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陛下万岁_楚洛墨林子然_丹夏

2020-06-30 12:02

陛下万岁[综武侠]陛下万岁第41章

“南王世子和太平王世子病了?”阿宛坐在章华殿,看着来京的一个个藩王及世子名单。

南王世子来京是她意料之外的,以往的十几年,南王和世子总是称病不朝,想想他们父子两个被发配岭南,所以先帝一直不怎么计较。

太平王世子是京城的常客,她记得他一向身体很好,怎么也病了?

礼官回忆了一下,道:“禀陛下,南王世子素有疾,太平王世子病因未明,似也病得不轻。”

阿宛微笑道:“宗室子嗣不繁,朕很是担心啊,来人,遣御医去替朕看望一下两位世子。”

在慰问两位世子的同时,阿宛也没忘让青鸟台的人加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甚至她派去的御医就是青鸟台的人。

御医坐着马车,先是到了京城的南王府,却不想“病着”的世子亲自出来了。

“臣谢陛下天恩关怀。”南王世子先是对着皇宫的方向一拜,而后对御医道:“本世子这病是老毛病了,近来已好了许多,几近康复,还是不劳御医多费功夫了。”

御医自然不能听他的话:“世子言重,贵体要紧,还是让臣为您诊治一二。”

南王世子也没拒绝,让他把了脉。

“世子身体已无大碍,好好休养便可。”御医已心中有数,辞别南王世子,便去了太平王府。

御医进南王世子的门时,宫九的人刚刚得到消息。

京城到处都是青鸟台的眼线,他还没把自己的府邸也全换成自己人,是以御医来时,他已来不及叫别人伪装。

他这气血两虚的模样是决计瞒不过去的。

宫九眼珠子一转,吩咐自己的手下:“去找个女人来,越快越好。”

手下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宫九的意思。

沙曼进门时,还没看清自己来的是什么地方,就被宫九的手下带进了他的房间。

她一双猫一样的眼睛略有些警惕地盯着珠帘后歪躺着的人,宫九道:“进来。”

沙曼抿了抿唇,小心地走了进去,她是刚刚被自己哥哥卖进妓院的,且故意只卖了三两银子——她那哥哥极度讨厌她,若不是忽然正好有人把自己赎了出去,可想而知她会有什么下场。

她掀开帘子,看到了榻上的宫九。

宫九道:“脱。”

沙曼苍白着脸,颤抖着手去解自己的衣服,站在宫九面前,她等待着,宫九却似懒得看她似的,叹道:“还有我的。”

沙曼盯着他,把他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她低着眼睛,坐在宫九身边,去解宫九的衣服。

宫九满意道:“真聪明。”

房门外,宫九王府的长史正对着御医欲言又止:“世子他……”

御医道:“切莫讳疾忌医呀。”

长史叹道:“世子最近沉溺声色,都把自己掏空了,这不,刚刚又找了一个。”

他悄悄地揽着御医的肩,往没关严的门缝里看了一眼。

御医道:“世子动作迟缓无力,想来确实损伤了元气。”

长史道:“听说宫中多有秘方,烦劳赠予一张,免得见驾时失了礼数。”

御医道:“这是自然。”

长史送了御医出去,急匆匆往回走。房间里,宫九托着下巴看着躺在他身边的沙曼,道:“你为何不笑一笑?”

沙曼冷冷道:“我不是来卖笑的。”

她看了宫九一眼,确定这个男人什么都不想做,推开他起身,径自穿起衣服。

宫九愣了愣,抓住了她的手。

沙曼道:“松开。”

宫九挑眉:“你不怕我杀了你么?”

沙曼回眸,长挑的眉下眼中冷冷寂寂:“你若杀了我,我说不定还会感激你。”

长史已推门进来,看到朝他走来的沙曼,他脸色一冷,袖子底下的手伸出来,想去扼她的脖子。

宫九忽然开了口:“你别走。”

沙曼停住了脚步,全然没察觉到长史已经收回了杀手,转而拦住了她。

宫九走过来,放轻放柔了语气,他从来没主动去哄过女人,所以他又道:“你别走。”

他抱了抱沙曼,轻声道:“乖。”

阿宛听完御医的汇报,向后靠在椅背上,意味深长道:“这样啊……”

太平王世子柴延秀。

在老柴家藩王的那些王子世子里,阿宛相熟的人就有他。

不只如此,藩王们的封地,太平王的是最靠近南海的。

这个家伙的嫌疑绝对大。

阿宛把任裕叫来,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句话。

“让四大高手去抓人。”

当断则断,就算南王世子和太平王世子乖乖的,没主动造反,但造不造反,皇帝说了算。

魏子云出现在太平王府的屋顶上时,宫九刚吃完药,魏子云笑道:“世子想必认得在下?”

