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天策战神林奇_云中鲨

2020-06-28 15:03

天策战神林奇宁梦瑶免费目录完结版在哪看?小说<林奇宁梦瑶>无广告全章节阅读的精彩内容由本站为大家带来,这是近期非常火爆的一部言情大作,作者是“云中鲨”,很多小伙伴都被男女主角林奇宁梦瑶之间非常缠绵的感情所感动,喜欢的一定不容错过!

在线阅读地址

《天策战神林奇》精选章节

"是我,爱哭鬼。"林奇含笑说道,笑容很温暖。

宁梦瑶彻底相信了,只有柱子哥才会叫她爱哭鬼。

她一头扑进柱子哥的怀里,用拳头捶打他的胸膛,"你哪里去了,你到哪里去了!呜呜……"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都在这一刻宣泄出来。

林奇轻抚着她的头发,温柔地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傻瓜。"

用手指轻轻拭去她的眼泪,"别哭了,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

宁梦瑶像是触电一样,挣扎出林奇的怀抱,拼命摇头:"我配不上你,我配不上你,我是个丑八怪。"她不傻,看见林奇的非凡气度和随从,还把昌海集团的人打得落花流水,知道林奇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如果她没毁容之前,可能还有一点念想,但现在双方各方面都不匹配。

门不当户不对。

"我说配就是配!"林奇不由分说地牵起她的手,踏上红毯。"反正这里都是现成的,连乐队,婚礼司仪都有。"

周雅琳嫉恨交加,讥讽道:"你知道举办这样一场婚礼需要多少钱吗?你出得起吗?还是回乡下摆几桌流水席吧。"

林奇朗声道:"谁是大堂经理?"

一个着装整齐的中年男人从周围的人群里站出来,有些忐忑地道:"先生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

"办一场婚礼多少钱?"

经理咬咬牙,大着胆子道:"周小姐办婚礼的费用是一百万,如果先生要办的话,我可以打九折。"

"不用打折,你按一千万的标准办。"

一千万?在场的人都吸了口凉气。

林奇拿出一张黑色晶亮的银行卡,交给经理,"拿去刷吧。"

经理双手接过,脸色变了,如果早先是畏惧的话,现在的神色则是非常恭敬。

这家酒店的档次本来就高,接待的客人也都是非富即贵,所以他见多识广,平常也注意收集一些奢侈品和拍卖品方面的信息,以便能跟客人对话。

这张卡是全球限量的黑晶卡,就算有钱也办不了,要有钱有权才能办,拥有至尊服务,哪怕是叫来一队雇佣兵都没难度。拥有黑晶卡的人屈指可数,无一不是掌握着极大的权势。

"是的,先生。"经理毕恭毕敬地答应。

周雅琳目光直欲喷火,仇恨地看着林奇,她的心像被毒蛇占据了。"好,真有你的。我周雅琳发誓,一定要你不得好死!"说完,气冲冲地离开。

林俊南手足无措,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只能在亲友的陪同下黯然离去。

林奇转头吩咐副官郑霄,"小郑,你去接我的岳母王慧过来,今天是我和梦瑶大喜的日子,她怎么能不到场呢。"

"是,保证完成任务!"

新义区当阳街道一间陈旧的饭铺。

几个男子坐在店里,一个干瘦染黄毛的家伙说道:"老太婆,想清楚了没有?什么时候签字。"

老板娘年过五旬,头发花白,扭头向一边,粗糙的手在围裙上搓干水,"我不会签的。"

"不签?死老太婆,你别以为不签就行了。你这间饭铺是不想开了,好好跟你说话,还真把自己当回事。"转头跟几个同伙说,"弟兄们,给我砸!"

几个地痞把桌上的筷筒,牙签盒,纸巾扫到地上,用椅子砸店面柜台。

王慧急了,这些家当都是她用血汗攒下来的。想上前阻止,却被一把推倒在地,手掌插了碎玻璃碴,鲜血直流。

见自己的辛苦经营被毁于一旦,王慧欲哭无泪。

"住手!"一声断喝。

一个青年昂首而入,一双虎目怒瞪着地痞混混。

黄毛斜着眼睛打量,不屑地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哥这么帅的?"

郑霄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坐倒地上,心想这肯定是军主的丈母娘王慧,军主知道岳母受伤,自己的差事就算办砸了。想到此处心里一震,额头渗出了冷汗。

急忙三步并两步赶上前去,把王慧搀扶起来,自责地道:"在下来迟一步,让老夫人受惊了。"

王慧诧异,糊里糊涂地站起来。什么老夫人?

郑霄见王慧手掌流血,从怀里取出一瓶军中特制的处理外伤创口的喷剂,轻轻一喷,流血顿时止住。

那边混混们吹口哨,取笑起来。

"哈哈,老夫人,唱大戏吗?"

"啧啧,英雄救美。"

"是嫩牛啃老草啊。"

郑霄回过身,对几个混混已是恨极,飞起一脚,将挡住自己去路的一个混混踹飞,混混像个麻袋一样撞到墙上,发出一声闷响,顺着墙根瘫软地滑倒地上。

这个画面极其震撼,混混们看呆了,黄毛骂了一声:"他妈的,你们都傻愣着干什么,都给我抄家伙上啊!"手里握住一个啤酒瓶,砰地在桌沿敲掉一半,露出锋利的茬口,冲郑霄肚腹捅去。

混混们如梦方醒,一起怪叫着冲了上来。

郑霄跟随林奇身经百战,是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过来的,怎么会把这些小混混看在眼里,三拳两脚就把他们全打趴下了,全躺在地上唉哟呻吟。

郑霄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一脚踩着黄毛的脸,像碾烟头一样。"我问你,谁让你来的。"

"你小子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快放爷爷起来。"黄毛还嘴硬。

郑霄心里杀机一起,脚下用劲,喀啦踩碎了黄毛几颗牙。总算他记得今天是军主大喜的日子,不易见血,才及时收住劲,不然这颗头会像碎成一颗烂西瓜。

忽然闻到一股尿骚味,原来黄毛吓得失禁了,他真切地感到死亡的临近,对方可不是随便说说,是真的想杀了自己。

倒霉,遇到狠人了!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黄毛嘴里冒血,一边含混地喊起来。

"那还不快老实交代!"

黄毛交代,自己受雇于一个地产商人,这块地已经被强制收购了,唯独还剩下一家饭铺,死活不肯签合同。所以,派他们来闹事。

王慧气愤地道:"这里的老街坊都被他们逼走了,就我没妥协。"

"老夫人,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今后再也不敢冒犯,一定会洗面革心,重新做人,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黄毛很机灵,看见郑霄对王慧的尊敬态度,知道女人心软,求她事半功倍。

推荐阅读: