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江月年年望似君_叶春儿、贺江_蒸饺

2020-06-29 09:01

《江月年年望似君》精彩片段试读

“春儿,跟我回去吧,祖母很想你,她年纪大了,时日不多,便是看在她的份上,你跟我回家,好吗?”

“侯爷,”叶春儿颤抖着往后退了一步,再退一步,仿佛这样她就能彻底地远离他,“那是你的祖母,是你的家,再与我无关。”

眼前人影一闪,有人长手一捞,将叶春儿牢牢嵌入自己怀中。

熟悉的气息,陌生的拥抱。

是贺江。

他错步绕过魏延,将叶春儿拥入怀中。

魏延傻眼了,可是没人在意他。

贺江把脑袋埋在叶春儿的肩窝,身体发抖,声音更是哑得厉害:“春儿,我都知道了,我把一切都归还给你,你跟我回家吧!”

家?哪儿是她的家?京城的安定侯府吗?那地儿从来都不是她的家!叶春儿不耐地抬手,想将他推开,却觉肩颈处一片湿热。

贺江哭了。

他的眼泪,烫得她全身发抖。

“春儿,对不起,我好想你!”贺江哽咽着呢喃。

叶春儿一个激灵,蓦地笑出声来。她笑得疯狂,以至于眼角也跟着溢出泪花来:“我道安定侯为何要千里迢迢地寻我呢,原来是知道自己站得名不正、言不顺,所以想请我回家?你放心,我对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不感兴趣,不会去跟你抢夺,你要是实在不放心,不如一剑杀了我?”

贺江赤红着眼睛抬眸她,愣住了。

叶春儿擦掉眼角的泪花,笑盈盈地歪着脑袋问他:“哦,对了,现在的我配死在你手上吗?”

这一字一句,皆如锋利的剑芒直直插在心上,贺江惨白着脸色,像站立不稳般急退三步。

没有亲身经历过,永远不会懂得言语造成的伤口有多痛,他经历了,也懂了,可他曾带给她的伤害已无法抹消。

六年过去,他们之间,已完全颠倒过来。

曾经,她全心全意地把心掏给他,他不相信。后来,他终于信了,也把心掏出去,可她不稀罕了。

现在的她,更像是一只把他当成宿敌的刺猬,只要他靠近,她就会竖起满身的尖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