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帝后命_楚洛墨林子然_洱陵

2020-06-30 12:02

帝后命(快穿)第21章

  谢沂第一次有这样的情绪,他本来就不是好相与的人,从他踏上参军路上起,他就远离脂粉场地,那些或娇媚,或柔弱,或落落大方的人,都勾不起他一丝的兴趣。

  他本以为会这样冷淡一生,孤独一生。

  可偏偏刚才的情绪做不了假,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可以有这样的情绪。

  他莫名想起了林曦,这个救过他的女子。

  她书信写的很明白,一码归一码,当时的恩情,已经在公主府报过了,所以两人就不必有牵连。

  这一下镇住了谢沂,他在林曦还是霍小桃的时候,他曾想着,自己皇子之身带她来京城,或是娶她,这样就算是报答了,如同诗文一样。

  可实际她一转眼,她已经是翁主,不再是那个边境孤苦无依的小丫头。

  但他仅是惊愕,并没有当真,他对林曦确实没有什么感情,他对林曦知的少之又少,只记得那汤药的苦涩,和施针后就翩然离去的女子,这样一个沉默无言的女子,莫说是救过他,就算是把命搭给他,他也不会对林曦产生感情,可偏偏那场梦打乱他的步调,明明他连那纱丝后的人都没看清,如同渴水的鱼,垂帘甘霖的降落。

  他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是因何关联上林曦,他只觉荒唐,只是黄粱一梦,梦醒也不会再见到梦中不知容颜的女子,也许是自己最近只见过林曦,所以才想起来她。

  谢沂起身,身穿月华云绣长衫,走到前堂,婢女端上了早饭,谢沂吃的不多。

  苏越来的时候,谢沂杵着脑袋在水榭小憩,他眉头紧缩,似是在回忆什么事。苏越本想吓吓他,可他离他不过百十步,谢沂就醒了。

  苏越撇撇嘴,嬉笑道:“怎么,有什么能让沂王这么忧愁,是不能出去了,还是你那个两兄弟作乱的事。”

  除却谢沂,大楚还有可以掌事的皇子,他们都是其他妃子生得,和早早去了边境的谢沂不同,他们在京中长大,他们不善领兵作战,却在朝堂之上勾心斗角,朝堂下夸奢斗富。

  谢沂对他们的行为不去评价,可偏偏他们动了大楚的国库,大楚的国库更多是给边境。

  这逼得谢沂不得不去想,可他没有直接出头,皇后曾派人告诉他,两个皇子斗富,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明着动国库,暗着是在逼谢沂动手。

  而这两件事对于如今的皇帝而言,完全有不同的意义,动国库最多是皇子不懂事,罚一顿就行,用兵对付皇子,那就是挑衅皇帝。

  而如今他被关在皇子府,迈不出一步,这也隔绝了谢沂和皇帝密谈的机会,皇后猜到他们所图,已经在宫内担心过一回,也告诫过谢沂一回,告诉他要隐忍,不要因为兵权惹怒圣上。

  谢沂面色阴郁,他倒是不想出手,可那两位兄弟不会看他这么置身事外,必然会再次出手,让他不能这么“悠闲”。

  谢沂扯出一抹冷笑,他本就不是善心之人,这是他留给这两个兄弟最后的机会,如果他们要置他于死地,他必让他们挫骨扬灰。

  “挫骨扬灰”这四个字写在纸上,笔锋尖锐,而后林曦收了起来,折了几下,扔在瑞脑香炉之中,林曦昨日出去了一趟,是去找赵如意,感激她公主府帮她,回来的路上,林曦见到霍小桃最后嫁的人。

  那人算是有一副好皮囊,伪装也够深,身穿一袭白衣的模样颇像书中说的翩翩公子,要不然不会骗过景王。

  啧。

  可谁知道,是一个衣冠禽兽呢。

  他叫徐清筑,文采也是好的,这一次中举,原本是花蓉牵线,让霍小桃和他相识,而在花蓉和尤寒芝的传话下,霍小桃确实心有爱慕,她不能说话之后,从来没有一个儒雅的公子,全心全意待她。

