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爱你犹如掌中刺

2020-06-29 21:04

第三章雪中下跪

几片雪花吹了过来,我青紫的皮肤传出皲裂一般的疼。

我从小膝盖就不好,陆劲西是知道的,到了冬天,晚上不用护膝都难以入睡。

可是正因为如此,陆劲西才会专挑我的痛处下手吧,要不然,从何来体现出他对何琪的重视呢。

何琪看着我,嘴角扬起了一个得意的微笑,那一刻,我觉得心脏好痛,痛的不是陆劲西不爱我,痛的是,我爱的这个男人,被人欺骗着,却毫不自知!

扑通一声,我跪在了雪里,刹那间,双膝像是碎裂了一样疼。

就当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吧,就当我是那个陷害何琪的始作俑者吧,这个世界上,缺的从来不是解释,而是一颗信任你的心。

陆劲西抱着何琪,嘴角带着嘲弄离去。

我望着对面那两扇紧闭的大门,泪水,冰封在眼眶里。

雪不停的下着,渐渐掩盖了我的膝盖,我像尊雕像一样,几乎冻死。

别墅里的欢声笑语,像一根根细针一样的刺向我,我能够想象的到,陆劲西开心的介绍着何琪怀孕的模样。

他们,才像是一家人啊......

夜深了,亲戚们都回家了。

他们一个个经过我的身边,投来唏嘘和鄙夷的眼神,这些人里,我唯独没有看到何琪的身影。

抬头朝二楼那个我和陆劲西回婆家时住的房间,看去。

房间里亮着灯,陆劲西高大的身影伫立在窗前,漆黑的视线像是打在我这边。

突然,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背后,搂住了他的腰肢,不知道在他的耳边说了什么。

陆劲西唰的一下拉上了窗帘,关掉了灯。

那一瞬间,我感觉心中那仅存的希望,也随着灯一起灭了。

一股甜腥涌上喉咙,我咳的一声,竟然咯出了一口鲜血。

血落在白色的雪地上,是那么的刺目。

我轻轻的擦了擦嘴角,自嘲的笑出声,我这是在干什么,他们都有孩子了,陆劲西每个不回家的夜晚,不知道和何琪缠棉了多少次,我还有什么好难受的?

虽是这么想着,心痛的却无法呼吸了,我像是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昏倒在了雪地里。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送到了医院。

一睁眼,身子还没有回暖,就看到婆婆刘玉玲站在我的病床前,递给我一张纸:“醒了么,醒了就把离婚协议签了。”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看向那白纸黑字,上面早已签了陆劲西的名字。

我手指发抖的给陆劲西打去了一个电话,沙哑着声音问他:“陆劲西,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只要我跪一夜,我们一年后再离婚。”

“哦?有么?”陆劲西沉吟片刻,笑了:“何桑,你耍了我三年,为什么我不能耍你一次?”

耍我的......

我差点冻死在雪地里。

可他却云淡风轻的说,只是耍我的!

得要多狠的心,才能对一个跪在雪中的女人视而不见,得要多厌恶,才会将一个女人最后一丝的自尊也要碾碎在尘埃里!

“陆劲西,一年而已......不可以再等等吗?”

“何桑,明知道何琪怀孕了,却还要拖一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算什么?就算我愿意忍受你,何琪肚子里的孩子也等不起。”

我的心脏如同破了一个窟窿:“那我呢,如果我也有了孩子?”

陆劲西顿了一下,然后干脆的说了两个字:“做掉。”

他说的做掉,不是流产,而是做那种事,让孩子受到冲击流掉。

我上个孩子,就是这么没得。

那蚀骨的疼,我到现在都记得。

我笑了,如同一片随时会坠落的树叶,却执着的留恋着树梢:“陆劲西,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从未。”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切断了我最后一丝的念想。

那一瞬间,我突然醒悟了,即便我和陆劲西一年以后再离婚又怎样,到时候孩子出生了,陆劲西也只会把全部的爱都给何琪的孩子吧。

我无声的笑了,像个声嘶力竭的哑巴。

婆婆刘玉玲不耐的催促道:“甘心了吗,甘心了就赶紧把字签了,还有财产的事,劲西说,车子房子你随便挑,但是你也不要狮子......”

“我......什么也不要。”我虚弱了咳嗽了一下,打断了婆婆的话。

她没有想到的微微一愕,毕竟在他们眼中,我这么能忍的女人,一定是在图些什么吧。

可是自始至终,除了陆劲西这个人,我又图过什么呢。

我伸出满是冻疮的手,拿过离婚协议,颤抖的签下了自己名字。

‘女方何桑,自愿净身出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