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超品神医

2020-06-29 12:05

杨进透过血肉看去,见到三只封气虫快挣脱了银针。

他心中大惊,这一刻,他也察觉出,有人在控制封气虫,这是一定要小女孩命的节奏。

所以杨进立刻冲了过去,不理会乱成一锅粥,慌忙求他救命的美妇人,迅速出针。

又用了好几针,钉住封气虫。

可是此虫竟然化作血水一般,直接融入血肉中,他的针失去了作用。

杨进脸色一寒,施展神速抢命针,直接刺在气管周围一些特殊腧穴上,将气管撑大,短时间内封气虫无法堵塞气管。

用神针暂时吊住女童一口气。

这时,心电监测图稳定下来。

在场的诸人,雷鸣和美妇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影响了杨进。

陈梦俏脸一片惊疑,看到杨进扎得杂乱的针,简直是胡来,可是确实是吊住女童一口气。

真不知他怎么做到的。

唯有雷元德和宋济国凑到杨进前,二人面色沉凝。

雷元德是紧张,手心都攥出了汗。

而宋济国凑上前问道,“杨医生,我是宋济国,不知道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

他身为医学界泰斗,见过无数疑难杂症,很少有将他难倒的病例。

可是现在,女童的病情就古怪的很,所以他虚心向杨进请教。

看到此人很谦虚,而且态度诚恳,杨进没有隐瞒,“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封气虫”。

“封气虫”,宋济国愣了一下,皱眉想了想,很快瞳孔骤缩,脸上涌现无比惊骇之色,“你是说中医的传说,可以让人窒息的封气虫?”。

宋济国失声开口, 这一刻他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杨进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抹诧异,没想到这个宋济国知道封气虫,看来真有两把刷子。

此时宋济国脑中已经掀起惊涛海浪,整个人都处在震撼失神中,根本不知道杨进说了啥,一直到雷元德叫了好几声,他才惊醒。

依然难掩震撼,赶紧向雷元德解释了几句。

所有人听完后,都是一颗心骤然沉入谷底,满脸绝望,悲痛欲绝。

因为这封气虫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在医书上记载,被钻入体内的人必死无疑,根本没有办法去治。

这是必死之病。

而这时众人看到杨进突然向外走去,所有人都是一愣。

还是雷元德最先反应过来,慌忙叫住,“杨医生,我孙女的病”。

“我记得人民医院是有一个中医堂吧?”,杨进根本没有搭理雷元德,而是询问宋济国。

“不错,不错,有”,雷元德不以为忤,抢着回答。

“好,我去里面看看医书,学学治疗的方法”,说完,便急匆匆的冲出去了。

封气虫融于血肉,根本无法用针去掉,只能用灸熏将其驱除出来,他必须多看书,将脑中‘针灸’一书的灸部分补充,找到导引驱除法。

所以杨进问中医堂,急匆匆的去学了。

众人不知道他有真神的灸法,不过却是听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是要去看书学习,然后回来治疗。

所有人都是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没摔倒。

他们一个个脸色难看的吓人,黑成了锅底。

这可真是临时抱佛脚,现看医书找治疗方法,你是逗我们的吧。

真没听说过医生是这样治病的。

等你看了回来,孩子都已经死了。

雷鸣两口子更是脸色发黑,他们想到了刚刚在河边,杨进发疯看书的场景,这小子又犯病了。

“宋医生,您看怎么办?”,雷元德求助的看向宋济国,他对杨进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身为卫生局老局长,他可是对医疗行业了解的比谁都清楚。

杨进试针明显是中医,中医这一行都是看资历的,资历越长、年龄越大,见得病例越多,越有经验。

这一个小年轻能有多少经验,还从没听过有医生遇到病,是现去看书学的。

至于杨进能看出封气虫,在雷元德想来,是他恰好知道这种传说,而且在河边救治孙女时,应该看到了封气虫钻入孙女嘴里。

所以才能一口说出来,这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众人也都想到了这一点,一个个不对杨进的水平抱任何希望,再联想到他是傻子上门女婿,一个个更是笃定他是疯病又犯了。

他们将所有希望放在了宋济国身上。

“为今之计只有赌一把了, 先用最先进的透体仪器检测出封气虫,做好监测,而后换血,将这东西换出来”,

宋济国沉声说道,想出了当下唯一的办法,而后便立刻联系血浆处开始准备。

在外面,陈梦已经跟着杨进出来了,她跟在后面,阴着脸一言不发。

一直到杨进又继续向楼上走去后,陈梦才忍无可忍的发难,“杨进你是真没完了啊”。

“怎么了?”,杨进一脸纳闷,一脸无辜,瞪着陈梦,搞不懂,不知道大美女老婆是发哪门子神经。

看到杨进这呆傻的样,陈梦气得俏脸铁青,生气道,

“杨进,你真把自个当医生了,不要以为你看到有什么所谓的封气虫钻入孩子嘴里,然后就假装是自己诊断出来的,在这里一通乱治,装名医”,

“你知不知道,人家之所以没揭穿你,就是念着你走了狗屎运看到封气虫,帮助人家诊断出孩子的病因,所以才默许你离开,你现在还不走,想干什么”,

“难道你真要去中医堂看书,回来再治病?”。

陈梦咬着牙,恨恨说道,这一刻她怎么都看这个傻子不顺眼,可恶至极。

明明只是看到虫子钻入孩子嘴里,却故意不说,假装是自己诊断出来的,好冒充名医。

现在已经被人看出来了,人家不计较,还不知道见好就收,他还装上瘾了,还要去看书回来治。

真是一个十足的傻子,脑子有病。

陈梦越想越气,愤愤的骂他。

杨进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真神记忆的事,只好将到嘴边的话咽回肚子。

“你先回去吧,我治好小女孩再走”,杨进说了一句,匆匆向中医堂赶去,留下在原地脸色铁青的陈梦。

同时,在人民医院大门口,王佗走了进来,

“得去中医堂组织专家会诊,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傻子先治好雷局的孙女,否则我的地位不保”。

王佗一面嘀咕,一面阴着脸,快步向中医堂走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