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男二他不按剧本演_楚洛墨林子然_LSir

2020-06-28 18:03

男二他不按剧本演男二他不按剧本演[穿书]第1章

不归山间,月朗风清,抬首不见一丝蔽目云雾。

穿堂风止于山顶一座寺庙之前,室内有两位白衣玉人,一站一躺。躺在棺材中的女子乃是穆合门派弟子,而今坠落山崖,经脉尽碎,面白如纸,无一丝血色。

源源不断的淡蓝色灵气,正从男子掌中泉涌一般倾泻而出,尽数融汇进那女子额间。

他显然是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

冷汗早已浸湿他额前发丝,由于灵力透支而颤抖蜂鸣的长剑在夜风中呜咽。只是怕再继续下去,会对灵核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那飘飞而出的微蓝剑气逐渐微弱,取而代之的,却是愈发猖狂的黑雾,狰狞于夜色中。

那是趁他意志力薄弱,而趁乱钻出的心魔。

一团团的血色在他面前化开,刀光剑影,浑血残尸,尖叫穿透耳膜的怨灵,以及从山崖上飘飞坠落的身影。

“她知道多少?她会原谅你吗?”那团黑雾似在咆哮,撕心裂肺。

“滚……”厚重而杀慑力极强的剑气宛若实质,他却已是元神大伤。

而那棺材中躺着的女子,终于有了一丝苏醒的迹象。

她微微皱了皱眉,偏过头去,却因牵拉到身上的伤口而闷哼一声。

她没有张口,甚至没有睁眼,表面上看的确是由于经脉破碎而痛苦万分。实则心里却在——

卧-槽卧-槽,怎么身上这么疼?世界这么冷?老娘还想睡个回笼觉!

头脑晕眩,眼前发黑。想开口,喉咙却似被堵塞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随着声带发力震动,一-股血腥气味顺着喉头涌了上来。

她猛地向一旁俯身,血腥味冲鼻,几乎要将胆水吐个干净。

“知温?”那男子开口,却并未靠近。强撑着身体的不适,坐在了一旁的小木凳子上。

她似是听到有人在说什么,却因耳膜充血而似隔着一层水汽,听不真切。

“好些了吗?”

声音由远及近,是个男子声线,醇厚温和,仿若四月煦风。

他微微旋手,碗中便盈满了清澈的液-体。快步走到女子身边,一手轻抚着人的后背,另一只手将一盏清水茶碗递送了过去。

碗里赫然飘着一片嫩绿色的新叶。

那女子却急得很,顾不上思考那么多,抓着人的手腕就往自己嘴边扯。男子的手臂猛地一顿。

凉水入喉的一瞬间,浑身的细胞都仿佛在享受着攀上云端的快意,茶水细密的苦涩后知后觉地弥漫进口腔。

“呕,怎么这么苦!”她转口又把刚喝进嘴里的苦水吐了出去,没把握好角度,水渍全部喷到了男子一尘不染的白衣上面。

男子的身体下意识地微微后倾,却又硬生生地停住了即将向后迈去的步子。

那女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来,一瞬间二人对视。一个惊讶,一个茫然。

“你是谁?”她问出了最该问的一个问题。

环顾四周,是一个近乎方形的木制房厅,由于经年日久已经潮湿破旧。另一端放置着案台与神像,几缕暗香从香炉中飘飞而出。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那男子听了她的问题倒是一怔,上下将人打量半天,而后低声重复道,“我是谁?”说罢摇头笑了起来,长长呼出一口含着血的浊气,似是遇见了什么极有趣的事情。

“装失忆?我们同床共枕有五年之久,还会看不出你这点把戏?”正说着,他低下-身来,微微眯起了眼睛,“你每每说谎的时候,眼神都会下意识往左下方看。”

这——她可没这习惯啊?一时慌乱,竟发觉自己的视线真的在左下方飘移不定。

男子面孔突然凑近,她一时有些窒息。

他眉峰上挑,眼角天生带着凌厉的弧度,却被似笑非笑的嘲弄表情化去几分刻薄,破天荒看出些放-荡的相貌。

她避开目光,因脱力身体下意识向后倒,却被人含笑着一把捞住了后背。

冷冽而不逼人的檀香气扑面而来。

他的目光说不上是温和还是嘲弄,只是看得人心里痒痒,又有些难为情。

“饶是你还有虚弱至此的一天?”男子笑言,尾音勾着回晕,细听倒是有些情人之间的细语呢喃

她浑身都有些发软。

人活一辈子,不可能不玄学。但是这二次元cos的美男子口口声声说与自己同床共枕的剧本,都不提前放个彩排通知书的吗?

