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跨越星辰来宠你

2020-06-28 18:07

她并没有注意到米星羽听到他这句话已经冷了脸,

一个两个?他已经猜到了她嘴里说的肯定又是苏以容,只有这家伙不要脸。

“回来!”

安墨翀听到米星羽说话,又转过去,“怎么了?不是去吃饭吗?”

“你现在是本王的王妃。”

“我知道啊。”

安墨翀疑惑地看着他。

“所以,以后不能和除了本王以外的男子有亲密接触。”

“噢,知道了,我不会去找二王爷的。”

米星羽听了压下自己的怒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生苏以容的气,而他刚刚说的那么明白,她居然还不清楚自己的意思。

“非常好。”

米星羽冷着一张脸抬腿就走。

安墨翀立刻跟上去,她怕自己迷路,

不过她还是很奇怪,她又没说错什么话,干嘛说自己。

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米星羽听力会那么好,连她发的牢骚都听到了。

小怡在屋内准备好饭菜,看着米星羽寒气逼人的样子,移到安墨翀身边,悄悄地问,

“小姐,王爷他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你惹他生气了?”

“我怎么知道,莫名其妙。”安墨翀翻了个白眼,坐下来就开始吃。

米星羽始终没有和她说一句话,安墨翀也懒得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

米星羽吃完饭就回书房了,安墨翀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

古代也太舒服了,想自己在现代的时候,和大多数学生一样盼望着假期,因为假期可以没有上午。

现在这样真是太爽了,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

她想起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妈妈就让她拜师学艺,每天不是练习书法国画,就是刻章。

毕竟安家是个书香门第,每一辈人都特别重视传统,以至于安墨翀21岁就已经是书法届的泰斗人物了,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公司让她帮忙题字、刻章。

也不知道现代的自己怎么样了,会不会死了。不过安墨翀并不害怕自己车祸的消息会传到爸爸妈妈耳朵里,

因为他们正在参加一个全封闭式的国家机密项目,外界的消息根本传不进去。

又躺了一会儿,她就唤来了小怡,

“走,咱俩在这王府上转转,我还不知道王府上都有什么,对了,你应该不会迷路吧?”

小怡叹了口气,小姐自从落水后醒来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不太好用,不认识路。

“小姐,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啊。快从床上下来,你这发髻又弄乱了。”

“天天扎太麻烦了,你就用上次我买回来的簪子随意挽一下吧。”

现代的安墨翀就是懒得扎头发,把发尾烫了个卷,不去打理了。

古代这及腰长发虽然好看,但真的好难打理,不过还好不用自己弄,不然麻烦死。

说到买的这个白云簪,安墨翀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买了好多衣服。

“对了小怡,我在成衣铺买的衣服你带过来了没有?”

小怡知道安墨翀记性不好,就说,

“都带过来了,苏公子的衣服他也带走了,还有你剩的黄金,我都换成银票带来了王府,小姐,你就别操心啦。”

安墨翀听了,不禁夸到,

“小怡啊,你做的太周到了,我都没有想到,你每月俸禄多少,再给你加五倍吧。”

小怡受宠若惊,连忙跪下,“小姐,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以后咱俩就是好姐妹,别动不动就磕头行礼什么的,没必要。”

小怡站起身,眼睛里似乎有泪花闪动着,“谢谢小姐,小姐你真好。”

“别谢了,走,去逛逛。”安墨翀摆了摆手。

两人在花园里逛了一圈,安墨翀发现她看的每本古装小说里都有的秋千,在六王府居然没有,只有几个凉亭分布在各个角落,太奇怪了。

“小怡,王府的秋千在哪?”

“秋千?那是什么?”小怡挠着头问,“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安墨翀无语,连秋千都没有,她这是穿越到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花园和秋千可是绝配,你去把王府上的工匠找过来,我画给他们。”小怡疑惑的去找工匠了。

安墨翀就躺在凉亭的躺椅上,原来米星羽是每个凉亭都放了一张躺椅啊,太会享受了。安墨翀微微眯上眼睛。

“秋千?沐辰,去把最好的工匠给她找过来,本王要看看她准备干什么?还有,去把管家叫来。”

米星羽说着,拿着毛笔又在画作上添了几笔,仔细一看,这画的不正是男装的安墨翀吗?

“王爷,你有什么吩咐?”管家来到米星羽书桌面前,

“你明天抽个时间给王妃讲讲怎么打理王府事务,以后就让她管着吧。”

“是。”

管家退下去,心想看来王爷很喜欢新来的王妃,那自己以后要对王妃更好一点。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六哥的亭子里?”米芮麟找六哥的途中发现了冰肌玉骨、貌美如花的安墨翀。

安墨翀睁开了眼睛,“米芮麟?你仔细看看我是谁,真笨,你六哥一眼就看出来了。”

“安……安子沐!你怎么在这,还穿着女装,看不出来你一个仪表堂堂的公子居然喜欢干这种事。”米芮麟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安墨翀把他的手指拨到一边,“说你笨还真是笨,我是你六哥明媒正娶的王妃,

至于安子沐,那是我女扮男装,而不是我喜欢男扮女,现在懂了吗?看起来挺机灵的,怎么这么傻。”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六嫂,你在这做什么?”

“你瞎啊,没看见我正躺在这休息,然后你过来了。”安墨翀瞪了他一眼。

米芮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嘿嘿,六嫂,你继续,我去找六哥。”

“去吧去吧。”安墨翀冲他摆摆手,

看着米芮麟走的飞快,她嘴角翘起。逗逗他还挺好玩的。

这时,树上传来一阵声响,安墨翀抬头望去,瞥见了一抹淡紫色。

“咦,这衣服,应该是苏以容吧。不过他怎么进来的?”

安墨翀朝树下走去,苏以容刚好从树上跳下来。

“噗。”

安墨翀看着他的样子笑出了声。

“怎么了?”

苏以容拉拉衣袖,拍拍肩膀,也不知道她笑什么。

“哈哈哈。”安墨翀走近把苏以容头发上的叶子捏下来。“你看。”

“咦。”

苏以容凤眸望着她灿若星辰的双眼,已然沦陷,

他一掌压在安墨翀颊边的树干上,带起了一阵暧昧,就着倾身姿势,把她困在树干与自己手臂之间,

近在咫尺的灼热气息使安墨翀愣住了,大脑也停止转动,手上的叶子不知何时已经滑落。

苏以容进到王府的消息米星羽早就知道了,他也知道安墨翀把苏以容带到丞相府住了十几天,

如果不是自己故意放他进来,凭苏以容一个人还进不来这六王府。

此刻,米星羽正往这边走着,准备看看他们两个干什么,路上遇见了米芮麟,就一起过来了。

刚好看到这一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