏杉杉缩进秦慎怀里流泪,委屈极了,“上回她假装送外卖,偷偷录音威胁我们,这回又故技重施......她好恶毒......”

秦慎一手搂着她,一手狠狠地拍车门,“苏卿卿,你又耍什么鬼把戏?给我出来!”

苏卿卿慌了,一时顾不上跟秦曜的纠葛,朝他投去求助的目光,“怎么办?你让司机开车走吧!”

“这个时候走等于不打自招。”秦曜不慌不忙。

“慎,车里头肯定有人,我又听到有人说话了!”苏杉杉把耳朵贴在车门上,恼羞成怒,“姐姐,我知道是你!你在车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不敢回应,怕我们看到什么?”

见不得人的事?

难道她和秦慎在车外头亲成一团就很光荣吗?

苏卿卿气笑了,却笑得苦涩。

苍白的脸色,刺痛了秦曜的双眼,他心一揪,突然涌上一股为她遮风挡雨的冲动,当下便开始脱外套。

没等他说什么,苏卿卿突然一把夺过外套,盖在自己身上,然后往他怀里埋。

“帮我,我知道你可以做到......”闷闷的声音,从他胸前传来,“就像在酒店那次一样......”

娇小的身体在他怀里轻颤,小猫儿挠痒一般,挠得他心魂一荡。

将她搂紧,扯好外套,将她遮得严实,他低头,亲了一下她的耳尖,“晚晚,你又欠我一个人情,想好要怎么还。”

“里头的人,你别躲了!躲着不肯出来,只能证明你们心虚!”苏杉杉冷笑着,又要拍车门。

车门突然降下,露出一张冷峻的脸。

“谁给你的胆子,敢敲我的车窗?”男人面色冰寒,声音带着一股子煞气。

秦慎不动声色地往车里看,“小叔,您刚才一直在车里吗?为什么不开车窗,也不出声?”

男人寒眸一扫,视线落在苏杉杉布满吻痕的脖子上,不屑冷嗤,“开车窗看你们演激情戏吗?”

“我......”秦慎语塞。

秦曜比他大不了几岁,可辈分终究摆在那里,加上气场强大,令人忍不住臣服,他打从心眼里把秦曜定义为长辈。

在长辈面前跟女人厮混,尤其这女人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的亲妹妹,这......

很荒唐。

秦曜冷脸能刮下一层霜来。

想到刚才,这两人在车门外亲密时,苏卿卿笑着,却比哭还难看的表情,男人心头一阵烦躁,“秦慎,别忘了你答应的婚事!想要这个女人,就把婚事推了!”

秦慎心头一凛,“小叔,你别误会,跟苏卿卿的婚约,我是认真的,至于杉杉,我会处理好......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这点小事您就别在他面前提了,省得他老人家忧心。”

秦曜眉头拧得死紧。

秦慎如论如何都要抓着苏卿卿不放,点燃了他心头的无名火,揽着苏卿卿的手臂,不自觉收紧。

外套下,女孩疼得浑身一颤,死死捂着嘴巴,才没有闷哼出声。

留意到动静,秦慎不由凑近了几分。

此时天色已暗,光线看得不甚分明,只模糊娇小的身形和一小片裙摆,认出是个女人。

“小叔,你什么时候对女人感兴趣了?”秦慎目光如炬。

他发现了!

苏卿卿屏住呼吸,奋力往秦曜怀里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