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亿万契约早安季先生_云秒秒、季易凌_青英

2020-06-29 12:03

《亿万契约早安季先生》精彩片段试读

云秒秒微微侧眸看向一旁的云恩月,她也低着头,只不过一双眼睛完全黏在了季易凌身上,察觉到云秒秒看她,她也走到了病床前,“妹妹,你怎么不回答凌哥哥?难道你真的?不,一定是那个男人强迫了你,他是谁?你说出来,季家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恩月,不要再说了,秒秒,昨天晚上一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对不对?你还跟我说你快到家了。”季易凌忍不住说。

云文秉略皱眉,云秒秒昨天回家了?他看向一旁的妻子,妻子摇头,顿时他的眼神也严厉起来,锋利的戳向云秒秒,表情里还不乏痛心疾首。

云文秉叹了口气。

叶娇松开拉着云文秉的手,眼泪在眼眶里闪个不停,“妈也对你很失望,你平时是个好孩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云秒秒因为腿上时不时传来的刺疼反应有些迟钝,等她完全明白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面带或指责或痛心的表情看着她,仿佛她真的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

心里情绪千转,最后看着云文秉,更多的解释在心中梗了一下,这样的事,在家里的时候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她冷笑一声,然后语气嘲讽道,“我还什么都没有说,你们就这么给我定罪了?看来我昨天做的都被你们纳入眼底了。”

她这话听在众人的眼里都有些刺耳,爸妈的表情在一瞬间就冷了下来,云文秉直接严厉的说:“秒秒你有什么委屈直接说出来,屋子里都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礼仪你都学到哪里去了?”

指责,对她永远都是指责,云秒秒直接抬头接住云文秉那凌厉的视线,语气嘲讽,“爸爸不是对我很失望吗?自己的女儿出了车祸被冤枉,您问都没问一句就说对您的女儿很失望,爸,我是你亲生的吗?”

听到这话,云文秉似乎也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事,但是他还是不悦的看着云秒秒,语气指责的说:“我养了你十九年,你是不是我亲生的你还不清楚吗?爸爸是在教你什么是礼仪,你有什么委屈好好的讲出来就是,是谁教你跟长辈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的?”

云秒秒笑了笑,随即一副乖巧的模样偏了偏头,“对不起,爸爸,我错了,现在可以请你关心一下你刚出了车祸的女儿吗?”

云文秉看着云秒秒,心里一口气提不上来,顿时脸色就不好了,“不可理喻。”

云恩月笑了笑然后说:“妹妹,既然你说你早上出了车祸,那么你昨天晚上到哪里去了?”

“我被绑架了,被人关进了酒店的衣柜里。”

云恩月忽然就笑出了声,“妹妹,你是不是要说,你之后就在衣柜里睡了一夜,然后第二天出来就被外面的车撞了然后被送到了医院?你这谎言未免也太拙劣了吧,你确定不是昨天在酒店跟野男人鬼混,然后今天早上在路上腿软才出的车祸?或者说,车祸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季易凌神情复杂的看着她说:“秒秒你说什么我都信你。”

云文秉眼神没有感情的看着她,“不管事实怎么样,这件事都过去了,你好好的跟易凌道个歉,人家对你可是一心一意。”

云秒秒的眼底闪过几分受伤,她强撑着想要坐起来,腿上的疼痛却让她皱眉,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季易凌伸出手摸她的额头,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还好没有发烧。”

“别碰我!”云秒秒脸上厌恶的神色浓重。

本来准备离开的爸妈都转头看着她,皱着眉,“秒秒,怎么能这么跟易凌说话呢?”

云秒秒嘴唇微微翘了翘一抹冷笑出现在唇边,“爸妈,我被车撞了你们不关心关心我就算了,还听信云恩月造谣我做了什么伤风败俗的事,但是你们知道吗?云恩月早就不是处女了!”

“妹妹,你胡说什么?就算是你做错了事情你也不能冤枉姐姐啊。”云恩月手一捂嘴,眼泪就一颗一颗的往下掉,仿佛受尽了委屈。

而身旁的季易凌的身子却僵了僵,云秒秒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叶娇皱眉说:“秒秒,恩月是你姐姐,不叫姐姐也就算了,还一口一个云恩月,现在更是说出这样的话,妈妈教你的礼仪家教你都忘干净了吗?”

云文秉摇了摇头说:“秒秒,爸妈都在这里的怎么可能是不关心你,你对你姐姐说的话也太重了,赶紧道歉!”

云秒秒定定的看着手挽手的父母,然后一字一顿的说:“还要我点出来吗?很早之前,你们口中我的姐姐就已经跟季易凌上床了!昨天晚上我被关进衣柜,早上醒来的时候,就听到他们两个在一起。”

这话一出来的瞬间,季易凌跟云恩月的脸色都变了变,随后云恩月继续哭,而且还哭出了声音。

季易凌忍不住说:“秒秒,我对恩月是好了一些,但是那也是因为她是你姐姐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揣测我跟你姐姐的关系?我只喜欢你,你还不知道吗?”他也一副受伤的样子,还伸手想要再摸摸云秒秒的额头,想确认她是烧坏了脑子。

“我亲眼所见,爸妈,你们信我吗?”云秒秒不看他们,只看向爸妈,这两个将她生出来,养到这么大却从来都没有给予过她任何关怀的人。

“虽然你姐姐之前的猜测冤枉了你,但是你也不能这样诬陷她啊。”云文秉威严的说,“而且这种诬陷是能用在你姐姐身上的吗?你想毁了她吗?”

“秒秒,爸妈对你真的很失望。”云文秉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叶娇也淡淡的看了云秒秒一眼之后跟在云文秉身后离开了病房。

云秒秒抿着唇没有说话,云恩月趁机在她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云秒秒疼得皱眉,目送爸妈离开之后,她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样,收回胳膊对屋子里面的两人说:“人都走了,你们也不用演了,婚约我会告诉季爷爷我想取消,你们走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