她叫做顾湘,又名网文扑街作者一枚,昨天刚刚把单机小破文烂尾完结。点击全是自己的,收藏全是朋友的。

假如她是睡醒一觉,被人弄到这里恶作剧,那这情景未免也太真实了。而且,这演员也……有点格外好看。

顾湘咽了咽口水,目光向下梭巡至男子腰间

——腰带上一圈淡蓝色锦纹,左手搭在右侧剑柄处。剑柄为纯木制,由于主人的长期使用,上刻的花纹已经黯淡模糊。

但依稀可以看清,木柄上蜿蜒盘旋着一串风铃的形状。

顾湘嘴角下意识抽搐了一下,一种可怕的猜测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这……与她的小说有点像。

在那个衣食无忧,边谈恋爱边修仙的世外桃源中,腰带上的蓝色绣纹正是清风剑派的招牌。而此门派的大弟子秦淮,正是小说中的深情炮灰男二。

男二秦淮对女主顾知温乃是切肤之爱,只因反派三观不正,顾湘不得不赐他一个孤终生的下场。

于是男二用情至深,又求而不得,最后逐渐魔化,结局里将被男主一道正义之剑送上西天。男主和女主便从此过上神仙伴侣的日子,耳鬓厮磨。

只是顾湘没把小说写到大结局,提前烂尾完结。男二魔化还没开始,而男女主在山崖间发生争执,男主失手将女主推落山崖,女主死,全文完。

不仅如此,顾湘为了衬托男主的光环加身,又特意给男二的剑柄恶趣味地刻上了风铃。表面之意是无风自动,矫健飒勇,但实际上:

所谓风铃,正像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只见那风铃俯下-身来,朝她伸出一只手。

顾湘一头雾水,但还是握住那双手站起身来,踏实的温度从手掌心炸开,但一触即分。

这……难道穿进自己小说里的狗血剧本真的被自己捡到了?那是不是应该还有系统啊金手指什么的。

顾湘揉了揉发疼的腰背,想看看刚才自己躺的是个什么东西,不经意回头一瞥,却差点“嗷”地一声叫出来。

地上摆着一口红木造的,制作精良,花纹还蛮好看的——棺材。

感情好别人穿书可以享受双标待遇,主角光环,左拥右抱逆袭成人生赢家。

而她,不仅写书扑街,穿书也扑。

都扑到棺材里去了。

顾湘扶额,勉强定了定心神,注视着面前人戏谑的眉眼。

“那我男主呢?”

亲妈穿书总得见男主一面吧?

风铃秦淮又用那种“我知道你在耍把戏,因为你的目光左下飘”的眼神看着她。

顾湘在心中问候了三遍祖宗,接受了与书中人物沟通存在障碍这个现实。正沉吟思索这里是哪个桥段,没准还能通过大纲预测一下接下来的情节走势发展。

秦淮一句话又令她欲哭无泪。

“先别管什么南主北主了,你刚活过来,还是先休息片刻,再清扫庭院也不迟。”

这句话的要素,有亿点多。

秦淮看着顾湘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挑了一侧眉毛朝这边走来。

狭长的眸子弯着,却犹如刀刃蜂鸣一般闪着寒光。

“你别跟我说你不记得了,连你的好师兄都不记得了。”刻意压低后的嗓音有些喑哑,“你死了,我救了你,所以你现在——”秦淮伸出一根手指,充满压迫感地点了点顾湘的肩头。

“听我的。”后半句话毫无羞耻感地脱口而出。

顾湘从来没想到自己刻画的男二竟然如此凶神恶煞,还能面不改色地说出如此大言不惭大逆不道的话来。

更重要的是,他说,她死了,还有她的“好师兄”。

女主的师兄,那不就是……男主么。

霎时接线的脑回路间迸射-出星火,顾湘惊恐地意识到了自己穿越的时间点——

是在自己写死女主之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