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世上没有时光机_苏唯一、聂非池_大灰狼1

2020-06-29 15:02

《世上没有时光机》精彩片段试读

聂非池心疼她走得急,伤了自己的身体。

“你放开我!”

被他碰触到的瞬间,苏唯一如同遇到洪水猛兽般抵触反感,她下意识地去死命挣脱,脸上也是习惯性的恐慌抗拒。

聂非池知道,她现在的所有阴影都是他当年一手造成的。

怀中的人轻如纸片,好似一阵风就能刮走,聂非池紧紧抱着苏唯一,视若珍宝,害怕她再次从他的生命里离开。

苏唯一闭起双眼,不愿直视他的热切目光。

如果是以前,苏唯一会求之不得聂非池的关怀备至,但现在,她怕了,她不想要了,真的一点儿都不想要了。

一个人如果在寒冬腊月时没有得到温暖,那又何必在酷暑六月再给她一条棉被呢?

她不需要。

就像现在,聂非池给她的忏悔和回首,已经过期了。

一路两人无言。

到达酒店门口的时候,苏唯一从聂非池怀里挣脱跳了下来,没有道谢,只是请求服务员帮忙,搀扶她走近房间。

聂非池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苏唯一的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之外,都让他无从下手。

他想,如果苏唯一打他骂他,他或许会觉得好受一点儿。

这样的漠视其实是他最没有勇气去面对的。

回到房间的苏唯一,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蜷缩起全身,她脑子里现在很是混乱,一会儿是聂非池强迫她的画面,一会儿又是白鳕欺负她的场景,一会儿又是聂非池一脸歉意的悔改之意……过往的委屈心酸伤痛依旧像是悬挂在她心头的一把利剑,时间对她来说已经不是解药了,而是日日折磨她的毒药。

她不去想的那些过往,可不代表它们不存在。

道歉悔恨和制造的伤害之间是不能画上等于号的。

门外传来阵阵敲门声,“唯一,是我,方便我进去么?”

说话的时朗,他刚刚在大厅里碰到了一脸失意的聂非池,心里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好心办坏了事。

“你进来了吧。”

“唯一,不好意思,刚刚我去接了一个电话,回到原地发现你不在了……你还好吧?”时朗一边小心解释一边关注苏唯一的表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