宫九自然是认得他的,但想不通小皇帝前脚派了御医,怎么后脚就要来抓人。

是他哪里暴露了?

魏子云道:“陛下关心太平王身体,想召您进宫问问,这就跟在下走吧?”

宫九忽然想通了。

小皇帝派御医来只是要确定他们是不是南王世子和太平王世子本人而已。

所以他直接拔.出了自己的剑。

晴天白日的京城,忽然全城戒严。

百姓全部归家,商贩全部收摊上板,大街上空空荡荡,只有一队队禁军士兵向着王府一条街的方向列队跑去,甲胄和兵器摩擦的响声混杂着整齐的脚步声听得人胆颤心惊。

魏子云和屠方两人夹攻宫九,他不到二十招就被重伤,屠方身死。

魏子云深吸一口气:“□□手!”

四边墙上立刻冒出一排排持着强弩的士兵。

魏子云捂着胸口,挥手道:“放!”

箭雨之下,宫九身形急退入后方屋中,屋门随后紧闭。院子里来不及躲避的他的手下们纷纷中箭,只是箭雨不是针对他们的,因此还有活口。

宫九退入的屋子已经被射成了一个巨大的刺猬。

禁军士兵踢门持刀而入,屋子很大,没多少东西,一眼就能看尽,却已到处没有了宫九的身影。

魏子云咬牙抓起半死的王府长史:“他在哪里?”

长史咳了两声,不言语,禁军分开,一部分去外面找,一部分在屋中搜寻,几乎要把每块地砖都掀起来。

他们也确实把地砖掀起来了。

“大人,有秘道!”

魏子云摇晃着长史的衣领:“说!通向哪儿?!”

长史淌着脸上的血哈哈大笑,通向哪儿?这秘道是他们费了十年的功夫挖的,能通向哪儿?

南王府中,当四大高手剩下的两人,殷羡和丁敖进入府中时,南王世子已不知去向。

阿宛在章华殿走来走去,等着魏子云的消息,内侍王安忽然满脸悲色地进来:“陛下,陈公公不好了!”

“陈林?”阿宛愣了一下,陈林的确年纪大了,他历经三朝,甚至为救先帝受过伤,身子骨的确不太好。

怎么忽然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行了?

阿宛想了想,还是决定过去,陈林的住处就在宫中,离得不远。

毕竟是陪着自己长大的人,她有必要去看看。

任裕也跟在后面,王安引路,下了章华殿的台阶,阿宛乘上车,往陈林住处而去。

陈林住的是一个小院子,四周种着些花树,里面有宫人伺候。阿宛下了车,宫人看到车驾,忙跪下问安。

阿宛几步走上前,道:“陈伴伴怎么样了?”

宫人面露疑惑,道:“陛下,陈公公在太后处伺候,还未回来。”

阿宛的脚步猛地停下。

她猛地回头,看到王安嘴角的诡笑。

她几乎是立刻就回身,背后院子的门“哗啦”一声被人拉开。

“陛下,臣柴延秀恭迎圣驾。”

宫九站在那里,看着她微微一笑,话未说完,已朝她掠来。

就在这一刻,任裕冲过来,伸手便去拔腰间的剑,王安用自己身子一挡,让他迟了一瞬间。

一瞬间之后,宫九已抓住了阿宛的肩膀,将她带入院子里。

宫人惊叫着乱做一团,他们不是军士,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任裕一剑杀死王安,叫道:“陛下!”

宫九挟着阿宛,笑道:“不许进来,否则我杀了你家陛下。”

他手中的剑又往阿宛脖子上递了一分。

阿宛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宫九得意道:“这还多亏开封地下泥土松软,便于挖掘。”

“地道?”阿宛睁大了眼睛,宫九居然挖了条直通皇宫的地道。

宫九道:“还要多亏王安将你引下章华殿,否则我还得爬那数丈高的台阶,也不能在这里以逸待劳。”

原来地道的出口就在陈林的院子里,陈林经常陪着太后去礼佛,小心一些挖,他根本发现不了。

何况宫九的王府就在离皇宫外不远的地方。

这个计划,他们早就在执行了。

阿宛侧着脸,看了看宫九苍白的脸色。

宫九道:“我是真的纵欲过度,不用看了。”

他哪里能说被叶孤城捅了个透心凉。

阿宛的心跳如擂鼓,现在这种时候,不慌是假的,哪个皇帝被人拿剑架在脖子上都会慌。

还有——

哪个篡位的是挖地道的?

就算是阿宛之前的数位皇帝前辈,遇到宫九也怕要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