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时光洪流,冲散你我

2020-06-29 15:11

苏唯一心中苦涩,索性破罐子破摔,伸手褪掉自己的衣衫,细腻嫩白的肌肤,在灯光下如同一枚刚剥开的鸡蛋。

神情隐忍而又生涩,还有不知是愤怒还是羞涩的潮·红蔓延到了她的眼角,满含泪光的眼睛躲闪着聂非池,不经意间的一瞟,无端的就生出了一丝妩媚。

是个男人就不会对这样的活色生香无动于衷。聂非池冷漠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破碎,随之眼中一片怒火:“苏唯一,你就这么下贱吗?”

“苏唯一!这是你自找的!”聂非池一把揪起她的头发,推散酒桌上的障碍物,让她全身呈一种狼狈的姿势字趴在桌大理石桌面上,多少有些任君采撷的意味。

突然间的不适,让苏唯一不禁痛呼。

“苏唯一你就这么饥·渴!这么下贱!嗯?”

聂非池在她身上为所欲为,同时嘴里说着羞辱残酷无比的话语。

“不……不是……”

苏唯一贝齿咬紧牙关,拼命的想压制住喉咙间不成调的否认。

聂非池冷笑一声,以为苏唯一是想继续迷惑他,心中的怒火和不知名的占有欲瞬间飙升到了顶点,随即力道加重,似要把她揉进身体一样。

“你和别的男人也这样无趣么?张嘴!叫出来!难道你不想要我帮你了吗!”聂非池命令道。

“聂非池!你无耻!”

可是声腔在一刻丝毫不受理智控制,口中的声音还是慢慢地溢了出来,由小变大……

翻云覆雨之后,聂非池离开了包厢,只留下低声抽泣的苏唯一,还有一沓崭新的人民币。

从那次以后,苏唯一成了聂非池随传随到的地下情人。

因为只有伺候得他高兴了,苏氏才有好日子过。

尽管苏唯一捂的再严实,也终有留下痕迹的那天。

“唯一,你和他什么关系?”苏明博拿出一张张她和聂非池一同出入酒店的照片,摔在桌子上。

苏唯一心中一慌,强装淡定:“爸,你听我解释,我……我们是正常男女朋友关系!”

“爸爸希望你幸福没错,可是和谁都可以,但聂家的孩子就是不行!”苏明博极力反对。

苏唯一纠结道:“但是,我喜欢他,而且……我现在还不能和他分手。”

苏明博恨铁不成钢:“怎么!你还舍不得?”

“爸,你别说了。总之我无法离开他,也不能离开他。”

苏唯一坚定的回答让苏父震怒,一气之下,他亲自找到了聂非池,“聂总身份高贵,我们苏家小女实在高攀不起,还请聂总放过我女儿。”

“呵!苏总,你我都是男人,送上门的女人,岂有不要的道理?何况是她死乞白赖的缠着我……”

“你!……”苏明博怒急攻心,一口气没喘上来,倒在聂非池的办公室里。

得知此事的苏唯一,气势汹汹找上门来:“聂非池!你跟我爸到底说了什么?”

聂非池烦躁地捏了捏鼻梁,“说了我们每天都做的事。”

苏唯一恼羞成怒:“羞辱我还不够吗?我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没有醒来。要是我爸爸有个好歹,我跟你没完!”

“苏唯一,不要以为上了我的床,就能怎么样,记住自己的身份!”聂非池声音蓦地冷漠如刀。

他停顿了一下继而又说道:“今晚,李家酒会,陪我去一趟。”

苏唯一毫不犹豫地拒绝:“我爸还在医院,我要照顾他。”

“想清楚了再拒绝,不妨透露你一个消息,美国那边的合作商也会出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