  残疾少女的情思总是如履薄冰而又殚精竭虑。

  她生怕徐清筑一点的看轻,又想让他开心,在这种情绪之下,徐清筑和景王见面了,当时徐清筑成了榜眼,而霍小桃又是喜欢他的,景王考量和探查一番,认可了徐清筑。

  但他们殊不知原本两人的事多了公主和她跟班的参与,公主瞒下了徐清筑有原配的真相,而徐清筑能轻易的过景王的考量,也全靠花蓉和尤寒芝的帮协。

  她们几人步步为营,处处织网,把霍小桃诱到网中,而后才慢条斯理地彻底撕裂这片虚假。

  多么可笑。

  花蓉和尤寒芝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了,林曦不知徐清筑会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但无论这次出不出现,她都会让他后悔。

  林曦没有什么心情卸下去了,她走出云水馆,红榴和碧陌都被她派去做别的事,现在没有人跟着她,她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尝试说了几句话,她声音有些哑,可她说得不疾不徐,反而有一种闲庭信步的稳重。

  自从她可以说话,她每天都要找些时间练上一练,从最开始单个的字句,到现在流畅的说话,每一天她都可以感觉到声音再次回来了。

  她练了一会,要回云水馆,她是医者,深知过犹不及这四个字的意思,她会挑战自己,但不会为难自己。

  她没有直接回云水馆,而是去走向林瑟院子的方向,她没有直接进去,而是从外面瞧着,林瑟今天也出来赏花,和前几日眉头紧锁不同,她上扬的眼尾恰好可以透出她的情绪,这些日子,景王经常会带她去马场,给她专门的侍卫,她扮作男子和其他人谈生意,其他人倒也知道她是女子,只是她是景王府的小姐,他们看在景王的面子上,会给她几分薄面。

  而林瑟不觉得别人看轻她,而是用了这种机会,她已然在京中地卖马人之间小有名气,而林曦知道,她不会只有这样的野心。

  一个聪慧的女子。

  林曦收回目光,回了云水馆,林瑟只见到一抹淡色的衣裙,她一怔,问婢女:“你刚才见到曦小姐了么?”

  婢女眼里疑惑:“这里只有小姐你呀。”

  林瑟没当自己眼花,却心里纳罕,林曦为何会来这,不过这不耽误林瑟对林曦的感激。

  她学过诗文,知道她这种行为叫鸠占鹊巢,如果再继续霸占,别人会啐她一句无耻,所以她想舍弃京中的一切,可林曦却丝毫不在意,还帮她一把,仿佛在告诉她,让她为之痛苦而又难以抉择的,她都不稀罕。

  她心中愧疚更甚,林瑟立刻回了院子,磨好笔墨,去了云水馆,这是红榴端来了糕点和蜜糖梨水,还有一小碗用红泥炉熬的药。

  林瑟对红榴道:“红榴,我有事想同曦姐姐说。”

  红榴盯了盯林曦,林曦使了个眼色,红榴行了礼,出去了,出门的时候贴心的把门关上。

  林瑟坐下,她从怀里拿出几张纸,递给林曦,对林曦道:“我知道你识字,你可以看一下,如果你同意了,可以安上你的手印。”

  她说完脸一红,匆匆走了,留下林曦一个人对着这几张纸。

  林曦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的是林瑟的未来,林瑟想建一间马场,会每年给她六成的钱,算是报答对她的救命之恩。

  林曦又看了几遍,里面没有什么语言陷阱,又细细思量,这六成,着实有点多,林曦不喜欢钱,但她需要钱,她确实有想做的事,又和钱脱不了关系,可她不知道以后的命运,她不知道帮霍小桃报完仇之后,她会有什么样的命运,也不知道会不会存在林曦这个人。

  所以这让林曦为难,而且六成太多了,养马和别的不同,养马需要场地,还要请人去西域那边购马,购的马还不一定是林瑟想要的千里马,照顾马匹的钱,养人的钱,场地的钱,和其他马场竞争的钱。

  这方方面面都是一笔开销,林瑟一口气写了六成,这是让她这一年往里面倒贴钱,还不一定够。

  林曦也有办法解决,但她没那么着急,而是吃完了糕点,喝了梨水,又喝了药去找林瑟。

  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林瑟终于改了这个东西,改过之后林瑟叹息一声,没想到林曦是真的不在意俗物,是她太固执了。

  林曦,在家呆了两天,公主的宴会终于再次开了起来,林曦也在邀请之列,林曦自然是要去,只是林曦完全没想到,徐清筑还是出现在她面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