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不落繁华尽此生

2020-06-30 06:03

“看来苏家小姐体内的邪灵强大的很,连我都没有注意到她的离开?”闻声看去,流云的脸颊上闪现着无尽的疑惑。

从带着师弟们下山历练的那天起,他们收了的邪灵也不在少数。再者他们几个是师尊最得意的弟子,对付这样的邪灵足够了。

而今晚镇国将军府这个却不同,在她的面前,他们竟然束手无策?

“喂,大哥哥……你们怎么能把我当成邪灵呢?莫不是……你们是一群瞎子吧?”打量着假山石下边的流云,苏念嘴角上扬轻笑着。

“你这小丫头猖狂的很呐!”

“猖狂?本小姐自然有猖狂的资本!”

语毕,苏念扯下身上那画着符咒的黑色披风。只看她伸出食指,迅速的顺着金色符咒的纹路划过。

刹那间,被流云称为聚灵幡的披风好似打开了一扇大门一般。

细看披风之上的符咒,正慢慢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泛着黑色的雾气。

不过片刻,灯火通明的镇国将军府被这黑色雾气全部遮掩。一时间陷入一片无尽的漆黑之中。

镇国将军府外,流水带着在半路上碰到的那位公子刚到门口,便遇上了这一幕。

“哎?之前出来的时候门外还有守卫的,现在怎么一个人也没有?”流水双手叉腰,抬起头打量着那两扇厚重的大门。

那两扇门那么重,单凭他一人怎么可能打的开?

站在门前,流水用自己那瘦弱的小身板儿撞了撞,只可惜大门竟然纹丝不动?

“嘶……”

许是撞得疼了,流水咧着个嘴一脸苦相。他正伸手揉捏自己的胳膊,猛然间意识到送自己回来的那位公子在一旁站着。

“那里站着那么大一个大活人,我怎么就不懂得让他帮忙?”余光瞟了一眼,流水的眼眸里直泛灵光。

“那个……公子能再帮我一个忙吗?”见那公子正专注的打量着将军府,流水龇牙咧嘴一笑。

“可以啊!”听到流水那阵略显尴尬的求助声,男子干脆的走过来“不过……叫我段云溪就可以了!”

“我叫流水!”流水点点头微笑着。

“你的名字取的还真是随意!”段云溪站在门前调侃一声。

“隋意?那是我三师兄的名字……”

“呃……”段云溪挑眉,一脸黑线。

“段云溪,你之前说你也是来这里的,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流水摆好架势正准备推门。

“你猜?”段云溪有些无奈。

仔细的打量着段云溪,流水那张清秀的脸颊上更是高兴的不得了,甚至还挂着难以掩饰的激动之色:“你竟然还认识我五师兄?幸会幸会……”

“幸会个屁!”段云溪怎会认得他的师兄?鬼知道他们取个名字会这么随意?

“你们又是干什么的?”段云溪边推门边问道。

“我们是专门降妖除魔的人,来自十二剑宗!听说这里有邪灵,我们受邀前来。估计这会儿师兄他们正在与那邪灵斗法呢吧?”

“十……十二剑宗?”口中念叨着这个名字,段云溪的脸色显然不是很好,他滚动着喉咙一把推开大门转身就要离开,“我不进去了,告辞!”

流水自然不知道段云溪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他伸着个手本想拽住他,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哎?段云溪……”

“既然你也到了,我就不再进去后会无期!”背对着本来打算挽留自己的流水,段云溪没有回头只是冲着后面摆摆手。

“那……谢谢你了!”盯着段云溪渐行渐远的背影,流水低叹一声进入府中。

他出去一趟连师兄交代的任务都没有完成,回去还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呢?

至于段云溪,他倒不是怕那个什么十二剑宗。只是……他实在是不愿意再去跟那些冥顽不灵的人打交道罢了,至少现在不想。

段云溪正庆幸自己没有进去,可下一刻他竟然停在了原地,半天不能动弹一分一毫?

“怎……怎么回事?”段云溪心中一惊,试着用自身的内力冲破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对自己的禁锢。

“可恶……果然是这具身体不好用!”他低骂一声,便被那股力量强行扯入镇国将军府前院。

此时的将军府前院,苏念跟流云等人的斗法也正上演的如火如荼。

刚刚回来的流水看到这种情况,自然不敢轻易地去打扰他们。

他站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忽明忽暗的院落,以及那个年纪虽小却身姿绰约的小姑娘苏念。

有的时候,他还挺羡慕人家呢!自己拜在十二剑宗门下,却还不如一个十岁的小丫头?

“轰……”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与大地来了个亲密的拥抱。

也正是因为这个突然飞来的人,苏念跟流云的斗法这才就此作罢。

“哎哟……”段云溪被那股神秘的力量狠狠地扔在这里,他哪里还顾得上周围有什么人?

他站起身来伸手揉着被摔得生疼的**,那张宛如炎热夏日般的帅气脸颊上充满了一阵阵的委屈。

“谁啊?有病吧?把老子扔在这里干什么?”段云溪不爽的骂了一声。

静静的注视着那抹极为熟悉的身影,苏念竟然愣在了原地?那双本来好似清泉般的清澈眼眸突然夹杂着说不尽的思念与柔情。

仔细看时,还蓄积着点点泪花。

同样的,段云溪早就感觉到了那阵炙热的目光。他转过身来望着那抹娇小的身影,久久未语。

“段云溪?你不是……”看到飞来之人正是送自己回来的段云溪,一旁的流水倒是喜笑颜开。

这流水话音未落,朦胧月色下的将军府上空猛然间淡粉色的花瓣随风飞舞。

“这是……”流云扬起脑袋看着这漫天花雨,随即脸上露出无尽的喜悦之色,“师尊?徒儿参见师尊!”

得知来人的身份,众弟子包括流水在内,一齐冲着花雨飘来的方向跪下:“恭迎师尊!”

众人话音落下,黑暗的夜空中一道淡淡的白光闪过。伴随着阵阵花雨,只看一道白色身影缓缓落在将军府的屋顶。

来人一袭白衣,焕然若仙。黑色长发任由一个制作精美的银色发冠束缚着,没有一丝凌乱之感。

此人身为男人,却长得好一副精致迷人宛如天仙般的外表。

两道夹杂着秀气的剑眉下,那双眼睛美到令人窒息。高挺的鼻梁再配上一张樱桃小嘴,活脱脱的一个大美人。

只是……从他身上散发出那股高傲娇纵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小十一?”段云溪心中嘀咕一声,“可恶,越是不想见到什么人,就越能碰到!”他慢慢后退着,企图寻找个机会开溜。

“醋美人?”抬起脑袋望着那副孤傲无波澜的脸颊,苏念怔在原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