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叛逆的笼中鸟

2020-06-29 09:03

第二天。

阳光明媚,微风轻拂。

因为是周末,不用去学校里上课,所以一口气睡到了十一点也无所谓。

只是这种睡懒觉的经历,对于怜来说极其的稀有。

“有点疼……”

日向怜将上半身撑了起来,捂着自己的后脑勺,那里感觉有点沉重,就好像受到了什么重击一样。

总感觉昨天夜里好像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是梦吗?”

“不是梦哦……”

从左手边传来了一个女人懒洋洋的声音。

循着声音看去。

穿着蓝色睡衣的日向京子闭着眼睛侧躺在那里,两人共用一张被子,同时一只手很不老实的搭在了怜的身上。

怪不得昨晚睡觉的时候感觉胸口有点闷,是这女人的手臂啊,看来把我当成了抱枕……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京子这时候也坐了起来,靠坐在日向怜的身边。

“早啊……”

日向京子伸了个懒腰后,大大方方的打了个招呼。

“……”

“你、你……你都做了什么啊?!”

有些低血糖的日向怜这时候才彻底清醒,身体一下子窜了起来靠在墙角,一边小心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当然是在照看自己不可爱的外甥啊。”

日向京子用鸭子坐的姿势坐在褥子上上,打了个哈欠笑眯眯的说道。

“我一点儿也不可爱还真是对不起了。”

日向怜用着一双死鱼眼吐槽着。他这时候也差不多想起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内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京子这时候也站起来走到了怜的身边,一把将对方小小的身体埋在自己怀里。

“开玩笑的,姐姐最喜欢你了,开心吧?”

呵……姐姐?装什么年轻啊,阿·姨。

日向怜嘴角一抽同时在心中吐槽道,但是没有敢说出来。

好半天才摆脱了对方,日向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准备洗漱、打理长发。

“很顺利,加油京子!”

日向京子的嘴角微微上扬,给自己鼓气,然后也跟了上去。

洗漱间。

“呜噜呜噜呜噜,吐——”

将口中充满了泡沫的水分全部吐出来,相似的感觉让他不禁又想到了昨晚差点把自己洗澡水喝进去的经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尤其是看向身边这个女人的时候,就更是如此。

蓝色纹路的陶瓷杯子、牙刷、毛巾……

一应俱全。

难道说……

怜的心中暗道不妙。

二人洗漱完毕,同时将杯子放在台上离开了洗漱间。

走廊里。

日向京子双手背在后面,脚步轻快的跟在男孩的后面,让怜心中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

就这样一直走到了厨房。

日向怜非常不自在的忍受着身后偶尔的目光,边分心的从冰箱中拿出了番茄酱、鸡蛋、培根、生菜,还有一些提前做好的面饼。

随后在灶台的平底锅上操作了起来。

京子什么也都不说,斜躺在客厅里看着早间档电视剧,一边发出了毫不遮掩的笑声。

明明是好听的可以去做偶像声优的声线,却让怜的心底感到烦躁不安。

等到他反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下意识的做了两份手抓饼。

可恶,这算是什么啊……

就在日向怜这边刚刚完成了的时候,京子不用通知便关上电视跳下沙发,自己寻着味道主动摸索了过来。

“哦,我不客气啦~”

京子说着,将对方手里的盘子强硬的接了过来。

二人一起面对面的坐在了餐厅的椅子上。

“所以说,你究竟是要怎么样?”

快速的解决了盘中的食物,日向怜忍不住问道。

“嗯……昨天没告诉你,京子大人打算从今天开始正式搬过来。”

“哈?!”

日向怜惊得直接站起来。

开什么玩笑,仅仅一晚上就把他折腾的感觉要虚脱了一样,这样下去还得了。

然而对于他的这一副姿态,某人却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样子,反而去安慰他来。

“哼哼哼,有姐姐这样的大美人和你一起住,开心吧?”

日向京子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也站了起来,挺了挺胸部这样非常自大的说着。

然后被果断的拒绝了。

“绝对不行!”

“不行也得行,我要监督你,不能让某个笨蛋继续去做傻事。以这种频率吃药的话绝对活不过30岁,你是在慢性自杀。”

“没有力量,死了也是活该。”

日向怜平淡的说道。

“你……”

日向京子生气的一掌拍在桌子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二人对视了几秒,都是毫不相让。

最终日向京子一个瞬身术出现在了怜的身后,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握紧他的手臂一起来到了庭院里。

“那么,就让我见识一下你所谓的力量吧!”

京子用白眼盯着挣脱出来并向后跳开的怜,摆开了柔拳的架势,双眼已是青筋怒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